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策藏]《我有一个情缘》

  

  李二狗穷,是真穷。

  同样是吃泡面的屌丝,也分三六九等。有的人非进口的不吃,有的人起码也得吃个合味道。但也有只吃得起华丰的,比康师傅还便宜上那么几毛。

  

  二狗的室友是个游戏渣,为了泡妹子玩的是以打败百合网和世纪佳缘为目标的剑网3。

  游戏耍了半年,妹子没泡到,奇奇怪怪的汉子倒是遇着了一打。

  “二狗,哥认识了一个萌妹子!见过照片的,这回准没错!”

  YY一开,粗犷的男音从漏风的破耳机一直飘到了隔壁的李二狗耳里。

  

  历经了九十九回李二狗的嘲笑,啃着茶叶蛋的室友愤怒地给二狗开了账号,充了点卡。

  “哥就不信你找得到靠谱的情缘!你要是能自己混出个情缘哥请你吃一只茶叶蛋!”

  面对重金的诱惑,李二狗大义凛然地……

  建号,上游戏。

  脸要1号脸,阳刚帅气,男人味妥妥的。

  职业要天策,看着就有安全感,勾勾手指,妹子速来。

  

  等李二狗好不容易练满级,才知道这个世界对屌丝到底有多么残酷,连游戏也不例外。

  大多数的团都自备着家养T,一个25人本就那么一个位置,想就业比三次元投了简历等个面试还难。

  只好东拼西凑先弄了一身傲血,结果一刷世界,满满的都是:

  “外功已满!!!外功已满!!!”

  “来各种!!!不要天策!!!来各种!!!不要天策!!!”

  靠着手速总算挤进了一次本:

  “天策你是在凝视怪吧?”

  ——你已经被请出了队伍。

  

  室友安慰二狗,没事,PVP才是天策的归宿。

  二狗想想也是,战场上还能骑个马,多帅多牛逼啊!

  转战了一个月PVP,二狗就懂了,PVP不是天策的归宿,是土豪的归宿。

  当你随便排个JJC对面都是插着七八级石头,大橙武小橙武的红名,什么手速技术都是浮云。

  摸着砸锅卖铁才弄的一身六级石头,包里只剩下两位数的金子,二狗默默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遇见那个藏剑是二狗心灰意冷准备不玩滚的那天,那个藏剑的ID就叫“那个藏剑”。

  “找个有双骑马的军爷带我逛街,1000G,来的进组。”

  凭着非凡的手速,二狗终于赢得了一次致富的机会,开着绿螭骢像抢亲一样飞奔上去。

  藏剑沉默了很久才坐上马,队聊第一句就问:“你没有里飞沙吗?”

  ……尼玛有里飞沙哥还用为这1000G当马夫?

  二狗强忍住吐槽的冲动敲了一句:“绿螭骢也不错啊#微笑”

  二狗是认真这样想的,毕竟在他那个什么天工树也点不起的破帮会里,能捡到的最好的马就是绿螭骢了。

  当年把这畜生养大可花了一笔不少的钱,幸好畜生听话,好歹是个双骑,等他泡到了妹子就可以带着在马背上看星星看月亮,两个人甜甜蜜蜜地奔现扯证。

  可惜他渣了好几个月游戏,看上的妹子都坐在别人的里飞沙上。

  这群坐在宝马上哭的势利眼!二狗吃着刚泡好的华丰三鲜伊面,对着屏幕恨恨地竖了竖中指。

  

  李二狗带着那个藏剑在地图上疯狗一样乱窜,新长安的地图可真大,东市西市满街的晃,跑得累了就开着自动前进聊天。

  “那啥,逛地图又不出玄晶,有意义吗?”

  “我有一个情缘,他也是个军爷,平时打完本了,就开着里飞沙带我到处逛逛。没什么意义,不过也高兴吧。”

  “哎呦喂,你是妹子?!”

  “下面带棍子。”

  “……你情缘是妖号?”

