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死神爱x猫妖白]他的猫(520联文)

*本集由爱客精神病院赞助播出

*我们不止有病,我们还不吃药

——分隔线前后是不同作者写的↓



  死神们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因为他们的顶头上司——最高死神大人心情十分不爽,导致整个死神界都处于极其糟糕的低气压中。
  
  为什么最高死神大人心情不爽?
  
  因为,他的猫丢了。
  
  整个死神界都知道,最高死神大人有只猫。通体雪白,琥珀色的双眸,颈上挂着铃铛,绒毛很长很蓬松。
  
  圆得像个球。一位死神如是说。
  
  然后他被另一位死神一把捂住了嘴:不要乱讲话,小白大人只是毛蓬松了点而已,绝不是最高死神大人太宠他把他喂太胖的缘故!”
  
  前一位死神:... 我感觉你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此时正在宫殿打盹的小白大人突然打了个喷嚏:我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
  
  最高死神·爱:有我在没人敢说你坏话。
  
  是啊,没人说,但是有死神说啊大人。
  
  最高死神大人很宠他的猫,宠到没边儿的那种。猫的食物必须由自己亲自下厨,营养搭配均衡,口味极佳,健康养生。
  
  为什么会这么胖呢?死神大人很郁闷,他做的每顿饭都是经过精确的卡路里计算的啊...
  
  可是死神大人,你的猫除了一日三餐之外,还有你时不时的各种投喂,其他时候不是躺在床上就是窝在你怀里,运动量几乎为零,他,怎么可能不胖?
  
  死神大人曾经一度想给自家猫减肥,但最终均以失败告终。失败原因有:想减少饭量及投喂次数时,被琥珀色的双眸可怜巴巴地看着,下不去手;想让猫出去活动活动时,那团白色的毛球就在怀里拱来拱去,揉一把...啊,手感真好,于是持续撸猫,运动减肥计划宣告破产...
  
  胖点就胖点吧,抱着手感好。死神大人给自己找借口。
  
  但是现在,那只猫,那只站在死神界顶端的小白大人,不见了。
  
  Boss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他决定——自己亲自去找。
  
  好像也不是很严重。众死神松了口气,终于不用顶着最高死神大人的低气压了...
  
  为什么要一直叫最高死神大人而不叫他的名字呢?主要是因为,最高死神大人在给自己起名字的那段时间,突然迷上了火星文,给自己取了个特别非主流的名字,顺便给自家猫也取了一个情侣名【遭到了自家猫的嗤之以鼻】,我们简单的称呼为——小爱。
  
  后来死神大人觉得这个名字太不霸气,有损他作为最高死神的威严,于是用强力手段禁止了这个名字的传播。
  
  但是好景不长,某段时间最高死神大人突然又迷上了霸道总裁文,于是他高冷地下令:以后,你们就称呼我叫爱总吧。
  
  众死神:一点都不高冷啊摔!
  
  猫其实很好找,毕竟脖子上带着的不是个普通铃铛,而是个GPS。爱总打开光屏【没错是光屏,高端吧】,顺着上面闪动的红点走去。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掉在地上的铃铛,以及被扯断的颈圈带子。
  
  爱总沉下脸,死神界的天空霎时间阴云密布,紫黑色的闪电在云层间闪现,然后劈头盖脸地砸向地面。
  
  众死神惊慌失措:夭寿啦!最高死神大人降天罚啦!
  
  爱总感觉自己的袍子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然后他低下头——我的妈呀!一个裸男!他定睛一瞧,哟呵,还长着个猫耳朵。
  
  那个猫耳裸男乖巧地坐在地上,仰着头,眨巴着琥珀色的大眼睛,身后蓬松的白色长尾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然后他带着软软糯糯的鼻音叫了一声:“小爱,喵~”
  
  【我家猫突然成精变成了一个长的很好看的裸男怎么办急在线等】
  
  爱总最终还是找回了他的猫。
  
  不得不说死神们平时的日子其实很枯燥,八卦就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所以当爱总将裹着死神袍的人形小白打横抱回宫殿的时候,死神界流传的版本就是:最高死神大人出门找猫的时候碰到了以前的风流债然后风流债附身到了小白大人身上来找最高死神大人现在他们已经坦♂诚♂相♂见打算过没羞没臊的日子啦!
  
