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爱客]万万没想到之老板给我来一打白客(白色情人节贺文)

*祝爱客和大家白情节日快乐!
*稍仿了一点原作风,笔力有限写得不像的地方请多多包容><
*淘宝客服王大锤设定,其实是怨念他司周边真少的微吐槽【。


  
  01
  
  我叫王大锤。
  加入公司五年零三个月没有升职加薪。
  万万没想到,终于有一天我也成为了公司的头牌员工。
  
  “大锤,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公司网店的首席客服了啦。”
  ……啊,什么鬼,我们公司原来还有网店?!
  
  “来,‘万合天宜大卖部’的账号就交给你了,好好干哟——”
  ……大卖毛钱啊?这里毛都没有啊?!
  
  “网店新开张嘛,我也知道你不容易。下个月的业绩咱们就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你先卖它个一万件。”
  
  等等,一万件是什么概念?
  我先看看仓库刚发的上货单。
  
  【预售①】万合天宜 贺岁红包 
  正面图案:我——是——红——包
  背面图案:哈——哈——哈——哈
  
  ……哈你妹啊,设计能不能走点心啊?!
  
  【预售②】报告老板 X OOC【Yes,Sir!】手带
  介绍文案:戴了【Yes,Sir!】手带,有股神秘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身体……
  
  ……艾玛我去这也太黄了,不会是SM用的吧?!
  
  “老板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什么鬼东西,怎么可能有人买啊?!”
  “大锤,人活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梦想!——难道你就不想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好吧,这样一想还有点小激动。
  我宣布,万合天宜大卖部从今天起正式营业——
  
  
  02
  
  我叫王大锤。
  大卖部开张五天零三个钟没有卖出一件产品。
  万万没想到,终于有一天我也等到了第一个客户。
  
  “老板,给我来一打白客的周边。”
  我了个去,今天的第99个留言竟然不是僵尸广告号。
  “抱歉啊,这个没有。”
  “你们不是艺人公司吗,为什么连主演的周边都没有?”
  “哦,这位朋友,你可能对我们公司还存在一些误会,我们主要是负责拍广告的。如果你现在下单,我们会额外赠送你一瓶‘心纯净,行至美’的怡宝水……”
  “那就不能顺带卖一下你们的艺人吗?!买水送白客周边也是可以的啊?!”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我觉得你可以看一下这套‘【迷弟必备】万星人集颜社-易大星明信片’,28块8包邮,一套10张,每一张都保证有不同角度的光头。”
  “………………”
  “亲,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老板出道的第一套写真,拍的特别用心。”
  “你们就不考虑换点别的艺人做周边吗?!”
  “有啊,我们还有一款‘【骨灰级迷弟必备】孔六六大顺版小龙女可拆洗纪念抱枕’我觉得就hin适合你这样的真爱粉。”
  
  五分钟过去了。
  “亲,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们大卖部东西太多看花眼了呀啊哈哈哈!没事,我给你一个个介绍嘛。”
  ……哎,等等,这个人的头像怎么就灰了呢。
  说好的人生第一笔生意呢?
  
  
  03
  
  我叫王大锤。
  今天我错过了我人生的第一笔五百万。
  我不禁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停一下,虽然青春逝去了。
  可是我看起来一点都不青春的大学室友还在啊。
  没错,在我五年零三个月没有升职加薪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大学室友刘小爱还住在一起。
  而且在同一家公司,同一间办公室。
  所以在和我一起入职五年零三个月的时候,刘小爱也幸运地成为了在公司地位仅次于我的头牌员工——首席保洁小弟。
  他下班后一般会去夜场当驻唱歌手,我就在家边打LOL边等他回来。
  
  “浩哥。”这是他本名,我习惯这样叫他。
  “饭在电饭煲里,保温瓶里有热着的梨汤,你自己倒来喝啊。”
  “还有洗澡水烧好了,一会你先洗,等我打完这盘再跟你说。”
  
  刘小爱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我正好被打到双手离开键盘。
  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挤到我电脑边翘着腿坐下,随手拿我的号排了一场新的。
  
  “浩哥,你说大卖部这个月要是一件都卖不出去,我会不会被炒掉……”
  “不会,你放心吧,咱们这辣鸡公司能招到什么人。”
  刘小爱漫不经心地说着,边说边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
  
  “你说的好像也是,对了,浩哥,你今晚夜场唱什么了?”
  “你想听?”
  “你唱我就听。”
  电脑旁的铁盒里还有一颗润喉糖,我随手塞到他嘴里。
  
  刘小爱嚼着糖含糊不清地哼唱:
  生活的压力让我忘了自己是谁
  想做英雄 却还是那倒霉的王大锤
  ……
  
  “这歌词什么鬼啊,这破玩意肯定是浩哥你写的吧?!”
  “哈哈,这盘赢了!明天早班打卡,赶紧睡觉去——”
  
