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死锤] If I take thou back (419贺文)

*419那天猛然发现是个该产出的节日,当天开的脑洞周末总算弄好了。
混合报告和万万死神篇的设定,人设介乎于死神锤锤&爱客本体之间。
甜文,努力写了一点应节肉,考不上驾照的人尽力了_(:з)∠)_

  
  
  01
  
  “王大锤,跑位跑位!你他妈是不是瞎啊,打这么一个菜B都能死?!”
  铺满灰的音箱里传来指挥比鸭子还聒噪的声音,瘫在电脑桌前的人萎靡不振,双手无助地离开键盘,默默把音箱的喇叭开关掐掉了。
  那是他大学毕业刚搬出来一个人住的时候在夜市街头买的劣质音箱,音色差得超乎想象,每次长时间听指挥暴吼,头就被轰得一阵阵发麻生痛。
  也想过攒钱把这垃圾换掉,可是毕业两年零三个月,就没有一份能干满试用期的工作,刚开始是自己嫌弃公司不给力任性跑路,到后来才发现要找家不嫌弃自己的公司比登月还难。
  一穷二白,租住在六环边上的十平米小蜗居已经耗尽了全部积蓄,平常吃的泡面都舍不得买贵过五块钱的,还哪里有钱换什么设备。
  默默端起桌上的冰红茶喝了两口,日常颓废的人刚准备振作一下再玩一局LOL,门铃突然响起。
  “外卖扔门口就行,谢谢了啊。”
  宅到连外卖小哥都不愿意交流的人跟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朝外面喊,然而门铃声并没有停下来,反而一下接一下坚持响着。
  被指挥吼得头痛欲裂的人对噪音特别受不了,不悦地掏出自己二手收的智能机,打算好好看看是哪家的外卖小哥这么惹人嫌。
  然而刚刷开饿了么app他的手指就僵住了,上面赫然写着他的香河肉饼因为支付宝余额不足付款失败。
  换言之,他今天根本没有点外卖。而作为一个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的重度社恐患者,是绝对不可能有人来主动探访他的。
  电脑右下角的时钟走到了晚上11点11分,在这种正常人已经开始洗漱睡觉的时间,外面敲门的究竟是谁?
  
  想破头也想不出来,没什么戒心的人踱到铁门前乖乖开了防盗门,外头站着一个长相英气的青年男子,但穿的一身装扮非常奇怪。
  呃……简单来说,就是一套死神cosplay服吧,还带了超逼真的道具镰刀和烟雾特效,特别敬业。
  “你就是罗宏明?”笼着迷离黑烟的死神看着手里的业务资料单,眯着眼将开门的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罗宏明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王大锤是他的网名,这个屌丝代言马甲也是他的生活写照,屡战屡败一无是处,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他本来的名字了。
  “罗先生你好,是这样的,我们死神最近正在进行第一届死人订制服务创意大赛,我是11号选手刘浩,很高兴为你服务。我们看过你的资料,你这辈子连‘再来一瓶’的奖项都没中过,什么事都没成功,是当之无愧的‘倒霉之星’。所以我们决定破例给你一次体验幸运的机会,恭喜你获得死人订制服务的免费内测资格。”
  罗宏明呆若木鸡听着,这是什么网游的新玩法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服务啊,难得有免费体验的资格,就不能是VR黄//油之类的福利吗?
  “抱歉这次改革可能有点颠覆你们对死神的印象,可我是真的死神,死神资格证年审考核次次优秀的哟。”刘浩暗紫色的下唇往上扬,笑容犹如在寂夜中绽放的罂粟花,闯入罗宏明家中掩上门。
  雪亮的镰刀晃了晃,一阵黑烟忽然扑上罗宏明桌角放的那盘半死不活的绿植,葱绿色的叶子霎时变得枯黄暗灰,最后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一寸寸化为灰烬。
  罗宏明不可置信地伸手去摸那灰烬,灼心的痛楚霎时自指尖传来,清晰地提醒着他这一切并不是梦。
  
