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花羊BG]《浩气长空》

浩气长空


1

  抬头是灰暗的天,低头是灰暗的地。恶人谷似乎永远皆是如此,看不见一线的光明。只有荒凉与寂静……又或者是,无尽的血腥。

  恶人谷高地,四周尽是崎岖不平,没有落叶的枯树七歪八扭。是离正谷极远的一处荒野,

在这种平常的日子里,更是无人问津。


  已是暮色时分,高地之下却是腾地跃上了一道漆黑人影,倚坐在老树阴影后许久的人也是欣然起身了,望着来人微微一笑,唤道:“文玉。”

  只见来者扬手摘下青黑的面纱,晃了晃松散束在身后的长发,笑道:“姓暮的,你来的倒也算是准时。”

  “故人久违,岂敢有负。”暮江遥伸指在湛蓝的腰带上扣了扣,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浅笑道: “玉儿,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你着桃红的衣。”

  “你就不觉得冷艳的黑衣似乎更适合我么?”女子不甘地一皱眉,稍顿后却还是顺从地解去了披在外头的黑色外袍,露出里头极好看的桃红的裳。

  恶人谷女子本就是极少,似眼前女子般清秀而不显艳俗的更是凤毛麟角。身着浅蓝道袍的男子便不由得被那桃红迷去了目光,怔怔吸了一口气,然却又在下一霎半闭眸子,转身低声道:“黑衣的确好看,只不过也要是看人的。有些人,唔,着了比较像乌鸦……”

  “暮江遥!”女子毫不客气地狠狠一脚踩在隔壁人的靴上,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怒道:“你才像乌鸦,你全家都像乌鸦!”

  “你见过这么俊俏的乌鸦么?”暮江遥带笑回头,看见身后女子确实已经生气后方忍住了笑,背手叹道:“好了,不与你开玩笑。再晚一些我也得回谷了,明早尚要启程往南屏山上输送物资一趟,今日相见,恐怕又仅是稍聚而已。”

  

  “嗯,也总算是……比不得相见的好。”方相见,已又是别离将至。女子眉宇间不由也有了几分忧色,收回了踩住暮江遥的脚,轻声叹气。

  “这些日子以来,你过得好么?”文玉微微抬头,杏眸水波黯然,问。

  “好……这些日子以来,投奔谷中的兄弟多了许多,虽然皆不算是相熟,可好歹是能有个照应,倒也算是不错了。”暮江遥抽过腰间拂尘浅扫了一下附近树墩上的污尘,向身旁人笑道:“坐下吧,你一路奔波,想必早已是累了。”

  “也幸好万花谷离此地未是甚远,若是在藏剑山庄那般远的话,我可真是不愿来你这种鬼地方瞧的。”在树墩上坐下的女子忍不住抱怨道:“你啊……与我一般作个逍遥自在的散人不是挺好?你看这恶人谷,每日皆是无尽的杀戮,连天气都是格外的阴沉,又有哪一点是你真正喜欢的。”

  暮江遥侧过头,不敢去看女子带嗔的眼神,苦笑道:“你知道的……我,我放不下帮中的兄弟们。那些人……后来一直陪伴着我。”

  “所以就能放下一直以来坚持的道义,背负为世人所不齿的恶人名号了?”女子红唇一扬,嘲道。

  “生死两边分,善恶一线间。”暮江遥默然:”进恶人谷已有大半个年头,我见过最善良的恶人,却也见过最冷血无情的浩气。”

  “江遥……你变了。”女子先是一怔,复又是一叹道:”我有时总忍不住想,若然再是如此下去,是否连你与我也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

  “就算有,你也舍不得下手的。”拭了拭道袍上的纤尘,暮江遥回身望向那个既是万花谷数一数二的名医,却也是万花谷数一数二精通花间游内功,杀人于无形的女子,淡淡一笑道。

  “……唔,你真的这么以为么?”

