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高考•上海卷】如鱼得水

今年上海的题非常适合爱客本尊,忍不住写一发参 @爱客homie粉主页  活动。

文力有限,整体跑题。因为关于“需要”就忍不住bb了一堆,“被需要”就偷懒没写太多,爱客可写的实在太多啦大家借题自由脑补吧hhh


上海卷题:“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01
  
  人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容易有一种执拗的错觉:觉得自己已然成年,以后就是独立的大人过独自的生活,不再需要依仗他人的帮助。
  然而现实总是很让人打脸。
  
  就拿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来说吧——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的人就是需要隔壁床时不时地提供人工唤醒服务啊,软绵绵的爪子伸过来力道不轻不重地摇晃着。美梦被人滋扰固然是一件不愉快的事,但如果醒过来之后是比梦里更快活的生活,似乎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敏民,等我三分钟。”从床上跳下来的人迅速洗漱好,抓起早已收拾完毕的室友一同往教学楼的方向狂奔。
  风的气息夹杂着薄荷牙膏的香味,百米冲刺仍然没有赶上一开课就点名的老教授的节奏。上气不接下气的两个人弓着腰悄咪咪溜到课室后排座位,201扎眼的其他人早已在前排入座。
  “你下回自己先过来吧。”罪魁祸首见状有些羞赧,本来就低沉的嗓音压得更低。
  “你下回别赖床。”应他的倒不是责备的语气,像是温和的春风,温柔的叮咛,末了觉得不太现实,凑到隔壁人耳畔又细声补了一句,“至少别赖这么久。”
  
  刘浩早课起不来床的时候,是罗宏明耐心地等着。刘浩大晚上喝酒醉成一滩烂泥的时候,还是罗宏明耐心地陪着。大学四年啊,这高兴的事有很多,不高兴的事也有很多。恰恰每件高兴的事里都有你,每件不高兴的事末了能跨过去,还是因为有你。
  这就是需要一个人的感觉吗?刘浩懵懵懂懂地想着,心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杂念。前些日子,他和女朋友是彻底地掰了,但等最初难过的劲缓过神,仔细回想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似乎也没有那么的非她不可。反倒是罗宏明的身影,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灌满了他的生活。
  可能因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腻味才是真正的腻味?他又这么抱着啤酒瓶自我开解。等到想明白他对罗宏明就是比对宋明王琮以及其他兄弟都不一样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毕业之后自然就是各有前程各奔东西,刘浩在上海,罗宏明在扬州。
  说近不近,说远吧,似乎也没有很远,毕竟两个人总有各种理由,一下子忍不住又要见一面。
  初入职的新人工资低到不可思议,可还是心甘情愿地从各种日常花销里一减再减,就为了远道而来见你一面。
  刚开始的时候,罗宏明把这种浑身难受总忍不住往外窜的劲儿归结于刚毕业,离了兄弟们独自漂泊在外的孤单寂寞。可是到了后来,看出他状态不对的妈妈甚至远道而来专程和他同住照顾他,这种苦闷感也并没有随之好转。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绿的,这一切都是很好的。可是没有你在身旁,总觉得一切都少了点意思。
  一个人怎么会那么地思念另一个人?每天的开心和不开心,多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只想第一时间和对方分享。分别的时间越长,人越能看透自己的心。
  他是需要刘浩的,需要那个人精准地接住他的每个笑点和槽点,需要那个人体贴入微地关怀他生活的每个时刻。感冒的时候有人递纸巾递药片烧温水,肚子咕噜响的时候有人到老远的食堂只为了给他带一碗喜欢的卤肉饭。那些细微的呵护放在平日你我早已习以为常,直到一朝分离才日益明白自己到底有多么需要对方。
  离开扬州的那一天,罗宏明背着大包小包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躁动不安的心和按捺不住往上勾的唇角就那么坦坦荡荡地告诉他:关于毕业关于未来,其实他也还没想懂自己的人生到底该往哪里走,但他想通了,就是需要和刘浩一起走。
  所谓的独立自强终究都不如和你一块儿重要,有你的并肩前行才能勇往直前。
  
  
  02
  
  人在二十八九岁的时候,容易有一种执拗的错觉:觉得自己已然成熟,看破这世间种种世态炎凉,谁在谁的生命中都只是过客,没有谁非被谁需要不可。
  于是就忍痛做了那样的决定,反正迟早总要有那么一天。先放手的人看起来还算洒脱,面子也比较好看,对吧?
  