  
  ————————————————————————————
  
  
  有一天,一个死神去汇报工作,结果看到同伴站在屋子外,就走过去问他说"今天怎么回事?他们呢?" "你办完事了?这会千万别进去。"
  这位死神说来也巧,在外处理一些事,好久没回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以为意的走了进去。
  结果刚刚进去,只看到一条白色的尾巴就被他们的最高死神大人弄了出去。外边的死神叹了口气"跟你说了你不听,被赶出来了吧。"
  那个被赶出来的死神赶紧问"怎么回事?"于是这位死神讲述了最近这些日子曲折离奇,和凡间话本里的事情相比都不遑多让的故事。
  故事刚刚讲完,里面就传来了死神大人的低沉的嗓音"帮我把本煜找来。"
  两个死神领命而去。不一会,本煜就到了。
  "今天没和你的猫..."走进去看到尾巴的本煜立刻改口"算了,当我没说。有什么事吗?"
  "最近不是搞那种温馨离世的优惠吗?这里有个人,你负责下吧,这个地址,对,名字叫子墨。"
  本煜一向对于他安排的工作没什么意见,然而,就是这次出去,再回来带了个人,本煜也开始"反抗"某个最高死神的滥用职权了,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一干闲杂人等离开后,小白猫还在不远处的塌上睡着,刚刚他们谈话的时候,他才跑过去的,结果没一会就睡着了。小爱慢慢的走了过去,感觉到有人靠近,小白的耳朵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因为刚刚睡过,眼睛里雾蒙蒙的,也许是身为猫的本性还在,见到了小爱,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却忘了自己已经是人了,小爱看到他扑过来,即使做了准备,也没接住反倒是当了小白的肉垫子。
  小白赶紧从小爱身上挪到他身侧,抓着小爱的袖子说"你们聊完了?"
  死神从地上坐起来,把另一边的抓着他袖子的猫抱了过来。
  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姿势的小白蹭了蹭他胸前的衣服,说"今天中午吃什么?昨天的鱼特别好吃。"
  "这倒是不急,不过,今天要不要去转生的那里看看?听本煜说,最近有个人一直在那里,不肯过桥离去。我要去处理下,陪我去还是待在这里?"死神摸着因为刚刚变形不能控制太好的小白冒出来的耳朵,小白并没有反抗,只是尾巴一直在晃来晃去"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吧。"
  
  两个人经受着重重目光考验,来到了桥边。
  
  桥边有一个白衣男子,手中执剑,望着凡人死后来这里的那条路,据说,无论是谁和他说话,他都未曾转过身,只是盯着那里,仿佛在等什么人,一等就是许久。
  小爱拉着揪着他衣服的小白走到那个人跟前"你为什么不离开?"
  那个人嗓音很好听,就是有些嘶哑了"我在等人,他快来了吧,他等我等了那么久。我不能让他白等。让我再等等他,和他一起转世吧。"
  小爱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感觉到小白扯了扯他衣袖,就带着小白走到了旁边,小白说"我能感觉到,他心里很难过,说的应该是真的。"跟了小爱很久,在死神界什么样的死人他都见过,可是却很少看到这种人,他突然很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爱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这种人是很少见,不然我带你去看看他等的那个人?"
  
