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狄白/昊欢/爱客] 我爱你(情人节贺文,完结短篇)

(前文有虐,后文高甜!狄白昊欢爱客三生三世设定,送给爱客的情人节贺文♥)


*【】为河蟹内容,无河蟹戳:

http://weibo.com/5026708431/EvxA9mzM7?type=comment#_rnd1487083818218


  我爱你
  
  
  
  “我们白家人智商低,但是信誉高,说好的三生三世,就是三生三世——”
  
  一
  
  狄仁杰系着红线视若珍宝的烟斗被白元芳没收好些日子了,这人到中年,身体是每况愈下。整天吞云吐雾的老烟枪年轻时候还可以肆意纵情,随心所欲,如今已是说生病就生病,说卧床不起就卧床不起。日日夜夜地咳嗽,起初只是咳血,到后来像是五脏六腑一并咳出来了一般。
  狄仁杰卧在榻上轻轻捻了捻指,生老病死,每一样皆躲不过的,他经过一番精密推理,知道自己大限已至,只是一直不忍心跟那个死心塌地在病榻旁忙前忙后的人说。
  白元芳总是骗他,会好起来的。
  不,以白元芳的智商,或许是真的相信他会好起来……
  狄仁杰脸上浮起了一丝苦笑,他这一生不畏强权,不畏伤病,不畏生死,但真的怕极了让白元芳难过。白元芳稍蹙一下眉头,他的心就要痛上一阵。他就这样撒手走了,那个傻子一定会哭成泪人吧。
  如果说这一生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没法和白元芳白首偕老,只得先到奈何桥头望着他了。
  
  白元芳端着药碗进来,从床上扶起狄仁杰,轻轻吹了吹还有些热的药汤,一口一口细细喂到狄仁杰嘴里。
  “等你好了,我和小小白陪你去醉仙楼喝酒。”白元芳放下药碗,伸出舌头舔去狄仁杰唇边药汁。这些日子,他既要全心照料狄仁杰,又放心不下他们收养的义子,为二人之事来回奔波,满脸已是掩不住的倦色,但他不愿让狄仁杰为自己挂心,双眸仍是亮晶晶地眨巴着,唇角努力挂着笑。
  狄仁杰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像刚卧床那样,可以趁着白元芳送上床前的机会抓住人一顿乱搞了。
  不过白元芳向来最懂他心思,知道他总是想要,一翻身已然钻进狄仁杰被窝里,温柔搂住病得瘦骨嶙峋的人,由上及下地一顿亲亲抱抱,像是发情的小白兔伸出红红的舌头舔舐得停不下来。
   相濡以沫数十载,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都知晓得一清二楚。小白兔熟练地侍候着大灰狼,褪去那人里衣,【【】【】【】】
  “小白——”狄仁杰心满意足地长吁了一口气,倚着枕边人轻声叹道:“我狄仁杰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
  “可惜是我命薄,不能陪你走到最后……”狄仁杰说话声音越来越轻,蓦然又开始了新一阵的骤咳,来不及等白元芳掏出手帕去擦拭,已然咳得两个人身上都沾染了血污。
  “狄仁杰!”白元芳一脸焦灼,拍抚着狄仁杰的背。
  “小白,你还年轻。我走后,你再找个照顾你和小小白的人……”狄仁杰靠在白元芳肩膀上,气若游丝嘱托道。
  话音未落,白元芳就气急败坏地咬了狄仁杰一口:“狄仁杰,你把我白元芳当什么人了。我告诉你,你要是真敢抛下我一个人不管,下辈子我一定会缠着你、报复你——”
  “不止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你不准死得比我早,而且我、我要长得比你帅!还要比你聪明!” 白元芳眼眶通红,泪珠一个劲地往下滑,恨恨骂道。
  “好啊。”狄仁杰含笑应了,细若蚊蝇的声音续道:“但我永远比你爱我更爱你。”
  双唇轻启,最后一句情衷飘散在风声里——
  “我爱你。”
  
  我爱你。
  我永远,永远都爱你。
  三生三世,不弃不离。
  今生情衷,来生再续。
  
  狄仁杰溘然长逝,白元芳泣不成声,双目落血。
  从此不分昼夜,不辨日月,不知万里河山。
  良辰美景少了你,与刀山火海寒冰炼狱又有何分别。
  
  白元芳形如槁木,守尸不离,于狄仁杰辞世七日后,独坐家中心衰而亡,同棺而葬。
  从此,世间再无狄白侦探事务所美名,徒留那一柄“烟斗竹子材,斗尾绑红绳”,向后人反复传唱着那段刻骨铭心的佳话。
  