  “房子我帮你看过了,离公司近,价格也厚道,挺好一地方。”
  “就我自己搬过去啊?……”坐在对头的人像是突然被饲主抛弃的小动物,可怜巴巴。
  刻意回避开罗宏明看过来的无助眼神,刘浩若无其事地笑:“这不挺好的,和你未来媳妇儿一个小区呢。啥时候你两要进一步发展,还留你浩哥在家当电灯泡啊?”
  “我和她没到那种地步。”罗宏明认真得几乎严肃地回答,倏尔又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老婆孩子热炕头,谁不想呢?来北京好几年,是该稳定下来了。浩哥有喜欢的人了吧?”
  “不是,你这都想哪去了?我要谈对象能不告诉你嘛?”刘浩哭笑不得,犹豫半晌总算挤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咱两现在工作时间不一样,你好不容易回家歇会儿,踏实点睡个好觉。”
  
  于是关于分居这件事,白客对外宣称的理由是不想打扰小爱睡觉。末了,还忍不住要加一句吐槽:现在住的地方只是个放杂物的仓库,根本不算是家。
  刘浩一个人在从前两个人的家里安静地翻看着白客的报道,五味杂陈。
  罗宏明真的打心底接受他的说辞了吗?可是他两从大学开始作息本就是不一样的,一个早睡早起,一个晚睡晚起,对方起什么点,能不知道吗?要是觉着打扰的话,当年毕业北漂何苦要住一块啊?
  看着罗宏明搬走后空落落的房子,刘浩心头也只剩下了空落落。他是需要罗宏明不假,和罗宏明相依相偎这么多年,他的身边再也没接纳过任何人。这代表了什么,他能骗得过罗宏明,难道还能一直骗得过自己吗?
  可人毕竟不能那么自私,尤其是对着自己掏心去爱的人,就只想他能过得好一点,过得再好一点,哪怕这锦绣前程没有自己的陪伴,也能忍泪带笑祝福。罗宏明已经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女友,在不久的将来总会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
  只是一直以来的惯性罢了,其实罗宏明并没有那么地需要他。刘浩便如此一遍遍地开导着自己,理性得近乎残酷。
  
  
  分居后两个人就这样犟着继续工作,不冷不热地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还是会自然而然不经大脑思索就伸手替对方整理戏服拨弄发梢,就像平常在家出门前互相照看一样。但终归又是有什么不一样,毕竟散场后各自走的方向都不同了。偶尔借着一起吃饭的由头再多磨蹭那么几个小时,还是有要分头走的一刻。
  回到家以后,孤身一人的失落,半夜惊醒的惶惶不安,这一切的郁结都无法言说。两个人都想不明白,明明就在一个城市,一个公司,可怎么就是比当年在上海扬州两地分居还要更痛苦了呢?
  终于,说不清是积劳成疾还是积郁成疾,恰恰在《名侦探狄仁杰》开播之初,白客就彻底地病倒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刘浩心里比谁都着急,可他作为主演与监制,本就是最忙碌的时刻,加上白客临时退出剧本大改的变故,可谓焦头烂额。
  
  等到终于有空去罗宏明新居探望的时候,刘浩许久没有被人点燃的火爆脾气顿时就炸了。桌上堆满了外卖餐盒,地上堆满了快递箱子,药盒里一堆瓶子放得七歪八扭,拿起来摇一摇还满满当当地不知道老实吃了几颗。
  “这些药一天几次,你吃几次了?”
  “一天三次。”罗宏明还趴在电脑桌前打lol呢,日夜颠倒的人分神想了好一阵才答道,“今天好像还没吃。”
  刘浩一边烧水一边照着每个药瓶的说明书看,一瓶接一瓶地给罗宏明倒药片,好不容易把药喂到罗宏明嘴边服侍人吃下了,环顾这满地的烂摊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堆垃圾也不收一下?!”
  “平常都是你收拾的……” 
  “天天就在这吃外卖,都吃的什么东西?” 
  “反正都没你做的好吃,就随便吃。”
  “你自己一个人就这样照顾自己?!”
  “我自己一个人了你还管我做什么——”
  刘浩愣了愣,确定罗宏明是在和自己怄气。这对于性格温顺的人来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他那个乖巧的室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理取闹又理直气壮的?
  
  “……你都病成这样了,你女朋友知道吗?”
  “知道。”
  “那也不来照顾一下?。”
  “她平常不住这边,很久没见面了。上回聊天她说,等我病好去澳洲旅游吧。但反正我不想去。”
  “这都什么人——”
  这要换着别人,刘浩素质十八连的话立马就要脱口而出,可偏偏是罗宏明的女朋友,他莫名地觉着自己身份有些尴尬,也只能恨恨吐槽这么一句。
  “你也没来照顾我啊,还这么赶我走。”刘浩听到从罗宏明嘴里闷闷飘出蛮横的话,生病果然令人情绪溃败,那些曾经他和他都以为只能心照不宣的事竟然有了宣泄出口的时候。
  刘浩哭笑不得,只能认输替罗宏明收拾残局,一边收拾一边叹气:“我也想照顾你的。”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还想照顾你的余生。
  
