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十)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4457e8


  十
  
  醉梦之事,二人皆心照不宣地绝口不提。
  然而于秦欢心中,总觉得似是种下了一层被岳昊捅破的窗纱纸,影影绰绰地有些什么隔着破洞流泻进来了,若要仔细去看,又觉得如烟如雾什么也看不真切。
  经过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纵然秦欢是个傻子也该看得出来,岳昊待他又岂止是师兄弟之情?便说是视若珍宝,也毫不夸张。
  岳昊每日前来探望秦欢,风雨不改关怀备至,连那具早应长埋黄土的残躯也照料得一丝不苟,更衣梳洗一事不落,比对待生人还要细心体贴。每回秦欢久经推辞也摆脱不得,只得转过身佯装没看见了。
  幸而游荡的孤魂并没有冷热温度,不然那张俊俏的脸庞早已是红云遍布。
  
  恬淡安宁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久得岳昊似乎早已忘记了当初开掘秦欢墓穴的初衷。
  然而人世沧桑,江湖风雨飘摇,悲喜总不由人。
  岳昊这些日子沉溺于与秦欢的故梦旧情之中,对门派之事不经意间就有些疏于打理。直到在正殿接过那份欺人太甚的战报,方从醉梦中惊醒,气得当场摔了手中玉盏。
  以九龙帮为首的数个早已归顺苍穹管辖的帮派一并叛变了。
  若是那些土匪据山为王自立门户也还是情理之中的事,他岳昊亲自领了演武堂弟子前去收拾即可,大不了一番恶战。
  但这帮歪瓜裂枣的恶人竟一夜间统统投奔了清源门下,还在江湖上散布谣言,说是苍穹派管辖不力,掌门岳昊自私自利,剥削民脂民膏,民不聊生。他们受陆子豪深恩感化,决意为清源效力,听命于武林盟主陆伯翰。
  这分明就是清源派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岳昊将战报撕得粉碎一脚剁在地上,怒火三丈,想必是那姓陆的老匹夫年事已高,要给他那个宝贝儿子陆子豪多添些江湖美名,顺便再打击打击好不容易有了一分起色的苍穹。从前侠骨试验一事,陆子豪已是一脚狠踩在苍穹脸上,今日卷土重来,还净按些莫须有的罪名,岂能不教人恼火?
  
  可他苍穹跟清源如今战力悬殊,若是公然开战,不仅白白葬送门下无辜弟子性命,恐怕还会让清源得了大肆进攻的借口。若是苍穹派数百年的基业毁于他岳昊之手,他又有何颜面去见岳家列祖列宗。
  进也不得,退也不是。岳昊一直是个火爆脾气,如今让他强忍这口恶气真是比当胸砍他一刀还难受。
  当夜回到玄环玉洞见了秦欢也没有了往常的笑意,川字眉紧蹙,满脸不快之色。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岳兄生气了?”秦欢倚坐在一旁,体贴问道。
  岳昊满腔怒火还哪里按捺得住,当即对着秦欢把江湖上的破事通通呵斥了个遍,咬牙切齿地将那清源派痛骂半日,又听了秦欢一番劝慰的话,心情才略微平复些许。
  冷静下来后,岳昊心头逐渐浮现出一个想法。若是放在从前,他是断然不肯使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的。但如今是非常之时,与清源派那帮伪善之徒多年的争斗,已经令他渐失去理智。
  岳昊目光犹豫不决地投向秦欢,还没等他把心底话整理出个头绪,那个人仿佛已经洞察了他的心思。
  “岳兄战意若定,我便作你的剑。”秦欢微微一笑,起身从石壁之上取下了那柄一直空悬着的混元剑。
  他无心伤人,但既然是得罪了岳昊的人,自然就是该死之人。
  有违天理使用这柄旷世魔剑所落的血债罪孽,他心甘情愿为岳昊背负。
  “启程吧。”秦欢将混元剑双手奉至岳昊面前,岳昊方接过剑,那个人已经隐作一缕青烟藏身于剑锋中了,“在外行走,多有不便,有劳岳兄看待。到了要处,自当助师兄一臂之力。”
  为掩人耳目,岳昊仍将混元剑收归剑盒之中,系于身后。匆匆将门派要务向亲从交代毕了,换上便装,一人一剑顶着月色下了山,一路策马往清源派的驻地而去。


——

狗男男下山蜜月旅游顺便怼天怼地【x

 
评论(8)
 
热度(36)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