  
  二
  
  苍穹派掌门与元教教主的生死一战惊动了整个武林。
  这江湖中人是谁都知道十年前那一场恶战的,那时候秦欢还不是元教教主,化名韩欢潜入苍穹,翻云覆雨,一番好手段将苍穹整得一蹶不振,苍穹少主岳昊更是家破人亡,差一些江湖上就再也没有苍穹派的立足之地了。
  那岳昊对秦欢自然是恨之入骨,自继任掌门以来,便以铲除元教,手刃秦欢报仇为己任,日夜苦练武功,不惜修炼邪术,遍寻修行法宝,几经走火入魔方练就了一身傲视武林群雄的绝世武功。
  这武林人士都是好事之徒,当然想看看这两个当今世上无人能敌的高手对决会是何等境况。
  然而战报出来后,却是教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一夜飞霜,华山之巅四野茫茫的尽是皑皑白雪。
  岳昊使出最后一招之时,已经做好了和秦欢同归于尽的准备。
  十年前他与秦欢决斗是他输了,十年后他与秦欢决斗他也未想过会赢。
  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十年前他在使最后一招的时候留了手,十年后秦欢在使最后一招的时候放了剑。
  “你的武功长进许多,当今世上再也没有人能伤到你了。”那一身红衣染了满身的血花跌坐在雪地上,眉目间却是笑着的。
  岳昊手中长剑贯穿了秦欢胸膛,呆立当场。
  
  长剑刺破秦欢身体的那一刻,他与他皆想起来了。
  想起那一世的他因病辞世,想起那一世的他赌气掷下的誓言。
  终于明白,为何今生一见如故,再见倾心,哪怕阔别十年,相聚时的点点滴滴仍然记得一清二楚。
  是啊,这一世你比我聪明,而我太笨,太笨了……这么拙劣的游戏,竟然不曾看破。
  若是秦欢执意杀他,早在苍穹之时就有千百次下手的机会。之后苍穹破落,更是个一举剿灭的大好时机。可元教自秦欢执掌,就再也没有做过一件对岳昊对苍穹不利的事。反而是苍穹几度险被清源吞并,均有高人神秘相助,击得清源节节败退。若不是秦欢,又是谁呢?
  
  “我早就想把这条命双手奉还给你,只是怕你被其他人欺侮,只得一直躲着你……如今,我便放心了……”秦欢倒在岳昊怀抱里,就像前世白元芳搂着狄仁杰那样,两个人紧密相拥,再也分不开彼此。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岳昊怆然涕下,想要去帮秦欢止血,但是那剑锋贯穿的是致命的地方,纵是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
  “这一世是我对不起你……别哭。”秦欢勉力抬手拭去岳昊脸颊的泪珠,轻声安慰道。
  那些秦欢身不由己而为之的往事,岳昊已全然不再计较,只是痛恨自己痛恨上苍,竟然在他亲手杀死秦欢的时候,才醒觉这个人是自己前世今生挚爱之人,这是何等残忍的一出闹剧! 
  也正是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上一世他早白元芳而去,于小白而言是多么可怖的一件事。无法想象,那些每一秒都犹如走在刺刀上的日子,他是如何忍受过来的。
  “下辈子……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秦欢气若游丝,强忍穿心剧痛倾吐情衷,倒在岳昊怀抱里头颅一歪,已然当场断了气。
  
  北国飞霜,再冷也冷不过心头千疮百孔的伤。
  岳昊搂住秦欢尸首,轻轻捧起那低垂的头颅,一遍遍细细亲吻秦欢双唇。
  这一世他与他不曾相知相守,已然天人永别;不曾共赴巫山,多少长夜徒添空叹。
  如今他只能对着这具毫无知觉的躯壳,用最亲密的爱抚珍而重之地告诉那个人:
  
