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三)

这一章开始接连几章都稍有点虐,先预警一下……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71d3c7


  
  十三
  
  早在李西涯与秦双二人发现事态不妥之前,远在万里外的自由镇已是又一场腥风血雨。
  与文明镇前身相似,自由镇原来也是几处乌烟瘴气的山寨据点,身居要害之地,易守难攻,被苍穹派收伏整治后一直归由苍穹治理。直到苍穹破落,彼时仍由秦朔执掌的元教趁此之机大举吞并,从此便归属到了元教名下。
  这自由镇位于苍穹与元教的边境之地,两教势同水火,故而也是各自重兵把守的地方。如今受任驻守此地的执掌者正是当年跟随秦欢出生入死,四处杀伐,在明在暗一直保护秦欢的亲随小黑。
  
  天色尚早,岳昊孤身一人坐在酒肆二楼,要了几个下酒的小菜,却也没什么吃的心思,意兴阑珊地夹了两口花生米,又搁下了筷子。
  如今武林大乱,人心惶惶。连这座向来兴旺的自由镇也萧条了许多,各家紧闭门户,许多武夫也不再费尽心思去侠考镇赴考,纷纷换了安定的生计,上山劈柴,下田种地,出海捕鱼,都不愿意再卷入那场似乎已无休止的恶战之中。
  又有谁能想到,这纷纷扬扬的一场浩劫是他岳昊一手造就呢?
  死在他与秦欢剑下的人他记得清楚,皆是与苍穹结过仇的故人。但因此事由,有多少无辜性命被卷入?已然不计其数。
  岳昊拍着酒桌轻蔑笑了,笑他自己的心早已堕入泥淖,肮脏不堪,如他从前所鄙夷的清源派假仁假义的家伙一般,早已不配正道之名。
  他从随身行囊里捻出当年那本冠绝群雄的侠考证书,与他从前留在江湖的英名一同抛到案旁的烛火里,烧得一干二净。
  有那么一刹那,他看到自己的十指上沾满了鲜血,一晃眼,又变成了满洒的琼浆。酒埕子摆歪了,泼得一桌都是。
  “师兄,你又喝醉了。”
  四下无人,他听见剑盒里传来低语的关切声。
  “……没事的,到了晚上酒就该醒了。”
  
  到了晚上,整座自由镇都酒醒了。
  血光冲天,彻夜无眠。
  混元剑每回出鞘都比上一轮要更加的嗜血残暴,总要杀戮更多的人才能勉强止住剑锋入鞘,秦欢隐隐已察觉到混元剑日益加重的魔气,但岳昊夙愿一朝未成,他亦不甘心就此罢剑,使剑的种种不适为免岳昊忧心,通通独力忍下了。
  这些日子奔波在外,为免节外生枝,秦欢终日藏匿于混元剑中,纵有异样,也恰能以此掩却。而岳昊为武林诸事分心,进退两难,神思恍惚,亦不曾留心此间变故。
  白日也算相安无事,只是入夜后剑锋一旦染了血,就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细长的眸子渐染了衣裳一般红的颜色,污浊的紫气缭绕着剑身,也缭绕着执剑的人。
  四面八方迎上来的蝼蚁被混元剑逐一无情斩碎,秦欢挥剑荡去,如同一叶孤舟浮沉于血海之中,漂泊,飘零。
  无知无觉的杀戮,十八般兵器交织在一起,不知道血战了多久,只知道身旁兵戈交错的声音越来越少了。天旋地转,终有一分倦意,辨不清是力竭的疲惫,还是被魔气反噬的煎熬,秦欢手中长剑刺穿最后一个活人胸膛的时候比往常偏了一分。
  当真遗憾,如果他手中的剑可以再快一些,再果决一些,也就没有机会再听到那个人的胡言乱语了。
  “少主……真的是你,少主!”那个中了剑的人与从前死于秦欢剑下的劲敌都不一样,他既无惶恐畏惧,亦无愤恨怨怼,反而可以说是欣喜若狂,似不觉得痛一般。
  太奇怪了。秦欢眼眸里酒红的颜色诧异地减淡了一分,眉头轻蹙。这个人与这一声突如其来的称呼都让他如坠梦中,仿佛是从一场大梦又走到了另一场迷梦。
  “少主……你、你带着混元剑快走,绝不要让江湖上的人看见你……”大片大片湿腻的血从剑锋刺穿的地方往外喷涌,落得黑衣上布满了腥膻的味道。
  小黑与秦欢、秦双兄妹二人自幼一同长大,虽然只是影卫的身份,但秦欢一贯待他视若手足,情同兄弟。他为秦欢解过许多危难,亦受过秦欢许多悉心照料。其后,秦欢以身殉剑,秦双感念昨日情分还了小黑自由之身,更将其破格提拔,封为元教一方之主。
  只可惜……
  
  秦欢握着混元剑的手颤了颤,虽然他仍旧什么也想不起来,但他并不愚钝,深知眼前人必是从前与他有不薄交情,方能如此宽厚待他。
  他将手中冰冷的凶器抽回来,但一切已经太迟,被混元剑这样霸道的剑势穿破,哪怕不是一招致命,也断无生还的可能了。
  “当年是属下无能,害了少主……”秦欢之死,秦双小黑皆有良多懊悔自责,若是他二人早能看破秦朔计谋,哪怕稍多一分犹豫不决,或许也不至于将秦欢亲手送上刑台,害那人落得当场毙命的惨局。
  “今日得见……已无遗憾……”再也无力支撑,小黑双膝一跪,伏于秦欢足前,最后伸手想要握住秦欢衣摆,却徒劳地穿过了那一缕飘荡的游魂,什么也没有触碰到。
  秦欢静默望着倒卧在血泊里的人,回头再看这一地浸在血雨里的衣衫,蓦然觉得都有些眼熟。地上每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好像都在盯着他看,刺眼得如同一地的乱箭笔直刺入他的眼珠里,要将他鲜红的双目一并剜出来赎罪。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人并没有欺瞒他的必要。
  那么……少主?
  他曾经,是,元教的少主?
  
  怎么可能……
  那他与岳师兄……
  他与岳昊……
  又当,如何自处?!


评论(11)
热度(44)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