  “我……呵呵,不知道。”

  

  “玉儿,那你呢,怎么还是没有上浩气盟?我知道,你的心是属于浩气盟的。与我……过往一般。”有些不解的男子微微蹙眉,虽然不愿意看见彼此兵戎相见的一天,可是他分明知道那个女子是渴望站在浩气盟高高的山巅上,身着明蓝若碧天的衣裳,与浩气盟大多数的人一样,为了心中所谓的道义而战的。

  “你莫管我。如今这样,不也是颇好么?”女子眸间闪过一丝失落,却又固执地扭过了头:”我如今,时常独自上浩气盟采摘各种所需药材,在栖霞幻境下歇息,日子很是逍遥。何必多此一举,似你这傻子般日日过刀锋舔血的生活。“

  “长空令现,罪孽无生……刀锋舔血,快意恩仇,方算是真正的江湖,你说是么?”暮江遥解下身后佩剑,寒光出鞘,执在手中把玩笑道。

  “等你哪日刃敌一百的时候,方来说我的立场吧。”抚了抚别在腰间的孤心笔,女子半闭杏眸,桃红的衣在这片昏暗的荒野中尤显美艳。

  “……或许当日,我更应该和你一起去浩气盟的。浩气长空,唉……”醉眼于那一片美艳十分的桃红,暮江遥长叹一声,收了剑挂在背后,仰首望天道。

  “罢了……你有你放不下的,我亦有我所搁不下的。浩气长空……终究不似是我们年少时想的那么简单。”忆起昔日在稻香村时与那少年许下过的一同前往浩气盟的诺言,女子不由幽幽一叹。

  岁月风云,江湖路远。当日的少年又有谁会想得到如今是这般的分隔,宛如在两片不同的天空下一般。

  

  “天色晚了,玉儿你早些回去吧。不然遇上昆仑山浩气与恶人混战的话,纵使你功夫再好,也是容易被误伤的。”暮色已深,纵是多有不舍,男子亦是一狠心,先行送客道。

  “好……但愿下次相见不是兵戎相见之时。”


2

  之后又过了许些日子,暮江遥也硬着头皮由一个只往南屏山输送物资的闲人被提拔到了前线的战场上。于是无论手中剑锋利与否,也只得紧握在手中,决绝往前而行了。

  浩气与恶人之争,自古不休。今日是恶人在南屏的大肆进攻,直逼浩气盟蓝天之下。第二朝,又是昆仑大规模的浩气逆袭,血染冰河。

  手中剑越发的麻木,暮江遥昔日对浩气盟俘虏的恻隐之心也早在一次次看着兄弟与自己的累累伤痕时消失殆尽。

  “暮大哥,昨天抓回来的两个浩气战俘怎么处理?”

  “……给小紫试试新的蜜蜂吧。”

  

  曾经觉得最是惨无人道的事,如今也能在闭目间作出了。

  毕竟暮江遥与所有恶人谷的兄弟都知道,若是他朝,他朝落在了浩气盟之人手中,受的酷刑恐怕是要比如今的更重百倍。

  对待“恶狗”无需留情,对待“耗子”,也是本应如此的。

  

  暮江遥已经不太记得在一场场大大小小的战役中,自己的剑有否斩杀过上百的浩气中人。只是偶然空暇回恶人谷一个人静静在高地上独卧时,会突然想起,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文玉,那个桃红衣裳,脸若桃花的女子。

  文玉……暮江遥闭目想时,才发觉向来竟皆是那个女子先找的他。天大地大,江湖渺渺,万花谷地处绝境,万花中人飘渺若出尘的仙子。自己又如何能够,再与她取得半分联系?

  是什么时候开始逐渐淡了相见?……大概终究是,自己的手中,沾上第一滴浩气鲜血的时候。

  浩气长空……真是一场太过遥远的旧梦。

  

3

  “追——快追!不要让那个恶狗逃脱了!”后头吆喝的声音逐渐变远,从南屏山上的浩气营地盗窃密信出来,暮江遥一路疾奔,不顾身上所负刀伤,一路拐过几个山道,悄然一纵身,埋入红衣教圣地附近的密林之中,屏息看后头的浩气往长江那头追去了,方敢稍稍喘气。

  确定暂时安全后暮江遥先察看的还是怀中密信,此份密信有关江湖新近与浩气暗中结盟的一众小教,对恶人谷来说,乃是极为重要,否则也不消他孤身一人潜入敌阵,冒此大险行事。

  可惜终究是落了不轻的伤……密林离红衣教极近,红衣教与浩气盟一般,皆不是好惹的主。眼看四周危机四伏,暮江遥只好缓缓半闭了眸,等待入夜后寻找出逃之机……但愿身上的伤能够撑下去。

