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万万没想到

我和  @喜欢的cp有糖了   @焱熵离  两位小伙伴一起写的联文w

联文游戏规则参考自网上:

写手随便找两个基友,两基友彼此之间不能互相交流。写手把自己文里要写的人物名字告诉两个基友,除此之外不透露任何信息。让一个基友用这些人物写一个故事开头,另一个基友写一个结尾。可以尽可能离谱。然后写手写一个故事,把看似毫无联系的开头结尾圆回来。

非常有趣的一次活动,万万没想到可以接的这么流畅233


喜欢的cp有糖了:

  #友情提示,寄刀片请尽快,本人已疯,有事烧纸( ˙-˙ )🔫

  #本文又名哪里被虐就找谁,有分割线,分别是谁写的在最后(っ'ω')っ)
  

  

  白客今天起的比平常要晚,闹钟响第一趟的时候迷糊按掉翻个身又睡了过去。等到从睡梦中一跃惊醒的时候,已经连午饭的点都过去了。这种少有的赖床事故都怪昨晚,他从公司加班回家本来就晚,还忍不住和小爱打了几盘LOL,两个人联手大杀四方,一玩起来总是没日没夜,顾不上看时间。最后还是小爱远程语音哄着他上床睡觉才依依不舍关了游戏,倒在床上摸手机最后瞥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半夜三点。

  虽然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打卡式”演员,但今天还真有事由不得他随心所欲,《报告老板》大电影的剧本研讨会定在今天下午,按照规定,公司主演包括他都要参与,报告大电影是万合天宜精心筹备的重点项目,他自己也一直很喜欢报告的风格,无论如何也不适合马虎缺席。

  万幸的是,研讨会定在下午两点,迟不了多少。白客匆匆洗漱完就开始往公司跑,来不及正经吃饭,路上在流动小摊捎了个香河肉饼边走边狼吞虎咽就算是吃过早午饭了。

  白客推门进会议室的时候,本煜子墨已经坐在里面,环顾四方,眼看还缺了一个人,白客顿时长吁一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地问:“哎呀,小爱还没来?那我就迟了点,也不是最后一个。”

  这种侥幸的愉悦感就像是从前和小爱一起翘课被老师抓到,虽然被点名批评很忧伤,可好歹有他浩哥陪着挨骂,顿时就安心了很多。

  哈哈,果然浩哥沉迷LOL久了也会有赖床起晚的时候啊。

  

  本煜和子墨面面相觑,突然异口同声问:“你说谁?今天这会不就咱三嘛,等你老久了!”

  “啊,小爱他今天不来?”白客有些寂寞地拉了靠椅坐下,纠结地在内心吐槽:浩哥真不够意思,今天要翘会,昨晚竟然不跟我私下先说一声。

  “什么小爱?”对头坐的两个人仍然是一脸疑惑。

  “你们愚人节玩我是吧?”白客在内心给两个人的演技点了个赞,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了起来:“玩归玩,咱们先说正事。这次会议那么重要,缺了小爱这个内容部总监能行吗?爱总他怎么就不来了?”

  “白客,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出现了幻觉?”平日嘻嘻哈哈的子墨少有地严肃盯着白客:“我们公司的内容部总监一直是至尊玉啊,虽然他长得没我们帅普通发又不飘准,可你突然用一个剧本里的角色来埋汰他,这多伤同事感情。”

  “等等……剧本?角色?!子墨你说什么呢,有幻觉的人是你吧?你是不是最近老跟柯达一起玩被他传染了?!”白客怼了子墨一个白眼,他们公司的精神病就是多啊,除了浩哥没几个正常人。

  子墨身子往前倾,提高了声音朝白客吼:“你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吗?就像是‘我要跟王大锤到民政局扯证结婚!’这特么有可能吗?可能吗?!小爱一直都是我们剧本里的角色名啊!”

  本煜坐在旁边拍了拍暴跳的子墨:“你们先别吵了,演员入戏是件好事,但总得搞清分寸。最近《鲜肉老师》的宣传很忙,到处跑实在辛苦。白客啊,你要觉得累可以回家歇歇,报告的会咱们换个时间再开。”

  “不是……本煜,我再认真问你一遍,刚刚你们说的话,不是愚人节在耍我?”张本煜是公司里少有的正常人,一贯不会拿这样的事捉弄人,白客终于开始慌了起来。

  “今天可是4月2号!愚人节的访谈昨天你不是已经做过了嘛?”子墨拿圆珠笔戳着桌上摆的台历,将白眼甩回给白客。

  ……对,愚人节访谈,像是突然抓住救命稻草,白客连忙掏出手机,迅速找到了万合真好看官博发布的视频,将进度条拉到中间。

  

  “之前有没有被人整的经历?”