  我爱你。
  我永远比你爱我更爱你。
  纵阴阳相隔,海枯石烂,此情永世不渝。
  
  传说,苍穹派的掌门岳昊在那一战中亲手除去了魔教宿敌秦欢,为武林剿除一大祸患,论功劳,论武力,皆可赏武林盟主之位。
  然而就在那一战的七日后,岳昊辞去苍穹掌门之位,自刎于华山之巅。
  暖和的日光照着苍茫的白雪,重重的积雪掩盖下,从此又添了一对相依相偎永不分离的爱侣。
  
  
  三
  
  天台上都是血迹,多得触目惊心无法直视的血,一刹那间把来人的双眸染得通红。
  一路飞奔跑来的罪魁祸首撞开铁门,踉跄着跌坐在天台上。
  他后悔了。
  后悔接下那笔生意,为了钱和利益出卖阿杰。
  即使拒了这笔生意,他会被好几个帮派的人追杀,那又如何呢。
  只要死的人不是阿杰就好了。
  挂了阿杰的电话之后他就想通了,他愿意代替阿杰去死。
  可惜,没有如果。
  
  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他以为他会来得及挡下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混混,然而事实上是,等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
  阿杰倚坐在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的水箱旁边,头颅低垂着,一身整洁的西装沾满了尘泥污垢与被践踏的脚印,身上落满了各种利器穿刺击打造成的伤。
  ……阿杰已经死了,因为轻信了那一个他永远不会拒绝的电话而死。
  
  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他紧搂住阿杰,哭得昏天黑地,连身边此起彼伏混杂的声音都听不清了。
  恍恍惚惚间看到许多宛如隔世的画面,是他在病榻上搂住这个人难舍难离,是他在华山之巅抱住这个人自刎相随。
  是他和他,生生世世,轮回不灭。
  
  
  四
  
  “浩哥,醒醒——”脑门突然被人敲了一记,那熟悉的声音终于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蓦然睁大眼,怀里抱着的“阿杰”已经生蹦乱跳地活过来了,双眼亮晶晶地眨巴盯着他看,跟从前的白元芳一模一样。
  “怎么了?浩哥你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罗宏明伸手关切地摸了摸刘浩额头,然而温度正常,看不出是哪里烧坏了。
  “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刘浩揉了揉太阳穴,一下间涌入了太多记忆碎片,闹得他跟狄仁杰发病一样头痛不已。那些故事遥远而模糊,像是看了一场自己拍的新戏。然而锥心刺骨的切肤之痛又哪里是一出戏台上的剧本所能体会到的。
  “收工了吧?去换衣服,我们回家。”刘浩瞥了一眼手表,今天没有折腾到大半夜真是感谢上帝,时间还来得及和他家敏民吃顿好饭,再带点烤串回家看球。
  罗宏明掏纸巾擦掉了脸上涂的脏污和番茄酱,习惯性地搭在刘浩肩膀上,两个人边走边说笑:“哎,刚刚子墨夸你这场演得超赞,柯达临时改的剧本你也发挥的很好啊!说实话,你都差点把我给吓到出戏了。”
  “你也是啊,刚刚你就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吓死我了。”刘浩嗔怪地瞪了隔壁人一眼。
  “……可特么这剧本就是这样写的啊?”罗宏明有点小委屈。
  “……柯达写的什么鬼剧本!我们拍的不是报告老板贺岁篇吗,贺岁篇发什么便当啊?!”刘浩忍不住在背后恨恨怼起了同事。
  还在公司改稿的柯达打了个喷嚏,感觉今天莫名有点小委屈。
  
  那年是2013年,刘浩和罗宏明同居的第七年。
  从2006年开始,他们大学同寝四年,北漂同居三年。
  从cucn201走到万合天宜,走到更广阔的舞台天地,一直是彼此间最亲密的亲人,朋友。
  
  好像从大学寝室报到的第一眼开始就依赖上了对方,之后无论上课吃饭甚至是毕业后的工作玩耍都形影不离。
  许多人羡慕过他们之间的感情,这样绝无仅有的缘分,果然是三生三世的羁绊吧。
  
  在只有两个人的一方小天地里发生过太多温暖的故事,甜蜜得好像要把过去几辈子受的苦难都全部弥补回来一般。
  一如既往地,罗宏明枕在刘浩大腿上看阿森纳的球赛,刘浩叼着巧克力味的pocky戳他,两个人嘴对嘴啃一根pocky,几口就到头了。
  趁着某人看得正入神,刘浩咬走了最后一口pocky,嘴顺带往下滑了一点,在那双甜甜的唇上轻撮了一口。
  “敏民,好吃吗?”
  那双小眼睛终于从电视上转过来,眉头打结地瞥了刘浩一眼。
  想了一下,还是老实答了:“再来一包。”
  
