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八)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929c10


  十八
   
  字字锥心,岳昊神识昏乱,忽闻李西涯续道:“岳昊,你现在有伤在身,我要是和你动手,胜之不武,双儿也会责怪我。你若然不肯交代秦欢的下落,那至少,这柄你从元教偷的混元剑我是要先带回去的。”
  “住手!——”岳昊猛地半撑起身,负伤的右臂紧紧扼住了李西涯搭在混元剑的手腕,伤处剧痛却仍纹丝不放。
  李西涯并未使力去抢,心下了然,松了扣剑的指,慨然叹道:“岳昊,秦欢在这混元剑里吧?”
  岳昊迟疑片刻,终是默然应了,川字眉紧蹙:“你们放心吧,混元剑我会严加看管,绝不会再流传入世。如今秦欢魂魄凝在混元剑中,我向他下了束魂索,你带不走的。”
  “什么,你竟然还对他用了那种东西?!”李西涯平日最爱钻研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宝,这方世人并不知晓的异宝他恰恰是从藏书里看过的,惊诧得合不拢嘴:“岳昊,难道你不知道这束魂索用了之后宿主就——”
  关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句话堵回去了。
  “我都知道,不必再说了。”
  犹如附骨之疽,终日需以心血作饲,天长地久,宿主日渐力竭。
  生老病死,轮回往复乃天命之数,束人魂魄,阻人往生,终归到底是逆天而行。亡魂滞留尘世的每一日,都是以折损宿主同等的阳寿为代价的。
  如此自损性命,数百年间少有一人愿往,非蚀骨爱恨不能为之。然而岳昊只是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无名指上束魂索幻化的白玉指环,岔开了话题问道:“我昏迷的这些日子,外头怎么样了?”
  李西涯脸上霎时笼起一层乌云,眼神一黯:“陆子豪今日在清源刚下葬,清源派的人现在都在江湖上疯了一样彻查秦欢的行踪。那些人都以为,秦欢还活着——”
  李西涯边说边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愧是毁天灭地的混元剑,难怪秦朔那个魔头会为之穷尽一生。当年幸好有秦欢舍命相助,我才能杀了秦朔。这混元剑要是落入秦朔手里,不知会死伤多少无辜性命……”
  然而可悲的是,当年舍命止去惊天浩劫的人,今日又亲手用混元剑铸造了一场新的灭顶之灾。
  后面这一句话李西涯没有忍心说出口,心下恻然,瞥见岳昊已是脸如死灰,转言安慰道:“因为文明镇的事苍穹派死伤了许多人,如今清源派也没有怀疑到苍穹的头上。这些日子我与双儿打理元教,知道掌门都是不好当的,你就安心养伤,一切等康复再说吧。”
  “多谢,伤愈后定当登门谢罪。”遥想起一路祸连元教与滴答派的诸多事端,岳昊愧疚难安,拱手肃容道。
  “不必了,只望岳掌门言出必行。还有好生照顾秦欢,双儿那边我会解释的。” 
  岳昊与秦欢二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李西涯从秦双那里听说了不少,如今亲自来看了一回,也算是多少能体会到个中滋味。
  束魂索的事他如今束手无策,只能回去与双儿从长计议,暂且成全那个为情所困的疯子吧。
  
  外头有人敲门进来给岳昊送药,李西涯搁下混元剑在岳昊房中,随之退了出去。
  岳昊喝罢糊作一团的苦药便屏退了下人,勉力忍住擦拭到伤处的痛支起身倚坐在床上,将混元剑从剑鞘里拔出来,用素色的里衣轻柔地反复擦拭。似乎是剑灵陷入沉睡的缘故,如今这混元剑意外地安稳,紫气暂时退下去了,跟一般的普通利刃没多大差别。
  保有着作为宿主的自觉,岳昊又在剑刃上划破了指尖,与往常一般习以为常地将落血融入剑身中饲喂。
  “韩弟,听得见我说话么——” 岳昊不抱希望地温柔唤了一声,四下鸦雀无声。
  “如今我还是该唤你作秦欢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该想起来了。”血海里向他走过来的那个人虽然只清醒了一霎,但岳昊毕竟看出来了,那是秦欢的眼神,五味杂陈地望着他。
  岳昊猜的不假,秦欢的确已经记起来,被父亲迫使殉剑的恐惧不甘,无助而无望的一生,唯一有过的一分温存被自己亲手扼杀撕碎,前尘百般痛楚与魔气入体的煎熬使他又回到了刚瞑目的从前,无知无觉地在混元剑中长眠。
  “我原想回到苍穹安排好后事再向你坦白,可惜已经太晚了。是我欺瞒了你,逼你手刃旧部,害你入魔屠戮……如今大错已成,虽百死不能稍轻一分罪孽,唯有一死谢罪。只盼你早日醒来……”
  先是混元剑事态失控,罪祸武林,其后又从李西涯处知悉秦欢昨日种种,岳昊悔恨入骨,死志已坚。只是心底难免还藏着一点私欲,只望能待秦欢醒来,亲自向他赔罪再行了结。
  遥想起今日覆水难收之境种种悉因他对秦欢的一腔爱恨而起,岳昊不禁抚剑幽幽叹了一口气。
  “山有木兮木有枝——”
  散发低垂遮住眸子,薄唇吻住了雪亮的的剑刃,剑锋勾破舌尖,模糊不清的话含着血四散流开。
  “我要是早些知道你受过的苦楚就好了。”李西涯说的每一句话都刻骨刺入心头,岳昊凄然苦笑,他今生挚爱之人原来受过那么多的凌辱,而他偏偏是最后知道的那个人。没来得及为他分担一分苦痛,反而是加倍地使他受难,还哪里有资格道那后半句呢。
  ……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不知……
 

——
双向单箭头太虐了_(:з)∠)_

评论(31)
热度(33)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