  熟悉的问话,他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的回答。

  ——我大学经常被小爱整,反正他招挺多的。

  他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在各种访谈里提到小爱,一边讲一边回忆一边笑,每次都是如此。

  

  视频进度条卡了一阵缓冲,终于把那句问话之后的内容放了出来。

  “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被宝木和熊王合伙整。”

  白客攥着手机,怔怔看着屏幕里的人说出自己毫无印象的话。

  本煜看了看白客手里正在播的视频,笑着赞叹:“你们cucn201三个人的感情可真好。”

  白客觉得脑海里嗡地一声炸开了,视频还在往后播,屏幕里的他津津有味地讲述着大学往事,但只有宝木和熊王的名字,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

  视频很短,眨眼就播完了,真的从头至尾都没有提起过小爱,白客抬起头,眼神呆滞地问本煜:“三个人?”

  “是啊,你和宝木和熊王,前一阵子你们三不是还刚聚过。”子墨忍不住在旁边插嘴。

  “没有小爱?没有……刘浩?”白客喃喃念出那个刻骨铭心的名字。

  “刘浩又是谁?”本煜和子墨无可奈何地再次异口同声问。

  白客摇摇头,轻轻笑了笑:“那我呢,我又是谁?”

  本煜子墨流露出关爱精神病人的同情眼神:“白客,罗宏明。” 

  

  ……

  

  假如cucn201只有三个人;

  假如万合天宜没有霸道爱总。

  

  假如白客从来没有遇到过小爱;

  假如罗宏明不曾拥有过刘浩。

  

  这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

  那么,白客该何去何从?

  

  "不是,这不可能啊?前些日子我们还一起上那个什么,对,一炮打响呢!"白客仍然没有死心,想要证明那个他认识的小爱是存在的。

  一旁的子墨都已经不想和他争论了,本煜拿出手机给他放那个视频,白客看了一眼就拿着手机夺门而出,他试图寻找一切他存在的痕迹,等他打了车,来到他搬了一段时间但是从来没有忘过的小爱家门口,却看到一对夫妇从里面走出来。

  "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刘浩的人?"

  丈夫抬头看了一下他,说"不认识,不好意思。这里是我和我妻子的住所。"

  他还想再问,夫妇俩已经走了。

  他知道,这条路已经走到绝路了。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

  也许,真的是他们开玩笑呢,可是,这玩笑也太大了吧。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他用尽了所有方法,百度上没有他的信息,微博上没有他的账号,视频里没有他的身影。

  好像,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他的出现。

  亦或者,他从来没有和他产生交集。

  

  白客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司,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不在焉。

  "你到底怎么回事?"子墨拉住了他"你今天这么不对劲,是不是没走出剧本呢?"

  "你认真告诉我,真的没有一个人,和我认识十一年,同居七年,我还叫过他浩,你们因为这事笑了我好久,他除了我爸妈最了解我喜好,特别会做饭,会照顾人,我生日还打飞的赶回来。当初和我一起来的万合,叫兽还以为他混黑道的。虽然有点毒舌,但是其实很温柔,家里还养了动物,前些天你们还去过他家吃他做的饭?"

  "没有。"

  子墨一脸严肃的告诉他的事实,打碎了他心里的不多的微弱希望

  "我昨天还和他打LOL呢!"白客往后退了几步"你们玩笑开够了啊,别闹了,报告老板没他戏份了?他可是主演之一。"

  子墨脸色越发凝重"我认真告诉你,没有,报告老板是你和我,本煜,柯达一起拍的,你都忘了?柯达,在剧里叫小爱!"

  最后一句话,子墨盯着他。几乎是一字一句说的。

  "这一定是我打开方式有问题,肯定是我在做梦,昨天不应该通宵,等我醒了浩哥就出现了。"

  "要不然,让我送他回去休息会?这样也没办法啊。"葛布一脸担心的看着白客。

  子墨点了点头"你开我车送他回去吧,让他歇会,我和本煜继续讨论。今天柯达也没来,就只有我俩了。"

  葛布试着拉白客,本以为会很困难,竟然很轻松拉着他上了车,谁知到了家,他却一言未发的打开了门,进去就开始到处翻。

  葛布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看着他脸上一开始的希望到后来的绝望,她总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

  "你真的认识一个叫小爱的人?"葛布走到他面前问。

  "怎么会不认识呢,关于他的记忆,随时都能说出来一大堆的,可是,你们全都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葛布叹了口气,说"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倒水。这事一会咱们好好说。"

  白客靠在沙发上,等葛布拿着水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葛布把水放下,叹了口气,给他披上了薄毯就去外边打电话了。

  等他醒来,葛布不在了,留下了一张纸条,上边写着"我帮你找了个人,估计他快到了。公司有事,我先走了,你记得把饭先吃了。"

  等白客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门铃响了,进来的,是请了好几天假的柯达。

  "你醒了?"