  他们之间有没有过争吵与冷战呢?
  或许也有,但总是一觉睡醒就忘记的程度,对着那个人怎么可能真正生起气来啊。
  彼此都是看不得对方皱一下眉头的性格,心疼对方都来不及,还怎么生气。
  
  认识罗宏明以后,唯一一次让刘浩觉得冷的夜晚大概就是罗宏明要搬走的那一天了。
  “你真的要走?”
  “……嗯,东西我都收拾好了。”
  “……那你走吧。自己照顾好自己。”
  他尊重他的选择,所以不去问他原因,也不再去劝他。
  只是罗宏明走后,刘浩本来就不太规律的作息更加一片混乱了,除了上班就是喝酒,刚开始在家里喝,喝迷糊了觉得屋子里全是罗宏明的影子。那些他们拍过的对手戏,那些他们上辈子经历的故事,一股脑地涌上了头,逼得他快要整个人都疯掉。
  之后就到酒吧里喝,喝得烂醉如泥,浑浑噩噩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怎地就被人捡走了,更不知道怎地那个人又用一直揣在兜里的旧钥匙开了家门把他拖到沙发上。
  
  “浩哥,醒醒,醒醒——”罗宏明一路被刘浩压得几乎喘不过气,坐在沙发边上一个劲地喘:“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至于吗……”
  “敏民,别走!”也不知道刘浩是醒着还是醉着,总之是当真发疯了,按住隔壁还没回过神的罗宏明一顿乱亲,满嘴的酒气都灌到了罗宏明嘴里。
  罗宏明不喜欢跟人开过分的玩笑,如果换了是别人这样发酒疯,肯定黑着脸一拳锤下去从此绝交。
  但偏偏是刘浩,有什么办法呢,可能是上辈子欠这个人至少五百万吧。
  刘浩似梦似醒地抱着他喃喃呓语,罗宏明安静地听着,忽然就失去了推开刘浩的力气。
  “我爱你。我永远比你爱我更爱你。”
  明明是句表白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罗宏明听了竟觉得胸口一阵阵钝痛。
  
  酒能乱性,之后那些事情是他们相识七年第一次做,但一切又默契得惊人,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做的模样。刘浩熟练地把罗宏明公主抱到床上,【【】【】】
  罗宏明半推半就地挣扎了几下,终究是让羞耻心随风去了。
  早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在澡堂里互相嬉闹把对方赤裸裸摸了个遍,后来两个人有了一点名气,总被粉丝往基情的方向调侃,虽然嘴上说说笑笑不在意,心里却多少还是有点微妙的异样。因为这一分别扭,两个人就尴尬地各自收敛了一些。至少坦诚相见这样的事,这几年还真是不太好意思做的。
  万万没想到,【【】【】【】【】【】
  “明明,舒服吗?”
  称呼越来越亲昵,刘浩声线本来就极好,哄罗宏明的声音更是甜得像一口蜂蜜。
  等到怀里抱着的人红着脸点头应许了,他才敢继续往里放肆。
  
  覆雨翻云,许多朦胧遥远的记忆也随之翻江倒海地灌进他们脑海里。早在第一世结缘的时候他们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错过了那么多世轮回风霜,终于又走到一起。终于有一世,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岁月可以相伴,让我这辈子终于握紧了你的手。
  日上三竿事后烟,快乐一世似神仙。
  第二天恰巧都是他们的假日,真是万幸之至。不然他们两个集体翘班或者一身吻痕地出现在公司,恐怕第二天就要被请回归幕后了吧……
  罕有地睡到了自然醒,醒来的时候还光溜溜地搂作一团,仅裹着一张被子在外头。
  刘浩伸手刮了刮罗宏明鼻头,闷声问道:“小白,今晚还回那边睡?” 
  醋意大得能将人整个淹死,罗宏明伸手弹了弹刘浩大腿,边弹边笑:“刘浩,你还真跟个房子怄气?那不就是个离公司近,方便放东西的储藏室吗。你才是我的家啊。”
  “最近我接了个新片子,工作时间实在没日没夜。之前好几次我回来差点吵醒你,你睡得浅,我搬出去就是想,要是我在外面忙的太晚,你自己好多睡一会。”
  爱意溢得满屋子都是,刘浩一脸满足地搂住罗宏明痴痴发笑:“是啊,我们一直,想分开也分不开——”
  