  小白兴奋地变回猫,一跳进死神大人怀里,死神就带着他的猫离开了。后边赶来的助手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欲哭无泪"大人怎么又跑了啊?上次为了找猫跑了好几天,工作全都堆给我,要不是本煜大人在,我就过劳死了啊,这次还是去人间,本煜大人也不在,天要亡我啊"
  且不管可怜的死神助理如何担忧,死神和他的猫已经就要到了,望着周围的古人,小白猫很不安分,东看看西看看,死神大人一边找地方,一边控制着小白猫不掉出去。
  他们走到了门口,看着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的房子,那块牌匾应该是被人照料过,并没有坏损,因为门上有锁,死神只好用法术开了门进去。
  屋内无人,桌上却一点灰都没有,似乎常有人来,忽然门口传来脚步声,那人推门而入,因为看不到奇装异服的死神,倒也没什么反应,他坐下后就从怀中拿出一个杯子,那杯子想来是极为重要的,被他珍而重之的收着。
  "白元芳,你知道吗,白洁都成了奶奶了,你弟弟李元芳现在也是个成家立业的人了,一转眼,你走了这么多年。当年李元芳说你想让我有一妻二妾三四儿女,享尽人间喜乐,可是,我想要的,从来不是别人,我想要的那个人,他早就死了,连这个杯子,都不是他给我的,他只给过我一坛醉生梦死。已经这么多年了,你为何连我的梦里都不曾出现,白元芳。"那人坐在椅子上对着杯子喃喃自语。
  
  死神看着那人,没想说话,却没防住小白化成了人形跑了出去。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穿的白衣,手里有一把剑?"即使这个人是突然出现,狄仁杰也没在意,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走过去,可终究是因为身体原因扶住了桌子,只能盯着面前那个和白元芳十分相似的人"你知道他在哪儿?"
  死神摇了摇头还是现了形,走到那个人面前,说"他在等你,你的大限将至,很快就能见他了。"
  那人听了之后,并未因大限将至而悲伤,只是坐回了原位,拿着杯子一直没有再说话,直到他们离开了之后,那个人还是笑着落了泪。
  
  久视元年九月,狄仁杰病逝,终年七十一岁,追赠文昌右相,谥号文惠。
  白元芳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狄仁杰,从此桥边再也没有那袭孤单的白衣。
  
  
  得知这个消息时,小白正在陪他的死神处理公务,一个死神送来了凡间消息,有一位受百姓敬仰的好官离世, 他们就猜到了,那两个人应该是已经一起去转世了吧,一会安排一下让人给他们一个好点的来世吧。
  小白也问过,为何那白衣男子和他有些像,"可是都没有你可爱"小白当时被死神大人低沉的嗓音说的情话迷惑,虽然事后就不承认了,但是当时是没有继续问下去的。
  可是,死神大人没告诉他。他化成人形时,有三个灵魂碎片不知为何附到了三个人身上,是不会太影响身体,但是终归不太好,会影响化形的稳定。那三个人一入轮回,碎片便回归到小白身上。所以他必须确保那三个人平安进入轮回。
  
  第一个人,便是等候狄仁杰许久的白元芳,第二个倒也好说,是一位武林中人,名叫秦欢,那秦欢和岳昊二人恩爱数十年,最终一同离世,被武林传为一段佳话。倒是没费什么力气。第三个还没出现,所以他们过了一段非常虐狗的日子。
  比如自从他的猫成了人形,小爱从搂抱变成公主抱,耳朵尾巴时不时冒出来让死神大人享受尽了福利,而小白则每时每刻黏在死神大人身边,享受着全方位无微不至的照顾,听某个死神助理说,偶尔还能看到小白身上的痕♂迹呢,真是秀恩爱得令一众单身死神咬牙切齿,然而,众多女死神心中的本煜自从出任务带了一个叫子墨的人回来,单身死神的身影又多了一堆女死神。
  
  小爱这是第三次没看到他的小白了,自从那个本煜带回来了叫什么来着,子墨,对了,小白就经常出去。现在距离那次去人间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看起来他还是很喜欢出去的,不如想个办法和他再出去一次,顺便找找那个碎片?
  但是还是先把他找回来吧,又跑哪儿去了。
  
