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西涯侠][昊欢]合欢(六)

终于写到见面了,超开心!
前文传送门:http://yuweiww.lofter.com/post/325ce5_e0f270e


  六
  
  岳昊双眸几乎要滴出了血,颤声问道:“你忘了?”
  秦欢望向岳昊的目光一片空寂,略一颔首。
  “所以你……都忘了?忘了?!”岳昊满腔烈火像是突然被浇上一桶冰水,不可置信地喃喃反问。
  秦欢轻轻挑了挑眉头,有那么一霎,他觉得眼前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但当他竭力去想,所能忆起的最远记忆不过是身死一刻的痛楚,仿佛四肢百骸被一缕缕撕碎,身上的血被一滴滴吸吮流干。
  他就在那样不可名状的剧烈痛楚里沉沉昏睡,再醒过来,已经在不分昼夜的一片混沌里,隐约知道自己已经算不得人了,但生前种种与而后种种却是半分也记不起来。
  “抱歉,我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剑里头,好像我就是这柄剑,这柄剑就是我。”秦欢轻抿下唇,打量了一阵岳昊道:“你我从前可有交情?”
  交情?岳昊不禁凄恻苦笑,由此至终都是他一人执念不放,秦欢对他岂有半点情分。
  “无论如何,你先把剑放下吧。这剑魔气太重,若是生人碰得久了,会噬人心魄。”
  秦欢好意相劝,岳昊却并不领情,反而把手中混元剑攥得更紧。
  他不惜代价勾来秦欢魂魄,不曾想会是此般境况。从前他饱受秦欢骗弄,如今对这个人的话已不敢全信。略一思索,岳昊便起了试探秦欢的念头,沉声喝道:“时至今日为何你仍要骗我!什么忘了,你这分明是存心袒护元教装疯扮傻!今日你若是不坦白供出神农玉的下落,便好好品尝这束魂索的滋味——”
  岳昊运气于掌,一抬手,那道束缚在秦欢尸身之上的束魂索已然挪到了混元剑之上。混元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但竟也不是那束魂索的敌手,整柄剑霎时被紧紧勒住,无法自斩枷锁。
  飘摇在半空中的魂体顿时被束魂索锁住,像是身上被同时钉入了千百根钢针困在铁柱之上,分毫动弹不得。奈何岳昊问的话秦欢是当真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只得闭目强忍痛楚:“你说的这些……我并不知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岳昊依然不敢轻信秦欢,满腔仇怨忿恨也早就想找个出气的机会,当即冷声笑道:“那你就在这里好好想,什么时候想起来了,这绳子就什么时候解开。”
  
  岳昊尊为一派之主,每日固有繁多公务,把秦欢扔在玄环玉洞置之不理便回正殿忙碌去了。自元教回来岳昊一路疲惫不堪,处理完公务不经意间已然在书房伏案浅眠。
  朦朦胧胧间入梦来的与往常一般,又是秦欢。
  他忽而梦到单雨欲杀秦欢的那一日,他晚了半刻赶赴,眼睁睁看着捆在木架上的秦欢被单雨划破喉咙。那个人张了张嘴想要叫他岳兄,然后就垂下头颅没了声音。
  他忽而梦到与秦欢并肩剿灭山贼的的那一日,秦欢为救他性命中了那一根毒镖,而后他背着秦欢在苍穹的山道上跑,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实在太远太远了,好像总也跑不到尽头,那个人伏在他背后的气息越来越弱,弱得终于听不见了。
  他忽而梦到去元教闯秦欢墓室的那一日,他推开楠木棺盖,里面只得一具落满了灰的白骨。他伏下身子将那副白骨紧拥入怀中,突然一切都变成灰烬了,只余满地的飞灰簇拥着他一个人。
  他听见自己的哭声,又听见自己的笑声,他的喜怒哀乐,总是都为了那一个人的。
  
  梦醒了,再也按捺不住。
  时至深秋,天气寒凉,岳昊连避寒的外袍也来不及穿上就往玄环玉洞跑,一路直奔密室。远在石门外已然听见秦欢吃痛的呻吟声,然而等岳昊推门进去,秦欢叫痛的声音登时忍住了。他向来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从不肯在旁人前示弱,除了亡故之际,几乎就没从让别人看过自己不堪的一面。纵是这束魂索教他如万箭穿心般痛楚,也不愿意让岳昊听见一声呻吟。
  岳昊心如刀割,顾不上拷问的事,马上把混元剑的束魂索收了。只见秦欢脸色比从前苍白百倍,倒卧于地,像是一股风一吹就会消失的沙子。
  岳昊伸手想要扶他起身,然而手指穿过了秦欢魂体,什么也触碰不到。
  “韩弟!——”情急之下,岳昊脱口唤出久埋在心头的名字,他原本只想试探一下秦欢,并不知道束魂索对魂体的伤害如此之重,而今看到秦欢几近昏迷,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岳昊勉力逼自己定下神,回想了一下束魂索的使用指南,里头似乎有那么一句……
  岳昊心下了然,掏出随身匕首,避开要害果断划破手腕,跪下身将流淌的鲜血凑到秦欢嘴边。束魂索缔结二人的联系后,施术者平日可以自己的功力浸养亡魂,危急关头,则需生人以鲜血为引,将阳气传入魂体内,可延续魂体生机。
  秦欢眉头紧锁,不愿饮岳昊热血。然而张开嘴刚想要出言回绝,虚弱的魂体已经自作主张将那股流淌的殷红全数吸摄进了体内。从苍白的双唇里涌进去,而后像是朱砂划了极长的一笔,沿着透明晶莹的魂体一直往下滑,悉数消散在了秦欢心头的地方。
  


——


护妻狂魔岳日天,恨老婆永远恨不过3秒钟【。
  


评论(17)
热度(57)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