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二)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510163


  十二
  
  清源派二十三人一夜尽丧,鸡犬不留。
  和谐镇一战,武林举座皆惊。
  惊的是凶手手段之狠辣武林少有,更惊的是那二十三具死状狰狞的尸首上赫然能分辨出,凶手使的是元教的剑招。
  那个失了秦朔秦欢的元教竟然还隐藏着如此绝世高手,而且行事之狠辣丝毫不逊于当年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秦朔,这一场血案岂能不教武林群雄心惊胆颤?
  
  执掌元教的秦双顿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冤屈,纵是李西涯以性命相护,只要一日查不出和谐镇背后的血案凶手,这笔血债就只能一日日地算到元教头上。那一纸刚拟定的和谈也只能成为一纸空文了。
  李西涯与秦双两小口心乱如麻,揪住元教武功高强的旧部逐一彻查,然而还不等两人稍微查出个头绪,更令人头疼的麻烦事又出现了。
  这一回遭殃的是元教,整整一个分舵被人连环纵火,死伤数十。虽然那是个平日劣迹斑斑,流寇遍地的分舵,但好歹已归顺元教多年,与元教关系不浅,这一出无疑是回赠给元教的一刀。
  与和谐镇血案一般,元教分舵的肇事者也是茫无头绪。秦双一直查不出元凶,教中就一直有争议的声音,有人指责秦双懦弱怕事,一味退缩方教那清源欺侮到门前,这一场毒火分明就是清源所赐!有人斥骂那一纸和约,自古正邪不两立,偌大一个魔教竟然妄想要金盘洗手?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质疑的人越来越多,有人盛怒之下拂袖而去,有些早已被遣散的元教旧部甚至重执屠刀,大肆虐杀清源门人。起初的一点战火,按捺不住几番厮杀后,已成燎原之势。秦双在元教的声望本来就不高,众人只是看在秦朔秦欢的份上尊她一声教主,实权早已旁落教中四分五裂,根本控制不住局面。一旦有人出了刀,两派或明或暗的争斗便比比皆是,就连一直想要保持中立的滴答派也终究是无可奈何地拔剑与清源相向,成为了自元教之后的武林第二号劲敌。清源派与元教多年来的深仇旧恨,这一次似乎是不拼个你死我活不罢休了。
  
  连日疲于教务,秦双染了热病,卧床不起,幸而总有李西涯无微不至侍奉左右。
  “西涯,你不后悔么?”秦双刚喝过李西涯喂的苦药,倚着床上的靠垫低咳了几声。
  “双儿,我振兴滴答派本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有什么可后悔的。”李西涯轻轻笑了,从法宝箱里掏出刚研制好的可以持续降温十二时辰的冰袋,温柔系在秦双发烫的额上:“你好生休息,不要去想那些烦心事。元教也好,滴答派也好,我总会想到办法的。”
  “都是我的错,如果哥哥还在就好了……”秦双天性善良,因为自幼染病的缘故平日并不涉足厮杀争斗,此前行走江湖平安无事已是万幸之至,如今要让她身负教主之位实在是太过为难。
  但即使千难万难总也要走到最后一刻,哪怕只是为了报答秦欢舍命相救的深恩,也断不能将秦欢珍视的元教毁于一旦。
  “双儿,其实是我错了。那时候我一心盼元教向善,江湖再无风雨,却唯独忘了好生考量你的处境。时至今日,我才真正理解你哥哥当年的苦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孰为正,孰为邪,我已经分不清了。”
  李西涯原以为秦朔就是杀害自己生父的凶手,然而直到那场生死决战,才知道杀父之仇另有旁人。其后他在元教翻找到秦朔和李永仁当年互通的书信与遗物,其间绵绵情意,丝毫不逊于他对双儿的一往情深。三十年前的那段风月传奇,他早就听说过,也终于确信了。
  再后来,他在清源派不慎听到一些话,又不慎想通了一些迷局,即使不是为了双儿,滴答派也断不可能与清源再结交。
  世事难料,一切的瞬息变幻对秦双与李西涯来说都太过艰难苦涩。
  
  秦双病稍好几分就央求李西涯带她出房间走走,也没有出远门的心思,就是去秦欢墓前走,然后坐着。和从前一样,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总想要拉着哥哥衣角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
  那时候,秦欢总会温柔浅笑,安静地坐在一旁听妹妹说,然后等秦双一转身就帮她把不顺心的事都处理得干净彻底。
  当然,现在的李西涯也充当着这样的角色。虽然他比不上秦欢武功高强善解人意,但这颗珍爱秦双的心是分毫不差于秦欢对妹妹的宠溺的。
  秦双着一身海棠红罗衣,莲步走至秦欢墓前,取过李西涯怀里捧着的窖藏三十年的女儿红,酒水浅浅地斜成了一条线,伴着那两行夺框而出的眼泪,轻轻漫入了黄土之中。
  秦双每次来还是会哭,李西涯已经习惯了,虽然心如刀割,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一旁用鸳鸯手绢轻轻擦拭那张粉嫩的脸庞。
  试想一下,又有谁能忍受亲眼看着至亲兄长为自己枉送性命惨死祭剑的痛苦呢?当年秦欢凄绝殒命七窍流血的惨况实在太过触目惊心,连他看了也噩梦频作许久以后才定下心神。更莫说是与秦欢最为亲近的双儿了,自责痛悔从未离开过她的梦魇,哪怕是有李西涯日夜作伴,这样的锥心之痛恐怕也是注定要相伴至死的。
  “我想进去看一下哥哥。”秦双拭干了泪花,低声道。
  “双儿……”李西涯于心不忍,犹豫不决。
  “没事的……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了,你就破例让我去一次吧。”当年秦朔与秦欢下葬完全靠李西涯操持,秦双就只在秦欢下棺的时候见了最后一面,只一眼已然肝肠寸断昏了过去,之后李西涯便一直只敢让秦双在墓外候着,断不敢再让秦双进墓触景伤情。
  但秦双自己真正做了决定,李西涯也拦不住她,两个人便推了暗门沿着石阶往下走,每一步都走得很轻,生怕打扰了里头人的安眠。
  秦双执意要开棺见秦欢一眼,李西涯心下暗自思忖,下葬时日已长,恐怕那个人早已化作一摊森然白骨了吧……但毕竟这是双儿的亲哥哥,他也没什么好畏怖的,便顺着秦双心意替她开了棺木。
  棺盖打开的一霎,两个人大惊失色,当场愣住了,棺木里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放着混元剑的暗格也已经被人巧妙地撬开了机关。
  李西涯与秦双面面相觑,略一思索,终是不约而同地叫出了那个名字:“不好,是岳昊!——”


——


三次元事太多不知不觉竟然拖了一周才更真是非常抱歉!
顺带推一下前几天写的爱客海底捞看频作文短篇>w<
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6a5a1a

评论(12)
热度(33)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