  今天的死神大人,脾气又暴躁了。看到离开的死神大人,助理叹了口气。
  
  从本煜那里带回来了玩的挺开心的小白把他安顿好之后,小爱想了一个办法,第二天,本煜看着小爱给他的文书默默回去叫醒了子墨,子墨难得的没有笑,而是呆在了原地,随即明白,自己和本煜被那个带着猫跑路的死神大人坑了,只能陪他去上班了。
  
  而带着自己的猫跑路被念叨的打了好几个喷嚏的小爱,小白贴心的拿了热水过来,然后死神大人又摸起了小白猫刚刚露出来的尾巴,两个人继续出发去下一个地方,毕竟今天把任务都甩给,不,分派给本煜了,他们没事做,就打算去人间看看了。
  
  死神这次在他的小白要求下,和小白穿上了人间的衣服,一个人衣服上是‘●ne.!oVe ,小白衣服上是‘Whi.!tEk 。至于为什么有这个,其实小白一开始打算随便找两件,但是,还记得死神大人的非主流时期吗?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死神大人封口了,所以最后就是这两个名字了。
  
  这会的人间按照他们的日期,算是毕业季,走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拥抱离别的朋友们。就在他们走过一所大学门口,小白被附近商店门口的鱼吸引住的时候,死神发现了那枚碎片的踪迹。
  

  ————————————————————————————
  
  “千里迢迢从北京坐高铁到南京,就为了吃一碗卤肉饭。浩哥,我们是不是太奢侈了?”
  
  死神大人循着声音眯眼看了看,那个正从学校门口走出来的青年身上穿着白色T恤,长相很像他心爱的小白人形的模样,盈盈笑意甜得眼睛变成了一双弯弯的月牙,灵魂深处正闪烁着小白散落人间那枚最后的碎片的光芒。
  而跟那个青年几乎紧贴在一起走的男人也是老熟人了。最高死神大人的眼睛有看破凡人灵魂每个轮回的力量,乍看了一眼他便知道,那两个人正是从前隔着奈何桥相望百年的狄仁杰和白元芳,也是爱恨缠绵难舍难离的岳昊和秦欢。上一世这两个人本是坎坷不易的命数,幸而死神大人耐不住小白舔脸舔手地求情,滥用职权调动生死簿给他们作弊重编了半生程序,那两个人才得以终成眷属恩爱偕老。
  如今他们又入了尘世轮回,名唤刘浩与罗宏明的一生将会经历怎样的风景?是如前世一般坎坷飘零,还是幸福安康无忧无患?
  死神大人安静地闭上双眸,带着一丝戏谑的好奇心用他独有的冥视探测眼前那双灵魂的未来。
  他的眼前悄然浮起一丝光,先是如月光一般静谧温柔,而后又如日光一般温暖灼目。是那两个人对视彼此的目光,随着年月渐长,终如火山爆发一般越发沸腾炽热……
  
  “小爱我要吃那个鱼——”
  还没等死神大人完全看清楚那两个人的未来,黑色的袍子就被身旁人用洁白无瑕的肉爪抓住摇摇晃晃地打断了冥思。
  小爱无可奈何地随着小白走到商店门口,那里放着一些给学生们娱乐打捞玩耍的小金鱼,七彩斑斓十分好看,但这种塞牙缝的体积充其量也就只够他家小白一顿零嘴。
  “这鱼太小了,而且是观赏用的,肉不好吃。”死神大人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小白的喵耳朵宠溺道:“乖,我们回去再吃饭好不好?我在三界淘宝给你买了仙界新出的喵罐,快递今晚就到。”
  “喵~”小白乖巧而满足地舔了舔舌头,暂且放下吃鱼的事,目光不由也注意到了学校门前并排走着的那两位旧友。
  
  “哎,浩哥,你看,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喵咖啡馆。”罗宏明指着不远处招牌装饰着喵耳朵的西餐厅,就像看到活鱼的小白一样兴奋。
  “那走,咱去看看,正好吃顿下午茶。”刘浩对罗宏明的宠溺一如最高死神大人对他的爱猫小白,可谓百依百顺。
  