  “下面也带棍子。”

  李二狗打了长长一串省略号,然后又删掉了,突然有点明白隔壁一脸幽怨的室友的心情。

  

  逛完地图后,那个藏剑点二狗交易,10000G。

  李二狗反复数了三次后面的0,确信不是自己想钱想花了眼。

  “哥,你多打了一个0。”

  他再穷,坑蒙拐骗的事还是不能干。

  “拿去玩吧。”

  藏剑说完就下了线,抛下李二狗一个眼冒绿光地看着包里的钱,高兴得心脏突突地跳。

  

  本来这事到这里也就结了,可惜李二狗偏偏是个实诚得有些固执的人,回头一想,总觉得这桩生意做得不太厚道。

  于是他就加了那个藏剑好友,蹲了两天总算又等到人上线。

  “我白拿你9000G不安心,你还想逛地图不?不如我带你再逛九次,就当是抵债两清。”

  对头一直没搭话,就在二狗以为那厮肯定掉线了的时候,敲来了一行字——

  “老洛阳见。”

  

  开了安史之乱,除了枫华谷还有回去打荻花的人,其他的老地图都冷清得很。

  偌大的洛阳城空空荡荡,昔日的繁华像是一场梦幻泡影。

  那个藏剑就站在洛阳城门口,拓印了一身白斩鸡,一头200块的老白发,扎眼得很。

  “这里以前总有人在插旗,我和我情缘也是那时候认识的。”

  下一秒,李二狗这边跳出来了一个切磋框,二狗手一抖,点了确定。

  54321,开始。

  54321,挂了。

  李二狗点开那个藏剑的装备,双橙武,全身八级石头,都是最好的PVP装。

  艹!

  

  李二狗上了绿螭骢转身就走,隔壁飞快地扔过来一个同骑邀请。

  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人无信不立,答应过的事总得做到。

  李二狗骑着绿螭骢,带着那个藏剑在老洛阳里逛。

  “你们天策是不是都喜欢洛阳?”

  李二狗有点懵,他每天打完日常都是随便点一个主城飞的,反正都是那堆NPC,多走两步少走两步的区别,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昨天的长安也不错,比这里气派。”

  “以前长安还没开内城,就只有一个四方块。不过我也看习惯那样的豆腐块了,现在太大,反而不习惯。”

  李二狗没去过老长安,于是岔开了话:“下个地图去哪里逛?”

  “扬州吧。”

  

  烟花三月下扬州,对于一穷二白的死宅来说,上游戏打开扬州看看风景似乎也不错。

  省钱,省力,省心。

  等老子泡到了妹子,就骑着绿螭骢带她来扬州看看风景。

  这就是李二狗的游戏理想。

  终于实现了一半。

  

  扬州城门口铺着一地的真橙,跟红地毯一样壮观。

  李二狗带着藏剑碍眼地从中间踩过去了,忽然想起来问:“对了,你情缘呢?”

  他就想安安分分地玩个游戏泡个妹子,如果惹了什么不该惹的麻烦那还真是有点烦,还是先搞清楚比较好。

  “他最近出国了,忙。”

  “哦,那就好。”

  “你喜欢打JJC么,我情缘以前总和我在扬州排JJC,反正这周任务还没做,你想打我陪你。”

  李二狗有些兴奋,但是看了看自己还插着四级五彩的破武器,还是怂了,在野人面前丢脸不是什么大事,但在熟人面前丢脸实在不爽。

  他和藏剑算不上朋友,但好歹是认识的人了,说不定聊着聊着他也能和土豪做朋友呢?

  

  “那带我回天策看看。”

  李二狗嗖地神行落在了战乱天策的一片战火之中。

  其实那个藏剑比较想看老天策,不过也没说什么,就跟着李二狗去了。

  两个人站在天策府门口,放眼望去,一地的断壁残垣,还真有那么一两分烽火连天的乱世沧桑,开着高效画质看的话。

  “我有一个情缘,他也给我放过一地的橙子,就在天策府门口。嗯,老天策。”

  “你们这些土豪真是闲得蛋疼把钱烧的。”

  李二狗痛心疾首地捂着包里的10233G,要是买个橙子,他就整个人都233了。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是没有办法正常沟通的。

  “那时候他刚做了一把摧城,金子买多了,手里还剩一些零钱,就买了几个橙子随便放放。”

  李二狗强忍着面对阶级敌人的伤痛,习惯性地按了同骑,藏剑拒绝了。

  那个藏剑一个人在天策府门面前那条很长的道上走,从以前曹雪阳站的地方一直走到杨宁站的地方。过去铺着一列橙子的大道现在是一地烧得像碳一样的焦土。

  月圆月缺,潮涨潮落,可是烟花谢了,就谢了,永远不会重来。

  

  那个藏剑下了线。

  李二狗第一回给人发了离线留言——

  “这一趟虽然没上马,不过我邀请了,那也得算数啊!”

  又过了两天,那边才上线,只回了一个字,好。

  

  

  之后的日子,藏剑说没有看风景的兴致,李二狗也不好逼着人家看。

  不过李二狗真是一个把顾客当作上帝的人,每天看见藏剑上线就主动上去打招呼。

  “哥,今天看风景么?”