  “你真的是死神?……所以,我是要死了吗?”
  罗宏明如坠梦中,眼神像待宰羔羊一般的可怜巴巴,刘浩同情地出言安慰:“人终有一死,你也别太难过,来看看你的死法订制单,挑个自己喜欢的吧。”
  刘浩从随身资料夹里掏出罗宏明的死法订制单递过去,接过的人刚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吐槽出声。
  “选项A,蠢死——你们什么意思,我活着已经够惨了,能不能死的有点尊严?”
  “选项B,甜死——这都是什么鬼创意啊?”
  “……大概就是,经过我们的科学研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降成负数,很容易在甜蜜的喜悦里蠢死,和A一起,算是个多选题吧。”
  “选项C,欲仙欲死。”罗宏明捏着单子看了看刘浩,欲言又止,前后翻看几遍,确认没有其他选项了,这出题人一定是死神届的神经病啊。
  死法定制单当然不是刘浩出的,他只负责执行部的工作,事前没有细看资料的人此时也是内心跑满了草泥马,扶额妥协道:“那你自己说吧,你想怎么死,不在选项里的死法我们也可以考虑配合。” 
  “……我还不想死。”一切都太突然了,罗宏明嗫嚅着唇,闷声挣扎。
  “从前他们都说我是个祸害,可是‘好人不长命,祸害存千年。’为什么还是会跟好人一样短命啊。”罗宏明伤感地自嘲,“难道是好人卡收多了就会变成好人?”
  看着一生倒霉悲催的罗宏明,刘浩稍有些于心不忍。虽然工作上不应该带私人感情,但职权范围内还是可以稍加变通的:“放心吧,我会给你留个全尸,不会让你死得太痛苦。如果你答应给我五星好评,我还可以额外满足你一个愿望,给你一点临终关怀的温暖。”
  “真的?现在死神届也有好评返现?你们也不容易啊。”罗宏明唏嘘不已。
  被绩效考核改革制度逼疯的刘浩叹了一口气:“真的,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罗宏明咬着下唇沉思了半天,人马上要死了,从前总惦记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顿时都变得没什么意义,如果一定要说临终愿望的话,大概是:“我想死的时候心爱的人可以陪在我身边,一个人死太孤独了。”
  忍受了一辈子的独来独往,这个微小的愿望不算太奢侈吧。
  “好,你心爱的人是谁?”刘浩果断准备好活人传送门,等着罗宏明给报个姓名身份证号就完事。
  “我不知道,我还没有谈过恋爱,要不你给我找一个,我试试看吧。”大龄母胎solo一脸茫然。
  “罗先生,我们是死神不是月老啊?!尊重一下我们职业好不好,你换一个简单点的愿望。”刘浩一脸崩溃,现在的客户真是越来越多奇葩,客服工作不好当啊。
  罗宏明只好默默又想了半天,有些腼腆地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蝇:“那个,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是个处男……”
  刘浩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这间跟狗窝一样混乱的十平米蜗居:“你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罗宏明摇了摇头。
  “你也没有男朋友?”死神届的恋爱观念比地上的进步一百年,刘浩看着罗宏明认真调查。
  不曾往这方面想过的人尴尬地又摇了摇头:“这个真没有。”
  “我觉得你可能更适合要一个男朋友。”死神届里的单身贵族刘浩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像罗宏明这种生活状态的人他见得多了,找女朋友之后个个都是死性不改的巨婴,可是找女朋友又不是找妈找保姆,当然没几个现代女性能忍受得了他们的邋遢生活,纷纷摔门而去。反而是同性之间更能理解尊重彼此的真实想法,1号的男友力大多还很强,特别适合收拾照顾罗宏明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小白兔。
  言归正传,客服工作还是要尊重用户想法:“男女都行吧,看你自己喜欢。21世纪了,破//处这种事419就可以。你找个熟人来一//炮,现在就约。”
  
  
  02
  
  “小美,我快死了,你能见我一面吗?”穿着灰色背心,蓝色格子短裤的人坐在电脑前,鼓起毕生勇气按下回车把话发了出去。度秒如年地煎熬了五分钟,回复提示音响起。
  “呵呵,我先去洗澡,回头聊。” 
  “好的,那我等你!”
  罗宏明转过头欣喜若狂地看着刘浩:“你看,我就说我和小美是有机会的!她是我小学同桌,和我青梅竹马,虽然从前我写给她的情书都被撕了,不过她今天又回复了我,一定是还喜欢我!”
  为了尊重客户尊严,刘浩倚着窗台憋笑憋得极其辛苦,微微笑了笑:“好吧,那你等等。”
  
  十分钟过去了。
  “小美,你洗好了吗?”
  没有回复。
  刘浩好心安慰:“妹子洗澡都要很久,长头发的就更慢了,至少半小时,你再等等吧。”
  
