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二十)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b373fc


  二十
  
  岳昊身形一闪,纵身跃入战场,雪刃迎风出鞘,月白衣袂纷飞,执剑挡在了二人身前拦住陆伯翰刺出的凌厉攻势。
  “陆伯翰,你要找的仇人是我,放了秦双和李西涯。”
  陆伯翰闻言脸色铁青,剑锋直指岳昊:“岳掌门缘何会来此地?莫不成,你与那李西涯一般,自甘堕落,与元教妖人同流合污?”
  陆伯翰此行在恶战中折损了平日用的佩剑,如今使的是江湖中仅次于混元剑的绝世名兵,从苍穹派岳青云手中掠夺的那一柄昆仑剑。
  被憎恶之人用亡父生前所使的剑刃指着,前仇旧怨霎时一并涌上心头,岳昊紧攥拳头,忍住了对陆伯翰经年累月的恨意,为秦双李西涯二人洗刷罪名:“陆盟主,令公子与文明镇之事,全是我岳昊一人过错,秦欢确已身故多时。冤有头债有主,盟主既要报仇就冲我岳昊一个人来吧——”
  陆伯翰不由纵声冷笑:“是我清源派的弟子亲眼看见秦欢手执混元剑四处行凶,岳掌门这是质疑我管教无方,手下弟子口出狂言?只怕这秦双执掌魔教是假,秦欢使混元剑屠戮天下妄图一统武林才是真吧!”
  “秦双与李西涯二人确实是无辜的,是我盗取了混元剑指使秦欢亡魂作乱,他们对此并不知情。如今秦欢已重眠黄土,魂归故里,元教的人也被你杀得差不多了。陆盟主,冤冤相报何时了,是时候收手吧。”
  岳昊坦然承认一身罪孽,长叹了一口气,“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该是他说给自己听的,他若是早些明白个中道理,一切又何至于此。
  “岳昊,不管你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既然你今日站到元教边上,就休怪我从今往后对苍穹赶尽杀绝!”
  
  话音未落,陆伯翰已然催动内能,手中昆仑剑坚若冰霜,四周寒气呼啸,众人皆被笼在这座如风雪之巅的刑台上,寒意直刺骨髓。
  昆仑剑当空一斩,幻化出数十道冰刃往岳昊身上招呼去。
  “岳昊,小心!”李西涯一声高喝,提着无双剑箭步踏上,与秦双二人并肩迎敌,竭力为岳昊劈斩开一半剑光,只是每一柄冰剑都格挡得煞是吃力。
  他二人率元教与滴答派一连作战已有数日,几日来未曾安稳睡过一觉,殚精竭虑。剑光交错,十数招下来,秦双力渐不支,身影一斜,粉裳被昆仑剑幻化的冰刃无情穿透右肩,痛得眼泪直冒,手中长剑难以捉稳。
  李西涯正被那如同长了眼一般的冰刃前后夹攻,眼见秦双受伤,当即慌了神,抢至秦双身旁竭力去救,却已晚了一步。那紧缠不放的冰剑趁此之机撞上李西涯胸膛,虽然他自恃内能强大,足以强行撑住这前后两剑,却也是哗地即时口吐鲜血,一阵眼冒金星,紧抿下唇拥着同样负伤的秦双。
  岳昊一路兼程,身上同样有旧伤未愈,比李西涯秦双的境况好不了多少,幸而这昆仑剑他是自小看着长大的,招式来去再熟悉不过,故而算是三人中唯一还有余力接招拆招,凝神迎敌的人。
  以陆伯翰的功力与昆仑剑的威力,三人于陆伯翰眼中不过是负隅抵抗的虫蚁,消磨一些时间总能一举歼灭。当下也不着急取他们性命,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你们若是交出混元剑与秦欢,我便姑且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你休想!你就是杀了我们,我们也永远不会告诉你的!”秦双恨恨骂了一声,执着李西涯的手与身旁人深情对望了一眼。当年若不是秦欢舍命相救,兴许她已经被秦朔视作无用的棋子,亲自扼死在这铸剑台上了。今日她能为回护哥哥而死,了无遗憾。
  至于李西涯,只要能与秦双相伴相随,是正是邪,是生是死,总也心甘情愿。二人早已互通情意,不过一眼对视便知再无可惧。
  