  白客看着柯达,感觉他并不是平常的那种样子,本来想说些什么,却觉得不太对劲"你怎么了?"

  "白客,你知道佛洛依德吗?"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不会真..."

  看着柯达的眼神,白客本来想说的话全说不出来了,他看出来了,柯达是认真的。

  柯达继续说了下去"弗洛伊德认为,自我防御机制是个体无意识或半意识地采取的非理性的、歪曲显示的应对焦虑、心理冲突或者挫折的方法,是自我的机能。这个你知道吗?"

  白客愣住了"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我是你的世界的心理医师,通过催眠的方式进入了你现在所在的世界,你真的认为你现在所在的世界是你的世界吗?他们都不认识本该认识的人,这又是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是你的潜意识,是你为了逃避一件事而陷入的误区。你的潜意识忘掉了什么,就是你逃避的根源。"

  "你是说,我想忘掉浩哥?这不可能吧。"

  "你最开始表现的症状是压抑,把引起焦虑的观念和冲动压到潜意识中。

  可是后来,你慢慢严重,出现了否认,即指个体拒绝承认引起自己痛苦和焦虑的事实的存在。所以就有了这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你认识的人都不记得你想压抑的人,是因为你用相反的行为方式来替代受压抑的欲望。"

  白客此时已经开始回想起一个月前,自己的确找过心理医师,为的是什么来着?突如其来的痛,让他捂住了头。

  "因为,你说他要结婚了。"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房子开始如同地震一般的剧烈抖动,窗外的世界已经开始分崩离析。

  医生对他说"你马上就要醒了,在现实世界,我们在说吧。"

  

  世界彻底坠入了黑暗,当他再次睁开眼,他身边是一个穿着医生服的人。

  "你还记得你入睡前的记忆吗?"医生见他醒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好像是和人在打lol。"

  "在那之后呢?你是不是就进入了那个世界?"

  "可是我没有到你这里来的记忆啊?"

  "你到了公司后,你碰到了那个引发你更加加自我防御机制的事情,那个人在发喜帖。而你,不是新郎,是伴郎。"

  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不信任,"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因为我喜欢的那个人,前两天刚刚结婚,我明白你的感受。你的症状虽然不是太严重,但是也不算轻了,我建议你有空出去一段时间放松下自己,如果还过不去,再来找我。拿好你的药。"

  

  白客拿着那些药走在街上,看了看手机,果然一堆人呼唤他,因为,还有10天,就是那个人的婚礼。

  

  行了,先去给他试试伴郎服吧,催了半天了。

  

  等到了那里,幸福的依偎在一起的二人让他有些不想进去。他故作镇定的进了门,穿好了小爱给他挑的衣服,可是,一首歌突然让他差点落泪,试完衣服就落荒而逃。

  

  【你的喜贴是我的请贴 ,你邀我举杯 

  我只能回敬我的崩溃 

  在场的都知道 ,你我曾那么好 

  如今整颗心都碎了 ,你还要我微笑 】

  他靠在墙边,那两个幸福的人看不到的地方,还是哭了。

  那首歌却依旧没有停止,给他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又来了几刀。

  等他控制好情绪,才慢慢往家走去。

  

  十天其实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婚礼现场美轮美奂,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正式仪式过后,到了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

  --------------------------

  “哎哎哎我真的不喝酒!”小爱无奈地推着递过来的酒杯,暗叹交了一堆损友。

  

  “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当新郎都不喝,这不是不给新娘面子嘛!你说是不是啊嫂子?”

  

  新娘眉眼弯弯,脸上露出浅浅的梨涡:“既然不能喝就不喝了嘛,以前不是也不喝的吗?”

  

  “以前是有敏民帮他喝,这次可没了哈哈哈哈!”