  又过了半小时。
  “小美,你头洗好了吗?”
  仍然没有回复。
  刘浩对罗宏明的遭遇和智商深表同情。
  
  一个小时后。
  “小美,你还没好吗?我真的要死了,临死前能回我一下吗——”
  仍然没有回复,而且小美的QQ头像迅速灰掉了。
  刘浩走上前拍了拍罗宏明肩膀:“世上妹子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就换。”
  罗宏明委屈地把QQ关掉,他的QQ号上就只有小美一个真妹子,其他都是游戏里认识的人妖,一个个顶着二次元大奶萌妹头像发着萌萌的颜文字,但其实比他要更屌丝糙爷们,那鸭嗓音一上YY就幻灭。
  
  在刘浩的安慰下,罗宏明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准备向他暗恋过的大学校花挑战一下。
  在一堆添加好友后从来没有联系过的大学同学里艰难地找到了当年的女神孔连顺,出于好奇,已经很久没打开朋友圈的罗宏明去视奸了一圈孔女神的朋友圈,匆匆刷了几条,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女神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女神生娃了,三年就有两。
  而且亲自奶了两个孩子的女神已经发福到除了结婚证上的名字根本无法辨认出是本人的程度……
  遭受严重精神创伤的罗宏明迅速把朋友圈关掉了。
  
  “你就没有喜欢过别的人?”刘浩耐着性子问。
  “没有。”罗宏明心如死灰地倒在电脑桌上。
  “喜欢过你的人也没有?你再想想,男的也可以啊。做人呢,最重要是眼光不能太狭隘。”
  罗宏明苦思冥想了一阵,从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那是他的高中同桌,一个喜欢把头发烫成波浪卷的特别娘的男人。中学的时候,对他说过一些奇怪的话,不过他那时候是个刻苦学习的学渣,每天挑灯夜读拼命刷题根本没时间考虑早恋的事,完全没有发生什么纯情校园恋爱,毕业后两个人更加是渐行渐远。
  罗宏明纠结地按下了呼叫键,潜意识告诉他这个人或许是唯一还会搭理他的。
  过了没多久,电话就接通了,但对面是个陌生的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
  “你找子墨有事么?”
  “呃,我是他高中同学,我……”
  罗宏明话还没说完,电话的背景音里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本煜哥,别理那些无聊的电话~快过来给咱挑个新玩具!”
  “好哒,马上就来——”
  罗宏明的电话立刻被人用礼貌而冰冷的声音挂断了。
  “我和子墨正忙着,你有事的话下次再打过来。”
  
  ……没有下次了。
  罗宏明有些伤感地把手机也关掉。
  
  
  03
  

  以下剧情需要外链↓

http://weibo.com/5026708431/EFPxqE6b4?from=page_100505502670843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04
  
  罗宏明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后//穴的白//浊已经被人清理干净,身上整齐地套着他平常穿的格子睡衣,温暖的棉被也端正地盖着。
  昨晚发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场过于逼真的春//梦,可某个地方正火辣辣地提醒着他,昨天是如何没脸没皮地肆//情纵//欲的。罗宏明起身到卫生间里照了照镜子,从脖子往下四处落满刘浩的吻//痕,怎么可能是他一个人的梦?
  看了看地上的影子,又咬了咬自己的指尖,有影子,也有痛觉。那么,他应该还活着。
  ……怎么会有给了客户临终关怀却不取人性命的死神?
  罗宏明摇头苦笑,刘浩真是个令人搞不懂的奇怪家伙。
  
  虽然死神没有夺去罗宏明的性命,可生活也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起来。仍然只能靠着一些零散的临工勉强糊口,有的时候一天就只能吃上一份香河肉饼。
  终于在某日连一份香河肉饼也没钱吃上的时候,罗宏明想到了死。毫无意义的性命,早就应该在那天被刘浩拿去,还是自己了结痛快吧。
  重新穿戴收拾整齐,罗宏明在卫生间里吊了个绳索,已经没有力气再研究其他死法,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走算了。
  罗宏明踢掉踏脚的板凳,整个人悬在绳索上,撒手不到一分钟就开始后悔,这实在是比想象中的要疼太多……窒息的感觉特别不舒服……
  而且由于某些科学原因,男性自//缢往往会伴随着勃//起现象,这样吊着硬了也不能撸实在是酷刑,还没憋到传说中的窒//息性//高//潮,就已经被身体的欲望逼疯掉。
  