  于是两个人一位死神一只猫就这样相继进了开在金鱼店不远处的喵咖啡馆。
  店里的服务员为了迎合顾客都穿着喵女仆服饰,然而在一行人眼里那就像是布景板一样毫无吸引力,惟有店里随地乱滚的十几只萌喵瞬间吸引了眼球。
  加菲、布偶、波斯,常见品种的宠物猫这里都有,还有喵爬架、喵窝、喵玩具、各种为猫咪布置的摆设错落放在地上,慵懒的猫大爷们各自占着自己喜欢的地盘,不屑一顾地冷眼看着手拿逗猫棒跃跃欲试的愚蠢人类。
  喵咖啡馆的时光大多都很和谐,来的也基本都是些喜爱动物的年轻人,但偶然也会有一两位误入的不速之客。
  角落里传来猫咪不悦的叫声,一个把头发烫染成七彩的青年男子粗暴地把一只还在睡觉的加菲猫弄醒了,强行拖下猫树塞到一旁女伴的怀里献媚。
  “喵咖啡馆的第一条守则就写着不能打扰睡觉的猫咪,也不能强抱它们。如果你睡觉的时候有人这样弄醒你,你会开心吗?”尚未入座的罗宏明快步走上前,不悦制止道。
  “你谁啊,这么多管闲事?”青年男子眼见罗宏明生得文质彬彬,顿时目露凶光。
  跟在后头的刘浩往前一步护住罗宏明在身后,冷声朝青年男子喝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对待动物的态度就是对待伴侣的态度。你今天觉得猫咪好欺负就可以随意玩弄,明天觉得身边人不听话,也可以肆意家暴吗?”
  一旁的女伴听得浑身不是滋味,再看那刘浩身上有股黑帮似的不好惹气息,连忙把怀里的加菲猫放归地上,扯着隔壁男子的臂弯往外走:“别丢人现眼了,我们走吧。”
  在柜台后面给生病猫咪喂药的店主刚弄完手里的活,连忙走到二人身旁一边招呼入座一边感激道:“多谢你们帮我照看猫咪,你们也是南广的学生?”
  刘浩与罗宏明倚在双人沙发上相视一笑,自豪地异口同声道:“我们是06级语言传播系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
  “我们同一个寝室,以前天天一起上课,现在正好在北京一起上班。”
  毕业即创业的老板也很年轻,笑着给两个人开单:“两位学长感情真好啊,我请你们喝一杯我刚做的草莓牛奶。”
  “好啊,他最喜欢草莓味了。”刘浩带笑看着罗宏明,笑得比草莓牛奶还甜。
  罗宏明也在一旁甜滋滋笑着:“你也是啊。”
  “你们可真了解对方。”单身狗的老板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那是,他底裤穿什么颜色我都知道。”
  “浩哥——!”
  
  不慎口不择言的人赶紧自我禁言,抚了抚走到脚边的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岔开了话题:“敏民,你看这只猫琥珀色的眸子多像你,真漂亮。”
  罗宏明也是招惹猫咪喜爱的体质,才刚坐下那只被他们“英雄救美”的胖脸加菲猫就钻进了怀里。
   “浩哥,等咱们回去也养只猫吧。”两个互相抱着猫的人生赢家粘在一起,仿佛提前进入了养老生活。
  “好啊,你喜欢什么品种的猫?”刘浩带笑望着咖啡馆满地乱滚的猫咪,他和罗宏明北漂同居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是人生中最愉快的时光,再多添一个小家伙的陪伴那真是人生无憾了。
  “都喜欢。”罗宏明选择困难症地挣扎了一阵,忽然抚着怀里加菲猫软绵绵的毛笑了:“不如养只加菲吧,这加菲猫很像你笑起来的样子。”
  笑成加菲猫的刘浩温柔看着罗宏明:“那你给咱家宝贝儿先起个名字?”
  “唔……”罗宏明抿了抿唇,认真思考。
  两个lol玩家突然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想到了那个日后陪伴了他们很久很久的名字:“carry——”
  还没有猫的两个人就这样愉快地畅想起了有猫的人生,虽然他们在北京的新生活才刚开始,但无论他们的事业是沉是浮,也无论他们的人生终将走向何方,无容置疑的是身边总会有对方的陪伴。那么,无论是晴是阴是雨,有你在的天气就是最好的天气。
  
