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 行行重行行

送给 @Mr.白先生 的生贺w

 
  一
  
  世事恰如潮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置身漩涡中的人可算是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事无常。
  先是侠骨实验之事迎头袭来,震怒未消之余又撞破了秦欢窃取神农玉扬长而去。等他恍然回转门派,父亲已为维护苍穹横剑自刎,谢罪天下了。
  旦夕间,门庭破落,至爱、至亲、至宝尽失。也难得岳昊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硬是忍辱负重抗住了满城风雨,敛去昔日锋芒,打理好文明镇的烂摊子后,便终日忙于振兴苍穹派的事务。
  哪怕是不复昔日光彩,他与苍穹总当是光明磊落,无愧于天地良心的。
  
  至于被秦欢欺瞒之事,权怪自己有眼无珠,亦无可怨憎他人。一腔真情既已付诸东流,便放任他流去吧。
  原以为这一生与那个人的结局就是如此,分道扬镳,不会有再相逢的时候。
  然而不出数月,苍穹的杂务才算是稍稍走上正轨,江湖上传来的消息又如惊雷劈落岳昊耳畔。不待理清心底交缠的百般爱恨,已然策马往元教赶赴。
  
  自秦朔身故于李西涯剑下,元教声望大不如前,许多昔日惧于秦朔铁腕不敢外扬的元教逸闻如今都成了江湖侠客茶余饭后的谈资。虎毒食子的故事人尽皆知,秦欢以身祭剑人事不省的事自然也是不胫而走。
  岳昊这一路行来,闻听了其中的种种内情,对秦欢那一点本来就不多的恨意渐渐便烟消云散了。
  生于毒窟,为人剑刃,欢弟这半生坎坷有良多不易,从前诸事他未曾体谅,如今既已知晓隐衷,又如何能忍心多加责备于他。
  如此心心念念惦记着秦欢,不多时岳昊已亲自到了元教要地。如今的元教归秦双一人执掌,秦双本是性情温善的人,对苍穹更是心怀歉意,见岳昊远道而来,当即奉作上宾,好生礼待。
  只是不曾想岳昊千里迢迢而来,客套话也没说上两句,便单刀直入问道:“秦欢他如今伤势如何,秦教主可否容我入内探望?”
  提起秦欢之事,秦双眼眸一黯:“其实那日在祭剑台上哥哥已然气绝身陨,后来靠着神农玉才勉强续了一息生机。薛神医说哥哥伤得实在太重,药石无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秦双幽幽低叹,蹙眉望向岳昊:“让哥哥卧底苍穹和后来发生的那些事都是父亲的意思,哥哥他并不知情。元教和苍穹的种种前尘旧怨,岳掌门若要清算请冲我来,不要再为难哥哥了——”
  岳昊忙不迭摆手打断了秦双的话解释道:“秦教主误会了,我此行来并非寻仇滋事。秦欢与我知己一场,如今他昏迷不醒,我也很担心他。神农玉是苍穹派世代相传的至宝,在苍穹派风水宝地玄环玉洞里施展功效是最好的。可惜如今神农玉已碎,秦教主若是信得过岳昊,请容我带秦欢回苍穹调理,若是能牵动蕴于他体内的生机,或许能早日醒来。岳昊愿以性命担保,期间定会悉心照料,绝不会伤害他半根毫毛。”
  秦双闻言杏眸一转,隐隐浮起一丝亮色,没有迟疑多久就答允了这个旁人听来唐突至极的请求。
  纵是秦欢隐忍瞒得过天下人,也瞒不过这个自幼陪伴他长大的妹妹。去苍穹之前与去苍穹之后的秦欢私地里是判若两人的,里头装载了什么心思或许旁人不懂,岳昊不懂,但冰雪聪明的小姑娘又岂会不懂。心头一旦有了喜欢的人,那眼眸里的光和唇角不经意间泄露的笑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若非后来唏嘘不已的种种意外,秦双早就怂恿秦欢去苍穹找岳昊再续前缘了。如今难得岳昊自己找上门来情真意切要带秦欢双宿双飞,君子自当成人之美——
  
