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食色性也(伊琳生贺)

*给 @伊琳·克莱尔 零哥的生贺小甜饼,前几天太忙拖逾期了求不嫌弃捂脸!祝伊琳年年18天天吃糖>33<

虽然标题像车,但在准备开的时候跳车了,所以是个清水小饼_(:з)∠)_

其实是一篇美食攻略,和吃相关的都是真实的!


  食色性也
  
  所谓两个人的旅行,就是一个人负责买机票定酒店查路线做攻略密密麻麻写满三大页,而另一个人负责闭着眼点跟随当白痴。
  所以当刘浩喊罗宏明出远门去玩的时候,罗宏明根本没有半秒钟的犹豫就答应下来了。反正他和浩哥出外旅游的分工总是很明确。刘浩负责包办一切,他负责背包白吃。
  而且这次的目的地对于爱吃又能吃的两个人来说都很有吸引力——广州。
  都说食在广州,作为吃货不去一趟广州怎么说得过去?难得公司最近没什么要紧的工作项目,偶然从LOL里抽身出来走一走也是挺好的。
  出发的日期定在5月5号,五一小长假刚结束,这个时候的机票价格和出门人流都是低峰期,特别适合他们这种弹性工作时间安排的人外出玩耍。
  
  一大早两个人就兴冲冲跑到首都机场,这次是难得没有工作任务的纯吃喝玩乐,像是大学时候同寝的两个人寒暑假结伴出去玩,特别无忧无虑,对即将看到的一切景色都充满期待。
  这天很给力地是北京难得的万里晴空,没有雾霾也没有沙尘暴,飞机也很赏光地没有延误,两个人顺利地平安抵达广州白云机场,落地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的饭点。
  刘浩低头瞥了一眼腕表,将近下午1点,伸手习惯性地扣住罗宏明掌心往地铁的方向赶:“走,带你吃下午茶去。”
  罗宏明背着黑色的双肩包装着两个人为数不多的生活用品快步跟上,双眼闪着亮晶晶的光,也不知道是真的饿到饥渴难耐,还是只要跟刘浩在一起双眼就总是会自动发光的。
  从前他们在北京其实也吃过许多粤式茶点,刚开始的时候也吃的津津有味,只是后来认识了自广州前来北漂的朋友,和他们两一边吃就一边把北京各种粤菜馆都痛心疾首地批判了一遍,吐槽听得多了,两个人自然也就很好奇什么是粤菜真正的味道。
  故而从第一顿开始两个人的目标就很明确,乘广州地铁1号线直奔长寿路站,出了地铁就是传说中的上下九。广州的老字号食肆在市区开了许多分店,但想吃到最正宗的味道,还是得往这里走一趟。而且这里有许多藏在横街窄巷里的地道小吃,光是做攻略就做得人眼花缭乱,想要在这里一次结束全部战斗简直是天荒夜谈。
  
  最强的战斗力当然要留给难度最高的副本,两个人顺着地图导航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闯,约莫十分钟便走到了广州最知名老字号茶楼之一的“陶陶居”门前。
  幸而这天是工作日,有闲情逸致来品茶的人并不多,若是节假日这茶肆总是挤满了人,排个一百多号是寻常的事,入席时常还要和其他茶客拼桌,游客要吃上一顿实在不容易。
  服务员不冷不热地把人领到二楼入座,桌上搁着干净的餐具和一份简单的菜牌。
  “普洱、铁观音、红茶。7蚊一位,饮咩啊?”广州老字号的服务员通常会默认每一位外地人都会听粤语,飞速报出一串选项问。
  “……什么?”两双懵逼的眼睛。
  服务员冷着脸把上面的话翻译成勉勉强强能听懂的粤式普通话又问了一遍:“普洱、铁观音、红茶。7块一个茶位,你们要喝什么?”
  在北方点茶水通常是按壶计价,许多时候大家也不会刻意点茶水,或是转而选择其他饮料。刘浩看过攻略,知道在广州,无论要不要喝点别的,正经吃饭的地方总是要上茶的,按人头算钱,早些年是两三块一位,到现在也大多涨到了五块十块一位。
  “红茶吧。”入乡随俗的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眨眼间素白的茶壶就端了上来,罗宏明给刘浩和自己各斟了一杯,正准备稍抿一口就被刘浩拦住了。
  “在广州吃饭之前还要进行一个仪式。”
  “啊,仪式?”
  “对。粤语读作‘浪碗’,就是餐具都要用热水涮一遍的意思。”
  刘浩接过罗宏明手里装着热茶的杯子,把罗宏明的筷子插入茶杯里顺时针搅拌五圈,然后将筷子换到食碗里垂直放置,左手端起茶杯自筷子正中的地方往下倒,热茶自茶杯倾斜流入食碗,然后将茶杯倒转,杯沿浸入碗中,用热茶反复旋转五圈,最后取出空杯搁置一旁,将食碗里盛着的热茶倒入桌上放置的茶水盆里,在倒的时候徐徐整圈转动食碗。
  罗宏明目瞪口呆看着,忍不住问:“那碟子还要洗吗?”
  刘浩摇头:“不洗,广州和北方碟子的用法不一样。我们用碟子装吃的,他们用碟子装骨头,这边只用碗盛吃的。”
  “原来有这么多不同。”罗宏明恍然大悟,抢过刘浩面前的碗筷跃跃欲试:“那我帮浩哥洗。”
  “好啊。”刘浩带笑侧头看着,罗宏明学得也快,只是好不容易把仪式做完却不小心被热茶烫到了指尖。刘浩连忙心疼抓住罗宏明微微发红的指尖凑到唇边细细吹气,差些就按捺不住直接含嘴里舔了,还想再出言关怀,那个人已经把手指腼腆缩了回去。
  