  跟在二人身后的死神大人和小白也踏进了咖啡馆,酣梦中的群喵霎时惊醒,纷纷从猫爬架上跳下来,比店长定点投喂猫饭跑得还快,统统扔下正在玩弄的人形宠物,匍匐在其他人看不见的死神大人和小白面前恭敬地喵了一声。
  一时间店里的所有人和喵都往这边看过来,小白禁不住被这阵势吓得有些拘束,摇了摇毛绒绒的喵尾巴,无奈道:“死神有这么可怕吗?他就陪我来玩一下,你们别怕,当没看见我们就好。”
  死神大人忍住笑,上前搂住小白肉肉的腰肢:“小白,不是我的错,他们是被你的气场吓到了。”
  “我?”小白澄澈的眸子眨了眨。
  死神大人的目光变得深邃如墨,侧头盯着小白,仿佛要将这道灵魂的千万年一霎看穿:“虽然你现在已经卸任了,那时候的事你也都忘记了,可是你灵魂里还藏着天下猫主的光,一般的死神认不出来,可凡世间的猫都是天生惧怕这道光的。”
  “你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话……”小白竖起喵耳朵,一脸困惑地望着死神大人,从有记忆之始他就陪伴在小爱的身旁了,一直被这个人全心全意地宠爱,也一直全心全意地守护着这个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忽然听到了陌生的名字,好像撞入了遥远的迷雾一般。
  “那时候你才刚化形,没办法接受太多的东西。你想知道的话,今天我给你讲个故事——”死神大人搂住温软的小白,在刘浩罗宏明两个人隔壁的双人沙发上并肩坐下,若有所思地望着对头那两张犹如倒映在灵镜中的脸庞。
  