  

  “醒醒!暮江遥……你醒醒!……江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竟就在这密林中蜷缩着入睡了。暮江遥蓦然惊醒之时,只见山边的太阳亦已西斜,挣扎着要起身,伤口处却痛的只能惨生一哼,难以动弹。

  “疯子!……”耳畔声音温柔而熟悉,带着几分的喝斥。暮江遥如梦初醒,迷糊望向半跪在自己身旁的人:“玉儿……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见我了。”

  “你伤势严重,莫要乱动。我这几日在此处附近替刀宗门下弟子疗伤,本欲趁着太阳西斜之时出门采药,想不到竟遇着了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桃红衣裳的女子披了一件青纱,比往日看起来更加温婉许多,叹气道:“趁着这个时候浩气众人多在长江边上巡视,我带你在刀宗营地找个帐篷稍作歇息吧。

  “……还有,你先把你那件晃眼的道袍脱了,刀宗与纯阳向来多有争执,我不欲多生枝节。”文玉方想扶着暮江遥起身,复又想起了些什么,连忙帮着暮江遥解下外头染血的道袍,解下自己披在外头的青纱,让暮江遥掩着里头的单衣小心翼翼往前行去。

  

  身为替刀宗弟子义诊的医师,所受的待遇自然也是颇高。文玉搀扶着暮江遥回至自己一人独居的帐篷之中,安置好伤者,便连忙去外头准备各种伤药去了。

  “玉儿……”待女子再回来替伤得迷糊的人上药时,方发觉躺在床上的人竟有几分高烧,神智也有几分不清了,艾艾低语道:“我……当真想你。”

  “你受了刀伤。”坐在床边的女医者眸间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旋即又恢复了正常,侧过头不去看床上人道: “还有高热,神智不清。”

  “没有……”床上似醒非醒的人苦笑:“这些日子以来……我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剑越发的麻木不仁,只有想起你,想起那些年和你许过的‘浩气长空’的誓言时,剑才有几分莫名的颤抖。”

  “能够成为一名恶人……是好事。你初入恶人的那些日子,其实我时常担忧你似过往一般,心中所存善念太多。不过今日,我也终于可算是安心了……”桃红的袖子仿佛有一股醉人的香气,香气满盈一室。

  “你知道么……进恶人谷之前,我一直……仰慕司空仲平般刚正不阿的人,我还想……与那个鬼魅般的天旋影并肩……还有月弄痕、可人……我……”终究是神智有些迷糊了,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声音哽咽,低低抽泣,仿佛那些人都不是他如今处心积虑、拼了命要去对付的人般。

  “我知道,你热爱浩气的一草一木……你还梦想过有一朝接继浩气七星之一,铲尽天下不平之事,浩气长空,横剑江湖……”温香如玉的手沾了伤药,轻轻掀开男子衣袖,一边上药一边黯然道:“若是时光重来,我宁可那日哄你、逼你上了浩气盟,也好比今日看你如此痛苦来得要好。”

  “若是时光重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会是怎般的抉择。”

  

  暮江遥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后,方在帐篷里踌躇半刻,外头便施然走进了那个端着汤药的女子,柔柔笑道:“服下吧。你昨日高热烧得真是厉害。”

  “好像是……”暮江遥晃了晃头,印象中昨夜好像对文玉说了许多许多的话,可是到底说过哪些,有没有说最重要的那一句他已经记不得了。而且,如今也已经不能再记起来了。浩气长空……那就是一段尘封的旧梦而已。

  “暮江遥。”望着坐在床上的男子服下了药,文玉突然缓缓闭了杏眸,又缓缓睁开,少有的正色道: “今日别后……惟愿相见无期。若得相见……前尘莫念。”

  “你……”暮江遥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目,望向那个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人,握碗的手差些便要一颤,良久才勉力紧闭了眸,苦笑道:“好……前尘莫念。”

  “这些日子以来……我时常替浩气盟的人义诊,看了许多的伤者,包括那些,伤在你剑下的人……有一日,谢渊谢盟主前往营地视察,他问我是否愿意留在浩气盟,以一个医者的身份,又或者是,三军阵前的战者。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考虑……直到昨夜,我方想明白……其实我,是当真不愿意成为下一个你,在无法追悔的失落中惆怅一生的。“文玉接过男子手中已空的药碗,没有丝毫往日的戏谑,一字一句认真道。