  “没事,快选吃的,饿死了。”罗宏明拿起桌上菜单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菜单上有干点、蒸点、糕点、粥粉面、特色风味五大类,基本上常见的粤式点心这里都有。
  一连在心底勾选了十几道点心,罗宏明正准备叫服务员过来写单,又被刘浩温柔扣住了手:“陶陶居跟其他茶楼不太一样,用的还是广州最传统的下单习惯,自己拿着空白的单子到外面看做好的点心,喜欢哪个要哪个,盖个章带走,最后一块算账。来,我带你出去看看。”
  两个人欢欣雀跃直奔主题,勾肩搭背在柜台前看了起来。虽然菜单上的点心陶陶居并不是每天都会全做,但摆放着的也可谓是琳琅满目,一瞬间就挑花了眼,不多时便捧了一大堆吃的摆得满桌都是。层层叠叠的蒸笼,分别装着精品虾饺、干蒸烧卖、豆豉排骨、咖喱金钱肚、鲍汁腐皮卷,当然还少不了这里的招牌流沙包。
  流沙包点了一定要趁着腾腾热气掰开吃下,金黄的流沙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甜中带咸,回味无穷。广州的茶点通常是三个一碟,流沙包也是,这个数量让两个不熟的人一起吃饭总会稍有尴尬,但对于好闺蜜或小情侣就恰恰正好。
  刘浩拿起最后一个流沙包熟练掰开,把黄澄澄的一半塞到罗宏明嘴里,罗宏明吃的正开心,也顾不上腼腆,张嘴就自然而然地让刘浩喂自己吃了下去,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地夸着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
  出门旅游就是总恨不得自己能多有几个胃,来广州的话大概需要多十个胃吧。
  也有例外是四个一碟的,比如同为招牌的虾饺,每个晶莹韧劲的外皮里都裹着鲜嫩诱人的虾仁。刘浩给自己留了一个,另外三个都塞到了罗宏明碗里。
  “平常你就喜欢吃虾饺,今天多吃点。”
  罗宏明也不推辞,两个人早已是睡一张床的关系,自然不会为这种小事客气,扒碗吃过虾饺又伸筷夹了细皮嫩肉的干蒸烧卖往刘浩碗里塞:“浩哥来吃这个,比都一处的烧麦好吃多了,确实是南方的点心比北方做的精致。”
  刘浩细细品尝,带笑看着坐在隔壁的罗宏明:“等这趟回去,我试试给你做。”
  “真的?浩哥下厨做的最精致了!”罗宏明眼里的光顿时又亮了几倍,吃刘浩亲手做的饭在他人生中是跟LOL和足球一样日常重要又日常幸福的事,当然这么私密的甜蜜在外人面前他是不会分享的。
  之后还吃了腊味萝卜糕、广式蛋挞、金牌叉烧酥、药膳凤爪,一番持续作战,终究需要休息整顿了,两个人最后的第十一份点心就只吃了一碗同样是陶陶居经典必点的牛羊杂汤。令人惊诧的是这里的牛羊杂汤和北方的牛羊杂做法完全不同,分毫没有腥膻的味道,也没有选用过于奇怪的部位,肉炖的异常绵软入味,汤里洒了胡椒,煲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每一口汤都是牛羊杂和微辣的胡椒交汇的浓郁味道。
  罗宏明津津有味喝完最后一口,结束了这场超乎想象的美味盛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看着食品柜的目光不禁有一丝留恋。
  刘浩掏出湿纸巾体贴地擦了擦罗宏明嘴角的汤汁,温柔劝抚道:“敏民,吃太撑了对胃不好,你喜欢的话咱们下次有空再来。”
  罗宏明温顺地点了点头:“下半年要是工作排得过来,浩哥选个地方咱们出去再走走,去哪里都行。”
  “和你在一起都喜欢。”迷弟心声在唇边打了一个转,禁不住细若蚊蝇地吐了出来。
  “好啊,我也是。”刘浩侧头一如既往地凑在罗宏明耳边低语,最后终究也没忍住,轻轻咬住那早已涨红的耳垂吻了吻。
  
  ……
  
  所谓两个人的旅行,四舍五入就是蜜月旅行。
  虽然这样的说法很不严谨,但这世上真的就是有人在一起十一年还天天像蜜月一样甜呢。
  
  结束了白天的饕餮盛宴,是时候开启晚上的美味夜宵了。
  所谓食色性也,追求美味的食物和追逐美好的肉体,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完



——

零哥下次来上茶楼呀w希望你喜欢广州的各种好吃的!

因为爱客重逢非常开心!>3<

最后,真的好想看他们一起吃各种饭的美食节目……


评论(45)
热度(42)
  1. 伊琳·克莱尔于微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于微微!美食攻略GJ!描写太细腻了嘤每次看都会饿(¯﹃¯)。吹手指和分吃同一份茶点的情节真甜蜜啊...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