  陆伯翰中年丧子,膝下二子陆子英与陆子豪相继意外辞世,孤家寡人最看不得旁人美满,心中怒意更盛,脚步一提,运力于掌,内能幻化的冰锥接连砸落在李西涯与秦双二人身上。二人接连躲闪,岳昊亦冲上前挥剑替二人除去冰霜侵袭,却也还是没全数躲过那重重攻势,好几道冰锥将二人硬生生地带着一身血戳穿在了地上。
  尚有还手之力的只剩岳昊这个眼中钉了。
  “岳昊,当年岳青云罪孽滔天,你是他儿子,本来就应该父债子偿,死不为过!枉我清源派宽宏大量,留了你性命让你重振苍穹,真是我当年瞎了眼了——”陆伯翰手中昆仑剑直逼岳昊,他留着李西涯与秦双一口气是为好生折磨审问,但这岳昊不容小觑,是个只要留他一口气就会纵虎归山的角色,且不论之前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是尽快取他性命来得安稳。
  “陆伯翰,这数十年间清源对苍穹动的手脚难道还不够多?!当年你留我性命却处处羞辱于我,逼我苍穹对清源俯首称臣,进贡无数,我苍穹早已饱受武林群雄耻笑,你还要处处挑衅逼我于绝境!如此‘恩赐’,请恕我苍穹受不起了!”旧事重提,岳昊好不容易按压下去的恨意隐隐又涌上心头。
  陆伯翰抚须怪笑:“这倒是反怨我了?你们苍穹若然能学乖一些,似那宣武一般早日臣服我清源,又何来之后诸多事端?要怪就怪你自己,和你父亲处处嚣扬跋扈,神憎鬼厌。没有武林盟主的命,还操着武林盟主的心,揽这些风头当然要付出代价——”
  染血倒卧在地的李西涯不由也加入了声讨陆伯翰的一边,问出了久埋心头多时的事:“陆盟主,那我爹当年可是你杀的?”
  “不错,既然你也要去下面陪他,我告诉你也无妨。你和这元教魔女爱得要生要死的嘴脸可真像你那个不成器的爹和秦朔一起厮混的模样——当年你爹三番四次阻我大业,身为正道大弟子竟然在一个魔道教主膝下承欢!真是恶心透顶!”
  “只要情投意合,又何来男女之别。可惜了……”李西涯骤然想到自李永仁背叛后,秦朔性情大变犯下的种种罪孽,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想必他父亲对秦朔也是心怀亏欠的吧,而他作为李永仁唯一的儿子又不偏不倚亲手杀了秦朔,不知他父亲若是九泉之下得知会是何等心情?
  
  昔日的假仁假义如今都被当面撕得粉碎,是时候用真正的较量一决胜负。
  岳昊与陆伯翰二人各自凝了毕生内能汇聚在剑锋中,千百道冰剑一并刺出,如决堤的洪水汹涌朝对头扑去。
  密布的剑阵对决了片刻,高手过招,胜负已然可见分晓。
  岳昊铮铮铁骨,强自支撑屹立不倒,可身体里的五脏六腑皆被那钻心冰剑刺得处处是伤,如同整个人掉入了万丈深渊的寒冰窟穴之中,还没有康复的病体再遭剧烈重创,登时口吐鲜血不止,薄唇被染得通红,衣衫上都是血。
  岳昊内能铸造的冰刃越来越少,以冰霜凝就的结界也渐渐开裂了,眼看下一霎便会抵挡不住陆伯翰攻势,教那凝在结界上的万千冰剑一并穿心。
  骤然有异响自耳畔传来,漫天飞舞的冰剑已然自头顶纷纷落下,岳昊眼前嗡地一黑,闭目待死。可奇怪的是,并未如料想一般有万箭穿心的痛楚自胸膛传来,待睁眼再去看,那一袭日思夜想的红衣正执剑立在他的身前,已替他将一切诛心冰剑悉数挡下。
  “秦欢!——”
  “哥哥!——”
  举座皆惊,纷纷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一缕幽魂。
  
