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西涯侠][昊欢]合欢(七)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16554f


  七
  
  眼见秦欢一饮而尽,岳昊连眼皮也没有稍眨一下,提刀便要再划出一道血口,仿佛那锋利刀尖刺进肉里并不觉得痛,一颗心全然吊在了秦欢身上。
  “住手——”
  热血入喉,秦欢神识清醒了许多,急忙坐起身,伸手想要夺过岳昊手中匕首。
  冰凉的触感抚过岳昊手腕,二人不过咫尺之遥,触手可及的距离,却又是咫尺天涯。
  岳昊剑锋一转,收归入鞘,望向秦欢的眼神尽是关怀不舍。
  秦欢被岳昊盯得心头一痒,连忙低首避开了那道过于灼热的目光:“已然无碍了,多谢相救。”
  岳昊稍宽下心,掏出贴身手帕包扎了伤口,整衣危坐,忽闻秦欢问道。
  “我从前,是个怎样的人?”
  
  岳昊脸庞顿时激起一层寒霜,他与秦欢自相识至今,他是事无巨细一一记得,但若要他将这些事娓娓述来,承认自己有眼无珠真心错付,这无疑是往他不曾愈合的伤口上猛撒一把盐,也实在教他挂不住颜面。
  ……秦欢啊秦欢,从前,总是你百般欺瞒,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倘若而今换我骗你一回,又是何等滋味?
  岳昊转念一想,眼珠子骨碌一转,已然编造出一番真假难辨的话:“你啊,是我岳昊的师弟,天赋异禀武学造诣超群,自你拜入门派,我便信任器重于你,想与你共谋大业,还这武林河山一片清明。”
  忆起秦欢初入门派的那些时光,那些一生中最为快乐的岁月,岳昊唇角禁不住微微上扬:“我岳昊这一生只得你韩欢一个师弟,这偌大的苍穹派从来只有你一个人懂我心思。我原想等我当了掌门,便封你为副掌门。什么户堂、政堂、演武堂,尽归你一人执掌便好。”
  
  岳昊话语里的宠溺之情溢于言表,秦欢侧耳静听,禁不住也微微勾了勾嘴角:“岳师兄,那后来呢?”
  这熟悉又陌生的称呼刺得岳昊胸口一痛,沉声道:“你足智多谋,出师之日便被派使潜入元教内部,化名秦欢。那元教尽是邪魔外道之人,岂料你当细作的日子久了,竟受奸人蛊惑,与他们同流合污,背叛苍穹与我,甚至还盗取了苍穹至宝神农玉投奔元教——”
  秦欢闻言诧异不已,双眸蓦然睁大,不敢相信,却又不敢争辩,他仍然什么事都记不起来,只得抿着下唇良久无言。
  岳昊窥见秦欢一脸茫然,心头解恨得很,接着圆谎道:“这元教都是手段毒辣的恶人,他们后来知晓了你的往事,自然不肯放你生路。我与元教力战多时,夺得这柄历代教主相传的混元剑,不曾想你竟在剑中。”
  秦欢对岳昊的话深信不疑,脸色灰败,黯然道:“这样说来,是我负了岳师兄负了苍穹,虽万死亦难辞其咎。”
  言毕,直身长跪,肃容拜谢:“岳师兄不计前嫌相救于我,只怪我今生罪孽深重,命浅缘薄。此等大恩,唯来生愿为牛马,结草衔环相报——”
  岳昊百感交集,长叹了一口气:“你虽不仁不义,我却不能对你无情无义。从今往后……你便留在我身边吧。”
  “愿为使遣,不敢有误。”
  
  秦欢出乎意料地乖乖上钩,岳昊大喜过望,也就不消用那束魂索折损秦欢了。将束魂索握在手中默念口诀,可自由伸缩的异宝便拢成了指环大小。捻在手中抛了抛,套在左手无名指上恰是再适合不过。朴实无华,与他这身素喜清雅的月白衣裳很是相衬。
  ……那么,他与秦欢之间的血海深仇还要不要报呢?
  当然是要的。
  可秦欢已然身死,他就算真如此前所言将这个人挫骨扬灰一把火烧了,似乎也只是些不痛不痒的报复。
  倒不如,就从让秦欢领略一次上当受骗的滋味开始吧。
  岳昊如此一想,满嘴胡言的负罪感就减轻了很多。至于究竟要怎样报复,他与秦欢还有许多时光,之后再想似乎也并无不可。


——


我开坑之前以为他们会先虐一段再开始发糖的,结果真的开写了发现我控制不住我的键盘啊!曾经是个后妈的我对着昊欢虐不过3秒啊!233

  

评论(12)
热度(39)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