  
  04
  
  我叫王大锤。
  今天是大卖部开张第六天。
  万万没想到,那个头像灰了的真爱粉今天又来了。
  
  “老板,给我来一打白客的周边。”
  ……白客周边有什么好买的啊?!为什么要这样执着啊?!
  “抱歉啊,这个真没有。”
  “要不你看一下我们新出的官方年历,我们公司全员合照做的。包括我们的财务、司机、水电工、保洁小弟等等,应有尽有,总之你仔细找找,这一百多张脸里肯定有你要的。”
  “你们公司能不能上点心,像什么二刺螈一样多做几款周边,好好捧一下你们的头牌。”
  “什么头牌?”
  “白客啊。”
  “白客算什么头牌啊,你这人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想白客啊。出什么周边我买什么周边还不行吗。”
  ……我去,这也太肉麻了。
  “这样吧,我劝你不要粉白客了。你可以关注一下我们公司的新晋歌手刘小爱,他唱歌可好听,人也长得蛮帅。”
  当然不够我帅,不过为了冲销量这句话就省去吧。
  虽然刘小爱目前也没有什么周边可以买的。
  对面头像沉默五分钟又灰掉了。
  销售真是不好做。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的好员工,我把这个热心顾客的聊天纪录完完整整地保存下来发给了老板。
  ——里面所有白客的名字都改成刘小爱。
  
  然而万恶之源的老板根本没有认真看我呕心沥血的工作报告!
  “大锤,把眼镜脱一下,新戏马上就位开拍。”
  ……什么鬼啊,说拍就拍,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本职工作。
  
  “《鲜肉客服》第一场action——” 
  “大锤,眼睛睁大一点,眼神再犀利一点!对对对,要记住,你脱了眼镜就是白客——”
  
  
  05
  
  我叫王大锤。
  你也可以叫我白客。
  我们公司提倡复合型人才,简单来说就是领一份工资干好几个人的活。
  
  当客服其实也没有比当演员轻松多少,最棘手的事就是披着客服马甲遇到自己的脑残粉,日复一日地骚扰你,爱慕你。
  “今天也不用再说了,再说也不会附赠白客唇印的。”
  《鲜肉客服》上线以后,公司惯例出了一套全员明信片。虽然是全员,但作为真爱粉肯定要交信仰税非买不可。
  “买十套也不会有唇印嘛?”
  当然,要是让浩哥知道,岂不是要笑死我。
  “不过我可以让群演刘小爱破例签个名给你。”
  被卖了无数次刘小爱安利的对面终于忍不住打出一连串黑人问号。
  “……为什么每天都是刘小爱,客服葛格你坦白说吧,你是不是暗恋他?”
  
  “没有,没有,我没有,真没有——”
  关乎声誉清白的问题很重要,一定要大声说出心里话。
  “我们整个公司都是非常直——”
  “……算了,我给你个白客签名,下次不要乱说话。”
  “……好哒,我懂了。”
  
  总算把这个难缠的脑残粉打发走,刘小爱正好提着拖把从茶水间里出来。
  不看了,不看了,脸突然有点烫。
  万万没想到我也是会发烧的。
  
  
  06
  
  我叫王大锤。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我们老板说,当需要刷销量的时候,顾客就是上帝,顾客就是情人!
  为了让新一年大卖部的销量能顺利完成百分之一的指标,公司决定给我们的用户代表单独定做一个白客等身抱枕,作为白色情人节的惊喜回馈礼物满足他。
  正直如我对于这种无下限讨好客户的行为是坚决反对的!
  尤其坚决反对这个抱枕的选角。
  ……而作为客服的我,只好默默抄着快递单。
  
  说起来,这个脑残粉的收货地址离我们家不远啊。
  就邻着两条街的一个快递驿站。
  还好我平常下班都带眼镜,他就认不出来了,嘿嘿。
  
  对了,今天白色情人节要不要给浩哥买礼物呢?
  万万没想到他情人节给我送了礼物,浩哥选的垂耳兔真是超可爱,好想抱着它上班。
  ……哎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我们要在情人节这种日子互送礼物?!
  这难道是单身狗的互相慰藉?!
  
  
  07
  
  我叫王大锤。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万万没想到我的室友刘小爱给自己买了情人节礼物。
  
  “我去,浩哥,你藏什么啊,不就是充气娃娃吗。我又不是没看过你打飞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是,不是,这不是,真不是——”
  试图藏匿罪状在衣柜的刘小爱被人赃并获,说话声音都软了。
  层层叠叠的气泡纸拆开的那一霎,气氛真特么尴尬。
  
  全球限量独一无二的白客等身抱枕正正躺在刘小爱的衣柜里。
  “……刘浩,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上床了。”
  
  “敏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叫爱称也没有用!没有用的!
  “敏民,我喜欢你啊。”
  ——表白也没有用!没有用的!
  “我爱你。”
  ——亲嘴也没有用!没——
  “唔……”
  
  ……我也爱你。
  
  
  08
  
  我叫王大锤。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二十九年的单身生涯到此结束了。
  
  没有无理取闹的吵架和好决裂再吵架再和好,没有在两万英尺的热气球上强吻,也没有在铺满玫瑰花瓣的田野里求爱。
  因为遇到了最适合的人,所以没有半分犹豫,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双人床上的两张被子变成了一张被子。
  
  “老板,求白客唇印么么哒——”臭不要脸的人凑头过来。
  “滚,这么恶心的话浩哥你从哪里学来的?”
  “我看网上的迷妹是这样说的,学得不像吗,白老大~我要是好好说话你岂不是早就认出来了?”
  
  从此总算少了一个在网上缠人的脑残粉,但多了一个在床上缠人的死变态。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万万没想到——
  ……刘浩,为什么我总是被捅的那个,这不公平啊!
  
  ——END——


评论(40)
热度(95)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