  
  尾声
  
  2017年2月,万物复苏。
  
  在距离情人节只有两天的时候,宝木中阳大婚,成为了继熊王之后cucn201第二位成家立室的男人。
  猥大的cucn201只剩下两个没有结婚戒指的“单身狗”了。
  有好事的朋友跟着起哄他们,行事素来低调的两个人说说笑笑又掩饰过去了一年。
  
  
  2017年2月14日,中宵。
  
  两个忙着跑各种节目,还要给粉丝念情人节祝福的大忙人到了半夜才有空聚在一起。
  刘浩搂着罗宏明躺在大床上,头枕在罗宏明肩膀上:“今天那段话,再念一遍给我听。”
  罗宏明侧了侧头:“哪段?”
  刘浩的眉头又打出了一个死结:“你给那么多人念情人节告白,就不给我念啊?”
  罗宏明无可奈何地笑出了声:“工作的醋你都要吃,你还行不行了——”
  
  最后还是经不起刘浩满床打滚地求他,罗宏明清了清嗓子,一脸宠溺地望着趴在床边的人。
  房间里关了灯,但是窗外的月色流洒进来了,洒得一地都是,正好足够让他看清楚那个人深邃的眸子,里面都是他一个人的身影。
  
  他温柔而坚定地念道:
  
  我爱你,
  我在清晨六点的微光之中爱你。
  我爱你,
  我在早上八点的公交车上爱你。
  我爱你,
  我在上午十点的键盘声中爱你。
  我爱你,
  我在中午十二点的喧闹声中爱你。
  我爱你,
  我在傍晚六点的暮色之下爱你。
  
  那声线比给公司交作品的时候更甜蜜了一百倍,是真真正正只有热恋之中的人才会念得出的感觉。
  
  “我爱你——”
  他与他拥抱在一起热吻,开始过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节日。
  他坚定不渝地在那个人耳畔继续念道:
  
  无时无刻,
  每分每秒,
  永生永世——
  
  都爱你,
  都只爱你。
  
  他想起许多年前第一次看见他的网名。
  “one love?”罗宏明指着电脑屏幕笑了笑。
  “是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的意思。”刘浩扭过头望着他认真解释道。
  
  ……
  
  One love to you,明。
  
  
  清晨六点的微光影影绰绰地照进房间,照得人春心荡漾。
  刘浩悄悄溜下床,从衣柜里鬼鬼祟祟地掏出一个小盒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等罗宏明醒来。
  “如果你嫁给像我这样一个帅气的男子,你会——”
  小白,隔世的誓言,今生还算数吗?
  我想再照顾你一辈子,完完整整的一辈子。
  
  罗宏明被窗外的微光照得眯了眯眼,不等刘浩把话说完一伸手就抢走了盒子,根本看都不看里面是什么,随手塞到枕头底下就继续睡。
  那张涨得像初日一般红的脸埋在枕头里,按捺不到三秒还是破了功,笑得像罗红花儿一般甜:“我愿意。”
  
  ——END——
  
  
  作者碎碎念时间:
  
  
  1. 爱客是我第一次萌rps也是第一次写rps,由于入坑时日尚浅很多东西还是一知半解,文章中可能有不少和三次元有出入的地方,请当作平行世界阅读><
  2. 我其实有很多年不写,也一直不擅长写现代文和甜文。万万没想到,真爱使人振作,但毕竟还是笔力有限,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各位前辈多多包容!
  3. 狄白昊欢爱客三生三世的设定真是太好吃了!我爱他们!我爱每一个时空的他们!PS:打个小广告,写完这篇就要继续肝昊欢的《合欢》连载去了,是有糖有刀的中篇正剧,感兴趣的欢迎来围观>////<
   4. 最后,一天肝出了7K的情人节贺文,懒惰多年的我一定要为自己点个赞!给心爱CP产粮脑补他们在平行世界过节才是情人节的意义啊!祝各位同好节日快乐!


评论(37)
热度(108)
  1. 小七哥哥于微 转载了此文字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