  

  “诶,说起来,敏民去哪了?刚刚还在呢。”

  

  “哦,他说他不太舒服,先回去了。”小爱解释道。

  

  白客没说谎,他确实不太舒服,不是身上的不舒服,是心里难受。他在一个小酒吧里,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昏暗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映出满脸的疲惫。

  

  小爱要结婚,不出意外地请白客当伴郎,白客笑着接过请帖,心里却疼得滴血。

  

  酒吧老板可能是Eason的粉丝,头顶上音响回荡的一直是他的歌,从《十年》到《最佳损友》,又放《喜帖街》和《红玫瑰》,歌词贴切地一刀一刀扎进他心里。

  

  就不能换首歌吗——白客想。

  

  老板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心声,换了歌——《我爱的人》。白客飞快结账离开了酒吧。这地方没法待!

  

  白客回到家,没开灯,径直走进卧室,把自己摔在床上,头蒙在被子里。

  

  他想起小爱结婚前,他去小爱家,小爱的母亲拍着他的手说:“小罗啊,你啥时候结婚啊,找到女朋友记得带来给阿姨看看,你是个好小伙子,也一定能找个好姑娘。”而此时,小爱和他的未婚妻就坐在对面,白客的脸有点僵。他和小爱关系好,总去他家玩,小爱的母亲喜欢他,把他当亲儿子似的,对他好的不得了。他也不能负了老人家一片好心,只能笑着答应。

  

  今天小爱结婚,白客作为伴郎站在他身边,两人西装一黑一白,胸前别着礼花。白客心想,这也算是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四舍五入就是白头偕老啊。想着想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涌出眼眶,心事哽在胸腔,让他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白客回到公司,请了一年的假。小爱问他为什么,他说:“演戏有点累,打算修整一年。”小爱表示理由你太牵强我不相信。然而白客其实是打算去国外待一年。

  

  第一站他去了法国,在普罗旺斯看过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花海。书上说,当你和情人分离时,可以藏一小枝薰衣草在情人的书里头,在你们下次相聚时,再看看薰衣草的颜色,闻闻薰衣草的香味,就可以知道情人有多爱你。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守护爱情“。

  

  他在塞纳河边散步,在香榭里舍林荫下低徊,在酒吧里慢酌,看着恋人在树下忘情拥吻,耳鬓厮磨。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度,他想和爱的人一起去巴黎,在锁心桥上结一把刻着双方姓名的同心锁,从此心心相犀,相爱到老。

  

  第二站他去了意大利,在威尼斯落脚。登上圣马可大教堂边上一座高近百米的高塔。纵目远眺,威尼斯全城,尽收眼底,一片红褐色的屋顶,一眼不见尽头。他去了叹息桥,来来往往的情侣在桥下拍照,脸上满满都洋溢着幸福。

  

  第三站他去了英国,在爱丁堡驻足,喝一杯本地产的威士忌,看看艺人在街边演奏风笛。他路过一个教堂,一对恋人交换了对戒,他听到他们说:“I DO.”

  

  后来,他去看了荷兰的郁金香,去了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的迈阿密滨海大道,去了希腊的雅典娜神庙,去了日本神户,最后回到中国,去了一趟拉萨,看了看布达拉宫。

  

  小爱喜欢照相,白客就带着相机,每去一个地方,就将拍下来的风景发给小爱一份,而那些浪漫的,热情的相拥亲吻,却被他自己秘密地收藏。

  

  小爱不喝酒,他便帮他挡。白客永远不会告诉告诉小爱,那天他喝地烂醉,被小爱扶上床的时候,他感到有人一直在看着他,然后唇上被温热覆盖,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头,良久,慢慢移开。

  

  他也是喜欢我的——白客想。

  

  再一次回到公司,白客被狠狠地抱住,那一瞬间,他感觉鼻子有点酸。

  

  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带着磁性的嗓音说:“好久不见。”

  

  他窝在那人怀里,尽力调整好情绪:“嗯...好久不见。”一瞬间,丢盔卸甲。

  

  --------------------------

  

  ps佛洛依德理论来源百度,不用认真啦,因为我不是学心理学的QAQ

  

  起(by @于微  )

  承+转 (by喜欢的cp有糖了)

  合(by @焱熵离  )

pps本游戏规则如下:
  写手随便找两个基友,两基友彼此之间不能互相交流。写手把自己文里要写的人物名字告诉两个基友,除此之外不透露任何信息。让一个基友用这些人物写一个故事开头,另一个基友写一个结尾。可以尽可能离谱。然后写手写一个故事,把看似毫无联系的开头结尾圆回来。

  

  

评论(2)
热度(44)
  1. 焱熵离于微 转载了此文字
  2. 于微天琴九歌 转载了此文字
    我和 @喜欢的cp有糖了 @焱熵离 两位小伙伴一起写的联文w 联文游戏规则参考自网上: 写手随便找两...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