  痛苦一秒接一秒地持续着,就在罗宏明感觉神识开始模糊散乱的时候,绳索忽然被雪色的刀刃斩断。迷离不清地被来人抱入怀里,高大的黑色阴影笼罩着他,温柔的叹息声缭绕在耳畔。
  罗宏明醒过来的时候,坐在床头的人刚用罗宏明家里尘封多时的电饭煲煮了热粥,将被绳子勒得迷迷糊糊的人扶起身,一边用勺子亲自喂粥一边教训:“我当死神这么久,第一次见死神不杀的人还自己抢着死的。罗宏明,上吊好玩吗?我要再来晚一点,你这头和身子就要被绳子勒成两段了,吊死鬼的舌头长长露在外面,一点都没有美感啊。”
  罗宏明刚伸出红红的小舌头喝粥,闻言又缩了回去,默默喝光后抹了抹嘴:“谢谢浩哥,上次你怎么突然走了,你不杀我了?”
  刘浩当然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419那晚对罗宏明动了真心,回去花钱走了一通关系才将罗宏明的死亡日期给无限期延后的,回头瞪了罗宏明一眼:“你就这么想死?”
  “没钱,没爱,活不下去。”已经被刘浩看到了自己自杀,也没什么再掩饰的必要,罗宏明颓废地抱着被子怂作一团躲在床上。
  “你一个大男人干什么不行,现在工作不适合就再找一份新的啊。我前几天在地界银行兑了一些你们的货币,先借你用,你老实拿着,去好好干活,要是还不上,等你死了扔油锅里炖了。”
  罗宏明感动地打了个寒颤:“浩哥你们高利贷有点狠啊。”
  刘浩一边帮罗宏明收拾餐具一边语重心长地继续教训人:“还有啊,你自己在家也好好做饭,不要整天吃泡面,外卖只会点香河肉饼,太没新意了。” 
  “我不会做饭。”生活白痴的罗宏明由衷赞美刘浩:“多谢浩哥做的粥,特别好吃。”
  被爱人夸奖心里美滋滋,智商顿-999,刘浩脑子一热,答允道:“那有空的时候我来给你做吧。”
  “真的?浩哥对我太好了!”意外拾取了一张神奇的长期饭票,罗宏明禁不住内心的喜悦兴奋,飞扑下床抱住了刘浩。
  刘浩搂住扑过来的人细细亲吻,轻声哼了哼;“只是‘有空的时候’,我平常可是很忙的。”
  
  再忙的事情,又哪里比得上照顾爱人重要呢?
  虽然没有一次正式的表白,可从那天开始,两个人似乎就心照不宣地开始了小情侣式相处。死神的工作很忙,可也有固定的工作轮班时间,受劳动法案保护不会随意加班,所以在非工作时段里,刘浩就跟一般的社畜一样,跟罗宏明终日终夜腻歪在一起,发挥男友力收拾照顾罗宏明这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白兔。
  
  不负刘浩所望,罗宏明在多番努力下还是找到了一份稳定的配音工作,充分发挥了他除了脸以外的天赋点,秒杀全国99%人的好嗓音。
  白天在配音棚里老实干活,晚上就回来给轮休的死神先生念诗唱歌。
  为什么一个配音演员还要唱歌?
  当然是因为刘浩想听,罗宏明就唱了。
  各种咬字不清的说唱,还有偶然跑调偶然忘词的各种歌。
  
  今天唱的是什么呢?
  是某司模仿《狐狸叫》写的新歌《死神叫》。
  
  ……
  
  The souls would never be peace
  If I take thou back
  
  ……
  
  "What does the death say? "
  "I love you."
  
  
  这是一场漫长得不会有尽头的临终关怀服务,带着花的香气,光的热度,温柔的亲吻,温暖的怀抱,永远相伴前行。
  
  
  
  番外 若吾携汝归去
  
  
  世上所有的鲜花都会有枯萎的时候,所有的童话都会有落幕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免不了有魂归忘川的时候。
  刘浩身为死神看惯了千万种死法,却也没想过枕边人会在这种时候骤然离去。
  
  与往常一般又是一场畅快的彻夜云//雨,越来越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人完事后还赖着刘浩又搞了两回,然而做完最后一轮后状态就开始不太好,绞着眉头埋在刘浩怀抱里忍了一阵还是没缓过来,只能主动坦白:“浩……我心脏病的药吃完了……忘买了……”
  刘浩也是和罗宏明在一起之后才知道那个人先天心脏有问题,幸而平常发作的概率很低,偶然有那么几次不舒服吃过药就没事。
  然而床事激烈运动后发病没药这是真的要人命。
  刘浩脸色刷地泛白,捻指打开地界的移动商城,令人抓狂的是破系统正处于维护时段,什么都买不了。他在工作时间外可以在阳界传送的权限非常少,根本来不及再思考便要跑出门去给罗宏明买药。
  身体素质一直很不好的人无力倒在床上,扯住了刘浩要往外走的黑色衣角。
  “浩……陪着我就好……”
  还记得他们刚见面的时候,罗宏明曾经有一个心愿,想要死的时候心爱的人可以陪在身边。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总有预感,直觉等不到刘浩买药回来的人索性抓住刘浩,不准那人再走。
  他们二人之间总是心意互通的,太过明白那个人在想什么,刘浩纵是心如刀割,也只能遂罗宏明心愿留下来,紧密拥住挚爱的人,伴他最后一程。
  身为死神,每日都在冷眼旁观别人的生离死别,他与罗宏明的别离放在其中也算不上是多么惊心动魄的凄美故事。然而从前永不落泪的死神如今抱住气若游丝的人,已是泪如雨下:“敏民……”
  千言万语,刚张嘴已然哽咽难言。
  罗宏明忍住胸腔里的抽搐剧痛,伸出手最后抚了抚刘浩脸庞的泪光,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浩……遇到你,这辈子我没有遗憾……”
  