  “不了。”

  就这样冷场似乎也不太好,所以二狗慢慢地就学会了解决冷场的方法。

  “那,要不打个日常?”

  “要不,再排个战场?”

  二狗还是那个打不上DPS也抢不到人头的二狗,不过和藏剑在一起的日子久了,发现那个藏剑是当真不嘲笑他,还会很贴心地教他输出循环,教他看各个门派的DEBUFF。

  土豪里头也是有活雷锋的!

  李二狗一脸骄傲地在宿舍里宣布——哥也是有土豪朋友的人了!

  隔壁室友特不屑地瞥了二狗一眼,看你这兴奋劲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泡上了个情缘。

  李二狗愣了愣,这些日子他每天跟在藏剑屁股后面转,还真是忘了要泡个情缘这回事。

  可是他觉得现在的日子也很高兴,比隔壁愁眉苦脸啃着茶叶蛋的人要高兴多了。

  连桌上新买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仿佛也有了统一满汉全席方便面的味道。

  

  等到那个藏剑终于有心情继续看风景的时候,他说,春天到了,想看看花。

  两个人就去了巴陵县,李二狗才知道巴陵有那么一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金黄的,像藏剑头上的发带一样灿烂。

  然后去了苍山弥海,蝴蝶泉。漫山遍野的桃花,潺潺的流水,藏剑一个人站在清溪里头,比一地的花枝还要明艳。

  李二狗弯腰采了一颗甜象草,嗯,藏剑很美很美,他辛苦攒钱换的绝尘也很美很美。

  

  后头冲出来一个红名,啪叽一脚把李二狗踹翻在地。

  李二狗试图挣扎了,挣扎失败了。

  然后他看到很久没有在战争地图杀人的藏剑把偷袭的红名给秒了,干净利落。

  “叶北辰,不要以为改了名字我就不认得你!你他妈不是说删号不玩滚的吗!”

  后面带着一堆喷人的脏话,省略不提。

  那个藏剑又下线了。

  李二狗很没出息地躺在地上,偷袭的红名是敌对阵营PVP帮的帮主,他不想惹,也惹不起。

  

  等到那个藏剑再上线的时候,交易了他一组皇竹草。

  “我仓库里还有很多,你用完就跟我拿吧,不要花力气去采了。”

  李二狗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

  “一筐马草就嫁人”这么荒唐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怎么也得是娶嘛。

  

  李二狗问,苍山那次的红名是你仇人?

  那个藏剑没有答他。

  “走吧,去万花谷看看。”

  “好啊。”

  二狗经常听人说,花海是个求情缘的圣地。他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他一定可以顺路求一个好情缘。

  一路双骑到了花海,一堆萝莉像幼稚园春游一样蹦蹦跶跶地在里头跳。

  “快看,策藏策藏~\(≧▽≦)/~”

  “[火把][火把][火把]”

  

  那个藏剑一句话也没有说,很多时候,李二狗都怀疑那个藏剑只是在他的马上挂机。这样子挂机,有意义吗?

  李二狗把镜头拉近了一些,360°地窥看着倚坐在背后的藏剑。

  ……没什么意义,不过也高兴吧。

  不知道为什么就明白了藏剑最初的那句话。

  春天到了,花都开了。有些心思,再怎么藏也藏不住了。

  

  隔了很久,他的密聊频道才响起来。

  李二狗惊喜地打开密聊,私聊的人却不是那个藏剑。

  “望舒?终于舍得开小号回来了?”

  他茫然地回了一串问号,忍不住敲了那个藏剑。

  “望舒是谁?你朋友?”

  “……我情缘。”

  

  这一回,是李二狗先下的线。

  一贯对贴吧818嗤之以鼻的人把他们区的818翻了三十页。

  其实也不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事,不过还是沸沸扬扬了好一阵子。

  望舒,叶北辰,一对被妹子们起哄为“模范夫夫”的策藏。

  玩得起基三的汉子,大都开得起玩笑。所以最初的时候,谁也没把谁放在心上,只是一来二去的,不知道为什么情愫就变味了。像是黄河的水,一旦浑浊了,就再也洗不清。

  

  李二狗看了大半天的818,上线的时候,那个藏剑还在花海里头,像NPC一样等着。

  二狗什么也没说,骑着绝尘,带着藏剑,去看了万花的生死树。

  然后又看了明教的三生树。

  李二狗破天荒地顶着烧坏显卡的风险开了高效,偷偷地在三生树下第一次按了PrtSc键。

  “我有一个情缘,可惜他还在的时候,明教都没有开,不然在这里拍照,一定很漂亮。”