  
  二
  
  岳昊抱着昏迷不醒的秦欢坐在回返苍穹的马车之上,恍恍然有若隔世。
  秦双将秦欢服用药物的单子和日常起居的注意事项一字不落地手抄了一整本册子给他,将秦欢亲自送上马车,正式将秦欢交付予他,一切都顺利得出乎意料。
  怀里人还是从前在苍穹睡榻小寐的那般模样,若说有什么变化,大抵就是瘦了,真的瘦了。
  秦欢如今已然无法进食外物,只能靠汤药之类的流质勉强维系性命,如此日复一日地卧床不起,自然瘦削了许多。
  岳昊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自行囊里掏出在苍穹带来的灵丹妙药,以千年人参与数十味珍稀药材磨制而成的续命丹。虽然未必能让秦欢苏醒过来,但至少能让秦欢先补补身子,免得这沿途颠簸使他体虚劳累。
  那药丸稍有些大,恐怕不能直接掷入食道之中。岳昊生平是第一次照料昏迷不醒的病人,捏着手中一团药丸不禁有些手足无措。迟疑了片刻,双颊一红,伸手轻轻撬开秦欢下颌,将药丸塞入自己嘴中用内能融化开来,而后凑低唇贴在秦欢唇齿之上,将药汁温柔地嘴对嘴送入秦欢口腔之中,扶着秦欢身子等那人把嘴里的药自然咽下去了才放心地长吁出一口气。
  岳昊心系秦欢时日已久,然而一直是君子之礼相待,并不曾有越轨强人所难之事,如今因送药之故冒昧吻了秦欢温软唇齿,心如鹿撞,既有乘人之危的愧疚之情,又难免有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暗喜。
  百感交集,岳昊抽出手帕轻柔替秦欢仔细拭净唇边药汁,仍然将秦欢搂在怀里安静地守着,像是看护一触即碎的连城美玉一般,就连稍稍松手放在一旁榻上都舍不得。
  
  自此之后,苍穹派的掌门便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门派要务当然还是要一丝不苟地打理,然而每日除了门派要务,其余的时光似乎就只剩下了一件应做的事。
  岳昊将秦欢安置在玄环玉洞密室之中亲自照顾,更衣沐浴,施粥喂药,事事亲力而为。每当苍穹派的人找不着掌门禀报要务,都知道掌门肯定是又陪护某个活死人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季师父还操心岳昊的婚娶之事,毕竟他自幼看着岳昊长大,如今又是岳昊唯一仍在世上的长辈,当然要为岳昊私事操心。难为他一个醉心练武的大老粗好不容易拿到几卷倩女画像,却无论是名门正派的大家闺秀还是英姿飒爽的江湖女侠,岳昊连眼角余光都不屑一顾。
  到后来,岳昊索性对自家师父把话摊开说了:无论秦欢还醒不醒得过来,也无论秦欢醒过来之后与他是相知或是陌路,今生今世他岳昊枕边也就只容得下这个人了。
  季师父听罢,先是愣在原地,再三确认自己没听错后复又仰天大笑。
  “血性男儿自当如此,敢爱敢恨。既然一心所向,那便一生所往,又有何惧。”
  
  岳昊迫不得已与秦欢暂别的时候,门派要务便交由季师父与门派新培育的精锐弟子打理。
  也曾往仙家昆仑求医问药,也曾往硅谷基地钻研科技。
  七上天山,九入云海;莽莽大荒,迢迢万里。
  年复一年,一切又一切的努力,可惜无论怎样的药剂与琼浆玉液,都像是泥牛入海,似落在苍白双唇上的深吻,永远得不到一分一毫的回应。
  若是寻常人早该灰心丧气随遇而安了,偏偏岳昊是个一根筋的人,纵是旁人百般相劝,屡屡碰壁无功而返,仍然未曾放弃救治秦欢的念想。哪怕是天荒夜谈的偏方,他也愿意亲身而往,只为换取一丝如梦亦如幻的希望。
  朝夕陪伴着不生不灭的爱人,咫尺之遥的距离,竟比相去万里的生离死别更为杳杳无望。
  韶华过眼,踏山遍水。不经意间,距离岳昊接秦欢回苍穹派那日已过去了十载,两鬓间隐隐有青丝成雪。
  