  “那正好,这楼里有套单间新放租,我帮你看过了,离公司近,价格也厚道,挺好一地方。”罗宏明细长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这样的话也不会打扰你休息。”
  刘浩感觉自己像是上钩的鱼,困在罗宏明的局里,偏生明知是钩也咬得很开心。他两都有一个毛病,就是没法拒绝对方的任何请求。刘浩想让罗宏明搬,他就搬了。于是罗宏明想让刘浩搬,他也就搬了。
  曾经他以为他终究会成为罗宏明生命里的过客,罗宏明终究会遇到他生命里的另一半。北京那么大,两个人天各一方,走着走着或许也就散了。
  然而自以为是的想法总是很容易被现实打脸,而且万万没想到,这回打脸也来得如此之迅速,啪啪地让人火辣辣生痛。
  
  “我需要你。” 
  “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一直都在。”
  
  
  03
  
  人在三十而立的时候,看事情与看自己都通透了很多。
  再也没有什么执拗的错觉,一切的需要与被需要都是可以坦坦荡荡地说出口的。
  
  因为如今,你我已然是确定关系的爱侣。
  从灵魂到肉体,都只属于彼此。
  
  借着一场并不愉快的风波由头,过去的一切弯路就这样完结在过去。
  这一回搬家除了宋明王琮几个亲密的挚友知悉以外,其他的人都没有告知。
  其实本来就是楼下楼下触手可及的距离,但还是觉得不够,随着他们在外拍戏越来越多,能在家呆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相见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这十几年跌跌撞撞一路携手走来,虽然一直在一起,但毕竟和当下意义的在一起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意思。曾经虚度的那些光阴,如今更要加倍弥补。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还在中英异国恋呢,两地分居的小情侣也没闲着,舌灿莲花的人轻轻松松几句情话就把人宠得满心直冲云霄。平常在粉丝眼里一年到头不空降两回的人,当夜就兴奋得在粉丝群里把各种逗趣的绕口令接连情话台词和小情歌一起哼了个转。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年新作宣传时小爱在微博的一句随口调侃,后来白客禁不住又在人前唱了几回。想来《求佛》的歌词倒也适合他们,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天造地设的一对呢?也就只有几辈子修来的缘分这种狗血的台词可以解释吧。
  
  尔后就是520,好不容易都在工作间隙的人终于有了在家黏糊一起的机会。
  不用再靠片场时争分夺秒的一个个私人电话,也不用再靠酒店里一次次欲壑难填的午夜视频。
  这些天不用拍戏也没有写真采访,两个人在家都是最真实轻松的模样。刘浩前些日子拍戏刚刮过胡子,新长出来的胡茬掠过罗宏明的脸庞硬硬地扎人。而一贯为了工作拾掇得清秀干净的罗宏明也破天荒地留了胡子,还是和刘浩同款的胡形。毕竟每天就沉溺在这么一张脸里,年复一年地,对胡子的审美早就只能喜欢这一款了。
  北京五月的天气正好,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凉,两个人就一起赤裸地躺在床上搂搂抱抱着,互相用胡子边扎对方边笑,笑完了又是一连串的深吻。总之在一起了就是好啊,不像从前那样明明看着对方就气血上涌还要佯装镇定躲卫生间里自己解决,现在什么时候需要随时随地就要了。
  这天的晚饭两个人约了媳妇在外单身在家的宝木,出来闲聚顺带替他两打掩护合个影,毕竟他两现在这气场自个的合照实在没法往外发。到了饭点两个人就从衣柜里随手抓出什么穿什么,正好他两尺码都差不多,无分彼此。
  宋明一进门,盯着他两左手上亮瞎眼的钻戒不禁啧啧出声。他两在一起的事没有瞒着201另外两位,因为瞒着也没意义,两个人相望的炽热眼神,还有私底里百般宠溺的细节是怎么挡都挡不住的。
  作为亲友,在当下大环境里,最开始的时候诚然也有过担心劝诫。但他两早已不是十七八岁分不清喜欢与热爱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毛头少年,既然开诚布公决定在一起,那当然设想好了未来可见与不可见的种种难题。
  他和他关于婚姻在法律意义上欠一纸公文,在民间意义上也还欠家人朋友一场酒席。但在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意义上,他和他都非常清楚,他们的灵魂已然烙下彼此的印记。他和他都需要彼此,也同时被彼此所需要。走下去的路当然很难,可是陪我走下去的人倘若不是你的话,对我来说那才是最难的事。
  
  就像鱼需要水,就像水需要鱼。
  我需要你,在余生的每分每秒里。
  我爱你。
  
  END


2018-06-10 15 /
标签: 爱客
 
评论(15)
 
热度(21)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