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爱客]报告老板之一炮打响(中)

上篇地址:

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d60439


(*虐预警)


  中
  
  “相爱相杀的点是有了,但咱们的客户斗鱼直播吉祥物是条鱼,你这剧本全篇都在虐鱼,客户看了恐怕会不高兴啊。”
  叫兽听完白客给讲的童话提案,拿着手里的客户资料看了几眼,有点小纠结。
  白客的死鱼眼忍不住往上一翻:“……鲨鱼和鱼人这能一样吗?差很多的吧?!”
  “客户就是爸爸,爸爸说像,那就是一模一样。”
  坐在隔壁的小爱立刻加入话局给白客解围:“我这刚也随便先想了个剧本,这次绝对不虐鱼,客户一定满意。”
  叫兽挑刺白客的焦点立刻转移到小爱身上:“内容部总监,你有什么想法?”
 “报告老板,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看有逼格有深度的文艺片,而和海上生活有关的电影,我觉得《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最合适的。在这部电影中,隐含了两条完全不同的线,埋藏在奇幻故事背后的往往是惊心动魄的真相。那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小美鱼人》背后的真相究竟又是什么——”
  
  ……
  
  “你在海上遇到了鱼人,你们一起度过了一年的时光,他还牺牲自己救了你的性命?” 
  “对,就像我刚说的那样。我爱他,他也爱我。上岸之后,我忽然都记起来了,是他在海底用声音和巫婆做交易,我才能在那场海难里活过来。后来把我带回岸上的人也是他,在我身边的人,始终都是他。”
  幽暗的房间里坐着三个人,两个穿着警察的制服,坐在对头的人穿着一身白色衬衫,是从前睡在隔壁的人喜欢穿的颜色。
  
  “死去的人不可能活过来。”年纪稍长的那个警官敲着钢笔打断了刘浩的讲话。
  “万一有神秘力量呢?”隔壁波浪卷的警官眯着眼笑了。
  “我们是警察,无神论者,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要相信科学。”皱着眉头的人用钢笔敲了敲隔壁波浪卷的脑袋。
  “好好好,本煜哥哥,人家都听你的。这个世界上没有鱼人,死去的人也不可能活过来。”
  刘浩漠然看着眼前拌嘴秀恩爱的两个人,忽然又想起刚认识小白的那些甜蜜时光,那时候他们两个人也这样,多小的事都能嬉笑打闹一番。
  “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的故事说完了,我很累了。”
  刘浩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地又痛了起来,放弃了和那两个人的争辩。
  
  “我们不是要逼你,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加勒比号上只剩下你一个活人。那些死去的船员他们都有家人,有朋友,他们需要一个交代。”一米八几的警官站起身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刘浩面前。
   “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我失去了所有的船员,我永远,失去了小白……”刘浩接过水杯低啜了一口,痛苦地蹙紧眉头:“你们还要我说什么?”
  “我们是警察,不想被当作傻子,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刘浩深邃的眼睛望向坐在对头的两个人:“所以,不要没有见过的事物,不要鱼人,不要童话?”
  “对。”两位警官一同点头。
  
  刘浩放下干涸的水杯,沉默良久终于缓缓开口:“小白是我的大学同学,同寝室友。毕业以后,他去了扬州,我去了上海,可惜混得都不太如意。后来,我决定要出海工作,他义无反顾辞了原来的活,跟着我出海做我的搭档。”
  “那时候我们许过许多约定,等攒下钱就乘着船环游世界四处走走,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我喜欢加勒比海,他说想去阿拉伯看看。”
  “海上的工作很苦,每天几乎只有一点睡觉的时间,每次发薪水只有一点微薄的钱。后来我意外弄到了一张藏宝地图,那是在一片遥远的海域里,埋藏着从前海难时留下来的黄金。如果可以找到这堆金子,我们就可以过上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船上的人都动心了。”
  “小白是唯一犹豫的人,他觉得这些事太过虚无缥缈。可是我坚持要去,他就坚持陪我,没有多久我们就一起出了海。”
  “刚出海的那些日子,一切都如梦幻般美好,可惜,好景不长……”刘浩伸手捂住眼睛,早已哭到干涩的地方一阵阵刺痛:“我们在海上遭遇风暴迷失了方向,船上的库存越来越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船员为了争夺物资而互相残杀,不断有人死去。”
  回忆到这里,刘浩蓦然抬起头,问对面坐着的人:“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游戏——”
  “大逃杀?”见多识广的大波浪抢答。
  “对。我们就这样每天在这个游戏里挣扎,我们有枪,小白从前连海鸟也不舍得打死,可是为了保护我,他杀人了……”刘浩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洞,喃喃往下说:“在加勒比号还有一周可以回到岸上的时候,只剩下我和小白还活着。而船上仅剩的一点物资再勉强也只能维持一个人活下去。”
  “所以你杀了白敏民?”高个的警官尖锐地问出了那个等待多时的问题:“我们在你的房间里发现了他的尸骨。”
  刘浩痛苦不堪地抱着头,全身骤然剧烈颤抖起来:“那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小白已经自杀了……”
  高个警官转笔的手蓦地一僵。
  刘浩脚步虚浮地撑起身,恍惚走到高个警官面前,并拢双手伸出去,等待着那双冰冷的手铐。
  “你说得对,是我杀了小白,我应该比他早开枪的,活下去的人应该是他啊……”
  “张sir,你有没有试过亲眼看着爱人腐化的感觉?”
  “张sir,带我走吧——”
  
  “……谢谢你的童话故事。”
  
  (中 END)

评论(39)
热度(34)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