  “我生于洪荒,是地界的第一缕光,早在千千万万年前已经是唯一执掌地界的神。小白你知道的,死神的工作其实无聊又寂寞,没有年假也不会有病假,就这样千千万万年地无望工作。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个百无聊赖的时候,我忍不住抽出了自己的一块魂片掷入轮回井里。虽然我不是他,他也不能算是我,但每结束一次轮回,我就可以在这块魂片上真切地体会到他在人间经历的情感,就这样转过了无数次轮回,我才逐渐明白写在生死薄上的那些故事……”
  “为了真切体验人间的七情六欲,我没有给他编写固定的程序,就这样让他一世世地随风飘荡,在人世间一次次地走马观花。虽然偌大的人世那么繁华,但大多时候他都是孤独无望的,那种心情跟我从前独自在洪荒里流浪很像……”
  猫对人感情变化的触觉很敏锐,觉察到死神大人被回忆勾起了一丝不愉快的情绪,小白身形一闪,变回了原型伏在死神怀抱里,用蓬松的绒毛和湿哒哒的舌头蹭了蹭死神大人的掌心,浑身都散发着治愈的光。
  死神大人安心地笑了笑,抚着小白洁白如雪的绒毛继续往下说:“直到那一世,他降生为通体乌黑的猫妖,被身边众人视作不祥之物。生生世世的孤独一直在折损着他的心智,那一世的他走上了邪路,受恶念所惑,变成了为祸人间的妖魔。”
  “那时候死神界招的程序员都不给力,我自己一个人在闭关修轮回井的重大BUG,也不知道他在人世间发生的那些事。等到我闭关出来,才陆陆续续听说,天界让负责掌管天下群猫的仙官白明下凡收拾人间祸乱,可是那个仙官觉得猫咪本性都是善良的,一心想要用爱感化他,就这样你追我逐,一个猫妖和一个管猫的仙官折腾了许多年,渐生情愫,猫妖终于有所感悟,想要回头从善,可却已是天罚骤降的时候……”
  小白琥珀色的眸子眨了眨,安静地趴在死神大人的怀抱里听故事,掌上的肉垫在死神大人的臂弯里揉来揉去。
  死神大人低头望着怀里的小白,蓦然浮起了一丝罕见的苦涩笑意:“白明以身替他挡了天罚,魂魄散落人间,后来他耗尽余生去搜寻白明的魂片,再入忘川的时候与我重归一体,就由我接替他在人间继续搜寻。数不清过去了多少年,之后的事你便都知道了。”
  死神大人爱怜地捧起小白吻了吻,望着那双还很迷茫的琥珀色眸子安抚道:“你重归人形的时候我恰巧不在身边,有三块你的魂片失误落入轮回井里了,前两块分别附在白元芳和秦欢的身上,最后一块在罗宏明身上。等到他也入了轮回,你的魂片归于正位,这些过去的事你都会想起来,那时候你也会逐渐恢复神力,会比现在厉害很多。”
  “那可以吃更多喵罐头吗?”喵咖啡馆的猫刚好到了进食的时间,小白眼巴巴看着大家都在很开心地啃着进口干粮湿粮,虽然他平时吃的都是死神大人亲自下厨做的佳肴当然比这些要美味百倍,但还是会禁不住有些嘴馋,眼巴巴问。
  “……不可以。”被越来越重的白毛球压得双腿发麻的死神大人无奈反抗。
  “但可以变成任意猫的形态。”畅想着未来可以拥有任意萌喵的死神大人悄然露出了一丝胜利者的笑容:“放心吧,你的魂片我一直都在看着呢。本来那场祸乱以后,我就把我的魂片收回了魂魄里,可是既然你要在人间漂泊,我总得在一边守着才安心。”
  “那他们……我们,这一生会过得好吗?” 
  “那当然。百年偕老,白首同心。”
  
  “喵~”小白大人拍了拍尾巴,对最高死神大人的工作汇报表示满意。
  毫无疑问,死神大人这一次也滥用职权开了挂。
  毕竟在千千万万年无息无止的光阴里,他就只为追逐这一个灵魂开过挂,那按比例来算,完全不能说是工作失误嘛。
  小白大人化归人形,抖了抖喵耳朵尖,搂住最高死神大人的脖颈温柔而放肆地吻了上去。
  虽然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好像已经明白这种分毫都离不开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千千万万年无止无息的光阴里,你我无数次地擦肩而过才终于相遇。
  那些混沌昏黑无望无助的未来霎时都点满了无尽绚烂的光。
  从此往后,你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幸福而充满意义的。
  这就是人世间所说的爱——
  
  
  END


——


开头: @焱熵离 

中间: @风烟疏冷 

结尾:我


*本文涉及的狄白和昊欢剧情沿用的是我们之前的联文设定

有兴趣的可以看:

[狄白]落花时节又逢君

[昊欢]一念成魔



这次是顺序联文,本来以为难度会降低,然而抽中结尾的我接到前文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我对于需要和别人逻辑对接的东西非常苦手_(:з)∠)_

总算难产出来,感谢V和四火给社畜的我预留了很多时间,参与的第四篇联文,跟病院的大家一起玩耍非常开心♥


接近永恒的死神相关CP就是非常好吃非常甜!

祝看到这里的大家520快乐!我们会有蒸煮糖的!

评论(39)
热度(51)
  1. 焱熵离于微 转载了此文字
    讲道理,本来这个梗我是要拿来写刀的,但是要写520联文我就强行把这个变成糖了,其实写的时候还是在不由...
  2. 天琴九歌于微 转载了此文字
    写这个的时候,我可是没有养过猫的,偏偏刚刚交棒给于微微的时候她诱惑我说自己要去撸猫嘤嘤嘤,看的我想要...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