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五)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86ecba

*昨天第一遍发的时候在调试屏蔽的问题,发的内容不太完整,所以如果有昨天凌晨看首发的小天使可以再看一遍对一下>3<


  十五
  
  “和谐镇二十三人身故——”
  “自由镇三十六人葬身火海——”
  “平等镇五度交战,僵持不下——”
  
  陆伯翰端详着案上的武林盟地图,脑海里回荡着近日接连不断的战报,浓眉深锁。
  陆子豪热了一杯新的安神茶恭敬递到案旁,陆伯翰摆了摆手示意陆子豪搁下,正眼也没有稍看身旁人一眼。
  “唉,若是子英还在,依他的才智,必然可以堪破眼前迷局。”
  自陆子英身故之日起便一直活在比不过兄长的阴霾之下,陆子豪脸色铁青,却也只得忍气吞声应道:“孩儿定当助父亲一臂之力,早日彻查此案元凶,击退元教那帮十恶不赦的凶徒!”
  陆伯翰不置可否,端起茶盏淡淡呷了一口:“出去吧。”
  陆子豪刚走出正殿,迎面就撞上了前来禀报军情的人,当即拦住那个火急火燎的人问道:“前方有何消息,快说与我听。”
  “禀陆少主,据探子回报,有人在前线交战的火海里,见过秦欢的身影——”
  “什么,你是说元教少主秦欢?!那个人,他不是早就死了?!” 陆子豪恍然又忆起当年侠考镇与秦欢的一面之缘,那秦欢虽是魔教中人,却是风骨翩然,盖世无双,只消一眼就难以忘却。
  那场侠考由于他父亲陆伯翰背地里使了手脚的缘故,他未能与秦欢擂台对决。其后一去经年,猝然闻得那人死讯,知悉这一生再没有与他光明磊落对决一场的机会,心中着实有良多遗憾。不曾想,会在如此际遇再听到秦欢名号。
  “属下所言,千真万确!只是……”顿了片刻,禀告的人才心有余悸道:“传言那个人像是入了魔一般,身上的气息非常可怕,所至之地,无人生还!望少主与盟主务必要从长计议——”
  “知道了,父亲那边便由我去禀报吧。”
  
  等陆伯翰知道陆子豪领着亲从独自下山围剿秦欢的时候,陆子豪已经快马加鞭跑了半路。
  无论秦欢是假死也好,入魔也罢,于陆子豪而言总是个建功立业,让父亲刮目相看的好机会。
  这些年陆子豪日夜修习从未敢有半分停歇,修为与日俱长,渐趋御场境界,带下山的更是些清源派一等一的好手,一路利用清源派重重布下的线网打听秦欢消息,不多时已然沿路闯至文明镇。
  
  如今的文明镇经由岳昊重整旗鼓,亲自调遣了亲随掌管,已然一扫此前的种种恶行,既无恶霸欺凌之事,亦无荒唐条文祸害百姓。当真是一方人人安康无忧,万物欣欣向荣的安居之地。
  岳昊与秦欢一行此时正值返回苍穹派的路上,途中在文明镇落脚稍歇,一杯热茶还没喝罢,就听把守文明镇的人前来通风报信道:陆子豪率人来了。一行数十人,都是清源派不容小觑的武林高手。正在这文明镇里四处翻查,滴水不漏。
  此前文明镇侠骨实验一事正是被陆子豪一行独力捅破,如今这人打着武林盟的名号前来彻查文明镇是否有重踏覆辙的恶行,苍穹弟子上下皆不痛快,却也不得不好生招待,任由那帮人折腾。
  岳昊下山原是机密行事,如今带着秦欢与混元剑更加不便与陆子豪打交道,对清源派一行也只能忍气吞声,蛰伏在文明镇一处不起眼的密室之中。
  当夜,岳昊一如既往地拥着剑盒入睡,心烦意乱,一夜噩梦频作。
  忽而梦到与秦欢生死对决的那一日,他忍不住对那个人留了情,然而那个人的雷切剑却毫无半分情分可言,如雷电般刺痛的剑势深入他的五脏六腑,而今每逢天气寒凉的时候,还有几分旧疾难愈,彻夜咳嗽难眠。
  他梦见单雨满身是血的厉鬼向他扑来,冰冷刺骨的铁扇将他钉在地上,耻笑他枉为苍穹少主,忠奸不辨。
  他梦见他的父亲为保存他性命拔剑自刎,谢罪天下。他伏在父亲的尸首上痛哭失声,四周清源派的弟子都在冷眼看着。
  从那一日起,他就不再是从前的岳昊了。
  
  之后为了苍穹求存,为了报复元教与清源,他终究也做了如他父亲一般无可饶恕的恶行。
  漫山遍野的火光一夜夜地闯入他的梦里,将明将灭的良知一直在缠磨着他。且不说那些因此牵连的无辜亡魂,光是他唆使秦欢杀戮元教中人,已是罪孽深重。
  报仇的快意一度让他沉沦在厮杀中,丧失了神智。
  冤冤相报何时了。
  但愿陆子豪一行无功而返,那些理不清的前事通通到此为止吧。
  
  可惜,从故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
  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鸡啼打破了清晨的安宁,密室外头有人急冲冲地拍打着房门。
  “掌门,大事不好了——”
  岳昊睡眼惺忪撑起身,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藏在被褥里的剑盒。
  这一摸,登时整个人就像被迎头泼了桶冰水般清醒。
  剑盒的搭扣打开了,里头空无一物。
  ……昨夜有人进屋夺了剑?
  岳昊抬头看了一眼完好无缺的门锁,这断不可能,那么——
  
  岳昊一个箭步撞开房门,外头惊慌失措的人已是唇色发白,颤颤禀道:“昨夜陆子豪一行……全数遇害……还有秦欢,他似乎已经……”
  不等来人沉吟出个确切的形容,岳昊脑海一片空白,心头剧颤,不及整衣梳洗,提了剑就往外头失魂落魄跑去。

评论(29)
热度(30)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