  一点点星光从气绝而亡的人赤//裸身体上飘散抽离,逐渐汇作了一颗湛蓝的星。
  刘浩一手搂着那具尚有余温的躯壳,另一手抓住了那颗星光,珍而重之地装载在随身的魂器里。
  从生人到亡魂需要一个转化的过程,他们死神的工作之一就是将魂片带回地界完成转化。
  从今往后,失去了罗宏明的繁华人间于他而言如同火炼地狱。
  
  没等刘浩抱着罗宏明伤感多久,空旷冰冷的屋子里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
  刘浩看着黑影里发亮的光头,皱了皱了眉头,来的人是他上司,工作时间以外打扰下属的私人生活真是太没职业道德了。
  “日出江花红胜火,下属黑锅丢给我!”易小星痛心疾首地指责刘浩:“你还有心情哭?这人的阳寿早就到头了,找黑客偷改生死簿这样的大罪你和我都扛不住!我要再不把人弄回去,之后被上面的人查到真是够你哭的!”
  刘浩略为平复了一下悲痛欲绝的心情,易小星说的没错,其实按生死簿上面的数据,他和罗宏明第一次见面那天就应该把人带走。之后相处的那些时光,可以说都是他们侥幸偷回来的。
  “我没有权限看轮回簿,你是有权限的,他下辈子会转生到哪里?”刘浩吻了吻怀里罗宏明苍白的双唇,眉头紧锁,已经做好到阳界再照顾他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轮回不灭生生不息的准备。
  易小星当然知道刘浩在想什么,为了让这个部门业绩第一还有强劲后台的优秀员工可以专心工作,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语重心长吩咐道:“轮回簿写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最近我们有个实习死神的招聘岗位,工作制服我都准备好了,和你的同款。你把他带回去辅导一下,下周一准时上班吧。”
  刘浩那颗早已停止跳动的心顿时扑通扑通地跳跃起来,这次的黑箱福利真是万万没想到!
  “日照香炉生紫烟,领导就是我的天——”
  
  
  三百年后,死神业界排行榜长居第一的刘浩和排行榜长居第二的罗宏明一如既往地举行了他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祝贺的同事和采访的记者一如既往地挤满了酒宴大厅,名气稍低一些的根本挤不到前面去看那对地界最为耀眼的璧人。
  
  “罗先生,你和刘浩在一起已经三百年了。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啊,三百年了吗,没什么感想。”回答问题一贯气死记者的罗宏明扭头看着隔壁的人止不住一个劲地傻笑,凑到刘浩耳畔,眼里闪着光地含笑补了一句耳语:“就像一眨眼那么短呢。”
  
  “刘先生,人世间都是七年之痒三年换两的怨侣。你和罗宏明作为工作搭档兼灵魂伴侣,日日夜夜都粘在一起,但据说你们竟然从来不会吵架和冷战?请问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太好了,如果你有幸遇到这么好的人,你也会觉得,千年万年,万年万万年,再多的时光都不够你用来爱这么一个人——”永远发自内心地用世上一切最美丽的话语赞美对方,刘浩和罗宏明今天扔出的狗粮也仍然堵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嘴。
  
  时刻也分不开的两个人亲密地互搂住对方的肩,各执了一杯千年佳酿的美酒,敬在座诸位:“祝你们都能遇到这样的人,我们下个百年纪念日再见,谢谢大家。”
  
  天地间飘满了粉色的花儿,蜜酒的香气,傲然地向三界昭告:真爱一直存在,爱火永远不会熄灭,永远永远。
  
  
  (完)


双死神真的是最接近永恒HE的人设TUT
他们太好太棒,祝大家都能遇到这么好这么棒可以趋近永恒的那个人♥


评论(45)
热度(69)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