  “对……你说过的,浩气长空……浩气长空!哈哈——”暮江遥一手搭在床沿上,突然仰头大笑,直至笑得太猛又牵起了身上未愈的刀伤,不由又连连咳嗽道:“文、文玉,你说过待我杀敌一百的时候……便有资格评诉你的立场。如今我当真做到了……你也当真如我所愿般,踏进了浩气盟的大门,如此甚好……”

  “浩气长空,如此甚好……”


4


  那个桃红衣裳、面若桃花的女子当真拜在了浩气盟的门前,换了一套飒爽湛蓝的霁云长衣,与浩气长空一般的颜色。

  而那个浅蓝道袍的男子安全回至恶人谷后也换上了一套暗红间素白,云纹飘逸的太清衣,还是道袍的模样,只是那一抹暗红更适合在战场上厮杀,染上不同的人的鲜血而已。

  暮江遥回谷后又呆了许久、争取过许些后勤的工作,直到前方是真真的不够人手时方一咬唇,负上一把雪色龙渊,策着望云骓辞尘去了。

  本以为回至南屏便是免不了的兵戎相见,生死一线。然而令暮江遥意外的是,回至南屏后一连三日作战,竟皆不曾看见那个如今湛蓝衣裳的女子。那个……依旧脸若桃花,笑似清风的女子。

  

  “我听说……近日浩气多了一名新将,唤那什么玉的万花女子,很是难缠,可有此事?”按捺不住,暮江遥坐在南屏的恶人高地上一边灌酒,一边向身旁的小弟打探问。

  “有!那女子姓文,长得很是不错,兄弟们都说如果搞下来了一定要一同享用的……哈哈哈!——咳!不过那女子医术与远攻皆是一流的好手,听说连谢渊那狗贼也是宠爱她十分,我们许多兄弟都被她伤得不轻。暮大哥你若然想要把那女子搞下来,恐怕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呵呵……我就随口问一句罢了。大家喝酒,喝酒!……”

  

  暮江遥真正对上文玉是几个月后的事情。

  那日清晨,长江格外的大雾,雾气氤氲,恶人高地酒香弥漫。

  外头有探子急急入内,向帐中高地的主事一躬身,禀告道:“据我方探子回报,浩气为解决昆仑一边困境,昨日夜里已遣派两个团前往支援,其中多有南屏人马。如今那帮浩气皆在路上,此时此刻,正是攻占南屏浩气阵营的最佳时机!谷中传来指示,此事只宜速决!——”

  “好!兄弟们如今便动身,杀那些耗子一个措手不及!——”南屏如今的恶人主事是一个性子火爆至极的大和尚,一拍桌已是冲出帐外。

  “主、主事……”暮江遥皱眉,想唤一句“从长计议”已是身不由己,只见与浩气已是僵持良久的恶人兄弟听闻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反攻的机会,个个皆是眉飞色舞,纷纷抄起各自的兵器。

  “唉……”暮江遥摇头,也罢,又不是不曾跟浩气盟的人打过硬仗,大不了再来一场便是。念及如此,便也是匆匆抹净怀中的龙渊宝剑,与众人一道往长江岸上去了。

  

  “先攻赤马山营地!”将来时乘的船泊在江岸旁,派人留守后,恶人谷的一众人便纷纷杀上了往日久攻不下的赤马山营地中。

  “恶狗来袭,大家小心啊——”赤马山营地留守的只有平日浩气数量的三分之一不到,只见一个个蓝衣束发的浩气弟子纷纷拔出了腰间武器,与恶人谷众人展开又一番极为凶狠的厮杀。

  暮江遥心中虽有几分莫名的不祥之感,然而此时此刻难得看见敌方兵马稀疏,也是大喝一声,屏弃了心中各种杂念,长剑刷地刺出,战于战阵中心。兵戈交错声与厮杀声纷繁回荡于谷中,久久不灭。

  

  浩气不但是人少,更有越战越退之势,一众恶人只道今回是胜券在握,一雪前耻。然而正在众人等待旗开得胜之时,后方不知是谁突然一声大喝:“不好!中耗子的埋伏了,大家快撤——”