  李二狗刷刷按PrtSc键的手抖了抖。

  

  李二狗在贴子里看过望舒的号,1号脸的军爷,拿着摧城,骑着里飞沙,披着情人枕。

  比他更适合带那个藏剑到处拍风景照。

  适合太多。

  

  可惜……

  就在围观群众都觉得望舒和叶北辰腻歪得可以扯证结婚的时候,像一切狗血818必备的元素那样,千里送了。

  只是千里送之后不是扯证结婚,而是扯蛋滚犊子。

  有的人说望舒始终是直男,上床就萎了。有的人说望舒家里看得太紧,顶不住压力就怂了。有的人说就是普通的见光死,三次元现实得很,颜不够赶紧滚,哪里来那么多真爱。

  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始终也没有知情人给扒出来。

  

  李二狗带着那个藏剑上了昆仑的小遥峰,冰天雪地里春暖花开的地方。

  二狗说,很多世事就像这一座小遥峰,努力地往上爬,努力地往上爬,再冷的地方总会有花开的时候。

  二狗一辈子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去说一句话。

  可是那个藏剑告诉他。

  “我有一个情缘,他曾经在这个地方给我放过一个海誓山盟作生日礼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花再美,更多的人都在往上爬的时候就放弃了,因为路越来越冷。

  还有一些没有放弃的人。

  ——他们都冷死在路上了。

  

  

  那个藏剑下线后,李二狗打开了空白的仇人列表,噼里啪啦地输入了那个蛋疼的名字。

  虽然他仍然插不起七级石头,手法也没有比以前强到哪里去。

  不过他还是想,至少用凝视怪的办法,凝视一下那个人。

  再准确些说,是情敌。

  屌丝也有春天的权利,李二狗是个实在人,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能不能得到是另一回事,喜欢这一回事却谁都挡不住。

  就像猴子捞月。

  

  冒着从此被睾丸追杀悬赏的风险,李二狗按下了确定。

  ……该玩家不存在。

  

  最后只剩下一场删号战。

  望舒输了,删号滚了。

  可是叶北辰清楚得很,那是望舒让他的,他和这个人的切磋从最初起就没有赢过,最后也没有赢过。他删号滚了,这事就算结了,走得干净利落。

  可是删了号,格式化了硬盘,不该记得的东西还是会记得。如果人的记忆也只需要按一下SHIFT+DELETE就能解决那该多好。

  叶北辰把能分的东西都分了,醉得一塌糊涂闹着一起删号。

  可是第七天的时候,他还是反悔了。

  他拥有的东西实在太少,如果连最后这一组数据都删了,他这辈子就好像什么人也没有爱过。

  

  改了名字,退了帮会,删了好友,换了脸型,弄了拓印。

  但还是忍不住大半夜地蹲在苍山里采马草,像个专业的马草贩子。

  他原以为,两个人的关系到了最冰点,就是在对方的仇杀列表上。

  采了大半年的马草才想明白,是该玩家不存在。

  

  李二狗和那个藏剑逛的第十个地图是藏剑山庄。

  二狗骑着绝尘,跑到楼外楼的门口。

  那个藏剑点了下马。

  “谢谢你送我回来。”

  

  李二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打开包裹,看着重新变成两位数的金子,点了唯一的那颗橙子。

  他们就这样一直很安静地看着橙子烧。

  只有一颗,没有一地。有些简朴,也算不上好看。

  

  “我想对你说的,系统黄字都说了。”

  “谢谢……”隔了很久,那个藏剑才打出下一行字。

  “可是,我有一个情缘。”

  “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

  

  李二狗没有再说什么,他从那个藏剑身上捞了10000G,最后赔进去了9999G。

  也许这就是爱情,得到的注定和付出的一样多。

  哪怕捞到了一分一毫,但这一分一毫就耗尽了浑身的力气。

  

  李二狗的点卡正好到期,号就那样扔在那里。

  又吃了很久的华丰,刚好攒出一张点卡的钱,手一痒忍不住又上了游戏。

  一上线就是未读邮件提示,李二狗打开邮箱,邮箱里的信一个字没有,只是塞满了皇竹草,多得数不过来。

  他太穷,穷得仓库都是空的,就拿着皇竹草在仓库里摆造型。

  正好摆的一个心型。

  

  后来二狗又玩了很久的游戏,但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藏剑,也没有吃到室友的茶叶蛋。

  他想,或许等哪一天,他也有摧城里飞沙情人枕了,那个藏剑就会回来。

  很快就会回来。

  

  (完)


评论(11)
热度(60)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