  秦欢自剑中乍醒,气息还很紊乱,用混元剑替岳昊格去了部分冰剑,而来不及挡开的那些就放任它贯穿自己魂体过去了。这冰剑并非实体所铸,与魂体正好相似,被秦欢以身相挡后就消散一空,故此并未伤及岳昊。
  数不清多少柄冰刃自四面八方径直插入身体,痛楚万分。
  可身旁还立着岳昊与双儿,绝不想让至亲至爱之人看到自己狼狈模样,秦欢低声闷哼了几下,就又咬紧牙关忍住了。
  他在混元剑中神识混乱不知过去多久,只知道隐隐约约又回到了痛苦之源的地方,原本想一直昏昏沉沉继续浑噩下去,然而岳昊性命垂危之际,他蓦然又像上回魔气入体那般,不自已地径直闯出了混元剑外。
  大抵是束魂索命定的与宿主间的羁绊吧?
  也或许是比那羁绊还要难忘难舍的东西……
  
  秦欢回首温柔望了在场三人一眼,这一生唯一善待过他的人如今都在此地,便是粉身碎骨,他也断然要护他们周全。
  紫气从手中执的混元剑腾腾燃起,秦欢眸子里澄澈的光渐渐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的血红。
  岳昊身心皆痛,大惊失色,他是唯一了解秦欢如今境况的人。由于混元剑的魔气日渐侵蚀,秦欢很难维持一刻清醒,在神识清醒的状态下已经很虚弱了,刚才拼了命的以身护他,竭力为他格去冰剑,几乎消耗了他所有的精力。
  而唯一还能继续执剑的方法就只有,与魔气同化。但这只能短暂激化他的异能,顷刻过后,只会使他变得倍加虚弱,如同文明镇那一役一般,纵饮岳昊半身热血,难以维系半刻清醒。
  “欢儿,不要——”岳昊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吐出了久系于心的爱称,伸手去捉秦欢衣摆,却被猩红双眸的人用混元剑的剑鞘无情地使力撞开了。
  
  陆伯翰亲眼看见秦欢已成剑中孤魂,惊诧万分,但他毕竟是老江湖,见过的奇人异事也多,神识瞬间便又回到战场之上,凝神望着那一柄魔气四溢的混元剑。
  天下间最好的两柄兵刃,今朝终于有了交锋的机会。
  会是何等结局?
  甫一开战,岳昊、秦双、李西涯三人便被凛冽剑势逼得抛飞出了铸剑台,只得忍痛伏在铸剑台下抬头去看,铸剑台上的二人已然战得难离难舍。一直是秦欢手中混元剑占尽先机,攻势极盛,但那陆伯翰也不是省油的灯,御场全开的功力不容小觑,竟也挡下了秦欢接连不断的凌厉攻势。
  秦双跪坐在铸剑台下,目不转睛看了一阵,望着疯狂得有些陌生,双目一片血红的秦欢,不禁惶然问道:“哥哥这是怎么了……”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岳昊痛苦得声音都在颤抖,浓眉紧锁,不顾自己身上也有重伤,勉力挣扎着起身便要又冲入战局之中。
  
  岳昊爬上铸剑台的时候,混元剑与昆仑剑的剑锋正抵在一起,两股极强的内能往对头猛然冲去。
  冰剑消融,紫气弥散;盛极必衰,刚极易折。
  而后是在场任何人也不曾料想到的事:那两柄绝世名兵应声一同碎了,混元剑与昆仑剑自剑锋开始崩塌,断成一段段碎片,而后又化作了飘飘扬扬的粉尘,散落一地,同归于尽,与剑主一般。
  
  ……
  
  岳昊忽然想起小时候他在藏经阁里翻阅典籍,岳青云与他讲起剑灵的故事。
  “只有一顶一的绝世名兵里头才可能藏有剑灵。”
  “剑灵他们和人一样么?他们要住在哪里呢?”
  “不一样。平常就住在剑里,只有剑主可以驱使,没有剑主的时候他们自己就是剑主。”
  “那如果剑毁了呢,他们要往哪里去?”
  “……如果剑毁了,他们就会与剑一同死去。”
  “不,是比死更为残酷的事……”
  
  人死后变为鬼,鬼死后变为人。
  生生死死,轮回不灭。
  人不得长生,鬼不得长留忘川。
  剑灵却可以与上古兵刃一道,千年万年地飘荡在这个世间。
  而跳脱出轮回以外的代价就是,再也没有轮回了啊。
  

评论(54)
热度(35)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