  众人蓦地一惊,刷地回头一看,只见已是深入赤马山营地的众人俨然是被包围之势,往赤马山营地来的长坡上尽是一身湛蓝的浩气中人。

  “长江沿线的船舶已经被我们所控制,恶人们,束手就擒吧——”今日浩气众人之首竟就是那个久未露脸的清秀女子,只见文玉红唇浅浅一笑,一手执笔,架在腰间,身后是数之不尽的浩气中人,只怕比原来驻守的浩气人数尚要多两倍不止。

  

  “哈哈哈,盟中的各位兄弟总算是到了,那我们今日便是有所牺牲也是值得了!——”趁着恶人这边主事的大和尚一下出神,赤马山营地的一个守卫长枪一刺,纵是大和尚在下一霎回过神来也已是受了道不浅的伤。

  “可恶!——老子今日和你们拼了!兄弟们,上!——”血战,已只余血战一路可选。暮江遥,在场的所有所有恶人,此时此刻皆已再没有半分别的想法。

  杀、杀、杀!……如此便是一切,一切……

  

5


  “咳……”不知过去多久,手中长剑已然尽是鲜红淋漓,暮江遥长剑插入血染的草地上,半跪在人群当中,身旁兄弟尽是伤的伤、死的死。恶人谷与南屏本就相隔极远,在南屏长年累月的驻扎,恶人谷众人早已是极度疲乏,又如何能应对得了今日浩气有备而来的大规模围剿。

  颈间蓦地一寒,来不及反应已有剧痛沿着冰寒传来。

  却只划开了淡淡的一道口子,剧痛竟又是浅了。暮江遥甩了甩沾在发丝上的血,勉力抬头,身前有湛蓝飞扬,陌生的颜色,却是极熟悉的香气。

  

  流光溢彩的笔夹在那双秀气的指间,温淡却不容反驳的口气,对那道寒冰的主人道:“放了他。”

  “文玉,我希望你知道你如今正在干什么……这是一个恶人,一个杀了我们浩气许多兄弟的恶人。”手执长剑的浩气盟弟子冷冷蹙起了剑眉,长剑与墨笔便是僵持不下。

  “我知道……”女子低低颔首:”不过,他也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所以只要我还活着……便由不得他死。“

  “文玉,前尘莫念……你,食言了。”百感交集,暮江遥轻咳,摇头苦笑。 

  “我只说过让你前尘莫念,又什么时候答应过你我自己不念前尘了?”右手执笔,女子伸出左手轻抚了一把额前的碎发,望着地上不知该哭抑或该笑的人得意道。

  “……带他走吧,不要再回来了。否则……”一方面是知道那个女子要护的人难以有人能够伤害,另一方面也是有些许唏嘘于这份不知该否算是情缘的孽缘,长剑徒地入鞘,背身冷声道。

  “多谢。”

  

  ……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般跟那个女子离开了那一片杀戮的汪洋,似乎在昏厥中又过去了许久,反正待暮江遥再睁开眼时,眼前已是另一片世界。

  天空缭绕着淡紫色的雾气,四周是连绵的花海,漫山遍野的,皆是花的香气。竟是……那个世人传说中桃源一般的万花谷。

  不远处拿蒲扇扇着药炉明火的女子极为专注,就连身后人醒了也是浑然未觉,低头细细瞧着药炉的火,一身桃红的衣裳松散束着,腰半倾,衣摆便摇摇曳曳地垂到了地上。

  躺在草席上醒却过来的人目光不由有几分痴痴,直至那人终于发觉身后人的醒转而扭头时,方双颊一红,低下了眸。

  

  文玉望着初醒过来的暮江遥,欲言又止,半晌方突地扭头,重重一哼道:“笨蛋”! 

  “唉……你不是说过,那一抹浩气长空,是你这一生皆放不下的追求么?”暮江遥伸手捂了捂有些红的脸颊,抬头望着淡紫的天空,悠悠问。

  “是这样不错……只不过,在我的心中,你比浩气长空重要。”桃红衣裳的女子脸若桃花,倩笑嫣然。

  风雨经年,沧海桑田。

  卧在草席上的人唇角上扬:“我突然觉得,万花谷淡紫的天空原来是比浩气盟湛蓝的长空好看的。”

  

  完


评论
热度(4)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