  
  三
  
  行行重行行,相去日已远。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岳昊饮罢大漠塞外带回来的渡红尘,揉着晕眩生痛的额角往玄环玉洞走。
  他在塞外求索药材的时候经过了一家叫白驼山的酒馆,身着玄衣的掌柜问他,世上有一种叫醉生梦死的酒,喝罢就可以忘却前尘。
  既然如此痛苦,为何不放下?
  他摇摇头,带回了这埕只会醉不会忘的渡红尘。他这一生为数不多的喜乐都是那个人赋予的,这十年间再多的煎磨也是心甘情愿。
  虽有遗憾,并无后悔。
  若是将秦欢从他的生命里舍去,此生纵活百年又有何意义。
  
  屋外连绵下着细雨,电闪雷鸣,霹雳将夜空撕裂得有如白昼。
  岳昊走进密室将油纸伞掷在角落,身上月白色的衣裳沾满了湿漉漉的水,解去外袍搭在一旁,随手点燃了密室里的火盆稍稍烘干浑身的露珠,仅着素色里衣,擦干净身上的水迹后便翻身上床,如往常一般钻进被窝里亲昵地搂住了仅盖薄被的形销骨立的人。
  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与秦欢就是如此安静而温柔地彼此陪伴。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浑身燥热的人醉了酒,忍不住轻轻撩拨开那身枣红的衣裳,赤裸肌肤交贴,完全沉溺醉死在那一潭毫无波澜的静水里。
  
  岳昊忽然觉得,今夜的密室安静得有些异乎寻常,与其说是静谧,不如说是——
  死寂。
  指尖传来冷如寒石的温度,比外头骤降的阴雨更要冰冷百倍。他在正殿处理门派事务不出半日,如今抱在怀里的骨瘦如柴的人已然有些微僵了。
  可能是早已惶惶不安地畏恐过千万遍,心底久绷的弦终于被利刃割断的一瞬其实并没有太过惊慌失措。只是觉得遗憾,实在遗憾,十载守望,还是没能亲自陪伴他走完最后一程。只能冀望在临别的时刻里他不曾感知到太多痛楚,就这样安然在这场春雨淅沥相伴的美梦里离去。
  
  朦朦胧胧的烟雨一直在外头飘荡,岳昊仍如往常一般拥着已然冰冷的秦欢温柔亲吻,将那身苍白肌肤由上及下细细吻遍,而后酒意上涌,醉眼迷离,似醉似醒间,倒在秦欢怀里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那一夜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故事仍然从侠考镇的相知相遇说起。
  秦欢一袭红衣技惊四座,而坐在评委席上的他只一眼,一见倾心。
  他对秦欢赤诚以待,亲自打点关系替那人拿下侠考证书,又亲自护送那人一路游历苍穹。
  他与他以师兄弟相称,每日晨起并肩练剑,日落共游山涧。到了用膳的时候,他若空闲,便亲自下厨替秦欢多添置酒菜。
  两个人,一壶酒,漫天的星光,任月圆月缺,身边人总是盈盈笑意不换。
  苍穹派没有侠骨实验的恶行,元教也没有虎毒食子的故事。秦欢终于坦白向他借了神农玉去救治妹妹,尔后又笑着送秦双与李西涯共结连理。
  天下太平,武林无事,一切都是最初最好的模样。
  
  “不知为何,我与岳师兄可谓是一见如故——”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浑身燥热的人醉了酒,抱着他不断亲吻,赤裸肌肤交贴,翻滚缠绵,如同这人世间所有恩爱平凡的眷侣一般。
  
  ……
  
  岳昊永远不会知道的是,秦欢十年病榻间萦绕的也是如此一场旖旎的梦境。
  正如他由始至终也不曾知道,秦欢对他的心意,与他待秦欢的,原是一样的。
  
  
  尾声
  
  苍穹派的弟子已经有许多日不曾见到他们掌门的踪影。
  这些年来,岳昊为秦欢求药踏遍五湖四海,时常不在门派,所以岳昊的失踪并未有太多弟子觉得诧异。
  
  日复一日,年复一日。
  谁也不知道岳昊到底去哪里云游了。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完


——


这篇是小汐自己点的梗和CP

梗是“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文章的标题是诗的第一句


偷懒略写了很多部分,希望没有写毁小汐想看的梗,捂脸

祝小汐学业产粮大进步新的一年吃到更多喜欢的刀~


评论(37)
热度(45)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