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一)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493cef


  十一
  
  时至初春,两道栽的树木皆长出了新的绿芽,健硕白马载着浅蓝长衫一路远去,夹杂在芬芳花香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恰赏了一路的好风景。
  岳昊这一趟走的从容,更似是哪家的贵公子闲来无事出门游山玩水的踏青之旅,但真正要打听的事也早已在沿途探听清楚了。
  如今的江湖时局与岳昊暗访元教之时又有了许多不同。
  这数月间,先是滴答派在江湖上名声大振,广招门下弟子。那滴答派大师兄艾劲原就坐拥家财万贯,李西涯意外走红后接的广告更是一本万利,给新招弟子发的福利自然要比其他门派好出不少。艾劲有钱有福利,李西涯有武功有名气,虽然不似清源派陆子豪靠脸招揽弟子有先天优势,好在见钱眼开的苦力壮丁也还是顺利抓到了不少,甚至一些在别的名门正派混得不痛快的侠士也纷纷倒戈投奔滴答派。
  遥想当年,那滴答派不过是几个不成气候的家伙如同过家家一般闹出来的名堂,而今俨然已成为可与宣武相提并论的后起之秀,当真是不容小觑。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滴答派壮大后就铁了心地处处维护元教,几乎可以说是在元教险要之处均或明或暗地布满了滴答派的人,同枝连气。
  李西涯身为正派之后,又有独力除去魔教教主少主、揭露苍穹侠骨实验等种种大功,原是武林正道皆一致看好的独苗,而今行事竟无一不偏袒元教,武林盟主陆伯翰固然是气得不轻,只是碍于已故师兄的情分,又有师弟严颇频频为李西涯求情,一时进退两难。
  还没等他登门向李西涯兴师问罪大义灭亲,那个人倒是先找上门来了,当着武林盟众豪杰聚首一堂的面,三跪叩请武林盟与元教就此罢战。
  那元教只剩下秦双一个小姑娘打理,本来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为表洗心革面的决心,更是将过往那些恶贯满盈的旧部都遣散了,剩下约莫一半的人,没犯过什么罪孽,也多是些武功平平之辈,断然起不了什么风波。
  故而,那陆伯翰也不知是真的虚怀若谷,又或是机关算尽。总之是当真答允了李西涯的请求:与元教罢战,以三年为期,若是元教痛改前非,江湖上的前尘旧怨便一笔勾销。
  
  ……
  岳昊邻着窗坐在酒馆二楼,听身旁几个江湖中人品茶论道至此,不禁冷眼嗤笑了一声。
  因为暂且动不得滴答派,所以倒不如折回头先把苍穹收拾个彻底?
  毕竟陆伯翰心里清楚得很,一贯狂傲的岳昊是断不会忍得下当年那一口恶气的。
  与其等苍穹派韬光养晦重振旗鼓,当然还是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要好得多。
  
  想当年,他岳昊也曾,鲜衣怒马,一腔正气。
  到头来,终是悟了,什么黑白正邪江湖大义,不过都是你死我活的一场较量而已。
  
  
  入夜后,岳昊戴了斗笠,掩去面容,一身夜行衣悄然隐行于月色之中。
  此地乃和谐镇,却并不和谐,乃是清源派与元教相邻的一处驻地,由清源派重兵把守,历来与隔壁的元教中人有良多纷争。
  因那陆伯翰前些日子刚下了与元教的止战令,才总算有了一分安宁。
  
  ……啪嗒。
  是剑盒打开搭扣的声音。
  静谧的月夜从此被撕碎,永无宁日。
  
  岳昊提了一埕烧酒,那是出客栈的时候刚热上的。
  他用佩剑削了酒埕的泥封,醉倚在青色的瓦片上喝。
  身旁是风声,雨声,疾风吹落枝头新放花蕾的低语声。
  混杂在沙哑的刀剑交错的喧嚣里。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岳昊才只喝了半埕的酒,酒坛里摇晃的琼浆还是温热的,也就比地上滚溅的血海要冷那么一点点而已。
  不得不承认,秦欢手中的混元剑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强太多。几乎是在秦欢卸下剑鞘的一霎那,坐在高处往下眺望的岳昊已经只见得一片血红了。那一袭红衣睥睨踏在血雨之上,剑锋所过之处,如同踩碎蝼蚁一般,目光可及的一切都被秦欢手中混元剑吞噬撕碎。
  岳昊在血雾迷离中看见和谐镇执掌人的头颅落下了,那正是当年跟随陆子豪斩杀苍穹弟子的那一张脸,他可记得分毫不差。
  ……虽然来得有一些晚,可苍穹派的复仇终究是开始了。

评论(12)
热度(33)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