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策羊]楚狂 第五章 清明雨 (上)

  极恶渊里头的时光仿佛随着那万劫不复的一步而永久地凝固,不辨黑白日月。

  至于极恶渊外头的人,再怎么惦念,日子总是要过的。

  楚炎进极恶渊的第一年,白瑾与苏月容拜了天地,逍遥快活的神仙日子没过多久就添了一坨粉嫩嫩的小团子。小姑娘长得像极了爹娘,性情也如出一辙,从小就是个爱折腾的麻烦精。两个半生只识舞刀弄剑的人不得不屈服在奶娃娃的摇篮前,终日忙前忙后地照料。

  白瑾分属在雪魔堂主陶寒亭麾下,入谷第一年,谷中众人对这位前任浩气盟开阳坛主毕竟还怀有两分戒心,也轮不着他干什么要紧的事,平日就教授谷中弟子剑法,更多的闲暇都在照顾家中的一大一小。

  连若也跟在雪魔堂后头晃晃悠悠地做些杂活,今天到昆仑收集点冰渣,明天赶着驮货的牛车输送粮草,闲来无事就继续捣腾老君宫里学习的符咒。虽说剑术远比不上睥睨江湖的大师兄,但是这些旁门左道的功夫也足以教旁人望尘莫及。

  第一年年关的时候,白瑾守在那扇暗无天日的石门面前,漫长的半盏茶过去,只出来了两个人,一个刚走几步已是伤重倒地,长眠黄土;另一个空了一条袖管,人也疯疯癫癫的,半天套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先前不过是牵肠挂肚,这回可算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该庆幸那个人没有出来,总算能留一分念想,还是……

  还是那个人当真已经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永远地天人两隔?

  白瑾不敢再想,回去后,自然少不了苏月容一番斥责。就这般在朝夕思忧中又过了一年,白瑾掌了雪魔堂下青龙堂主之位,连若的符咒也风火雷电都能折腾出几分功夫了。

  又逢年关前后,这一回苏月容给白瑾下了死命令——

  倘若领不了那个人回来,你也就一同到极恶渊里头呆着吧。

  孩子我会好好带的。

  有了家室的人就是不比过去潇洒自在,白瑾闷头拖着一柄碧空龙鸣,再度候在极恶渊门前。

  威严肃穆的石门缓缓开了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光阴一分一秒如流沙般滑过指间。

  里头是骚动的人声,兵戈交错的厮杀声。每个人都拼尽了浑身的力气想要挤出去,于是每一个堵在前头的人身后都是无数的刀剑相向,血流成河。

  碧空龙鸣不耐烦地响起一声铮铮剑啸,石门转瞬就要重归闭合,白瑾负剑而起,御风而行,径直往里闯。

  电光火石之间,远方兀地传来一声相和的剑啸,厮杀的人群后头,有人仗剑当空,剑锋染血,生生浴血杀出了一条路。

  那剑极快,也极狠,几乎每招都是杀着,再也没有分毫的心慈手软。历尽杀戮,仿佛自地狱重生。

  白瑾以剑点地,拂袖立于门外,抬首望向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影。

  这一年的极恶渊,只出来了一个活人,却足以让恶人谷上下津津乐道了好些年头。因为这一回出来的人,竟然没缺胳膊没缺腿,神智清醒不痴傻。

  那人一身衣衫褴褛,披发覆面,乱发后的眼神像是全然换了一个人,目光阴冷,衬着那道张扬刻在脸上的伤疤,是前所未有的腾腾杀气。

  尚在滴血的鸿灵镇仙往前一挑,剑锋已然抵在白瑾身前。

  

  从纯阳宫到开阳坛,从开阳坛到青龙堂。

  白瑾生性就不是为人师表的料子,却偏生机缘巧合,点拨过无数人剑招。

  楚炎未必是这千百人中最有悟性的一个,却一定是白瑾教得至为用心的那一个。

  “这一招三环套月,出剑要快。剑锋三现,虚实难辨。”

  那时候的楚炎方是十二三的年纪,白瑾与之相较要高大许多,抢过那人手中桃木剑唰唰地刺出了三剑。

  隔壁矮小的身影仰头望着,黑得发亮的眸子里尽是这一个人的影。

  ……

  鸿灵镇仙疾如闪电,冰冷剑光往白瑾道袍上刺去。白瑾心神甫定,云袖猛力一甩,格去了迎面而来的两道攻势,却还是被回环的第三剑在袖口处裂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这一剑,终于足够快。

  ……

  “这一招无我无剑,出剑要稳。手中无剑,心中无我;聚气凝神,一击即破。”

  白瑾倾身凑到楚炎身旁,握住那人执剑的手,聚力往前劈出一剑,几步开外的铁索应声而断。

  似懂非懂,楚炎一手执剑,一手捻动剑诀,脆生生地伸出了犹如落在棉花上的一剑。

  下一霎就被人毫不留情地在脸上弹了一把,戳得火辣辣的痛。

  ……

  碧空龙鸣与鸿灵镇仙均是玄龙石炼制而成的绝世宝剑,剑啸相和,剑光交错。楚炎双指搭于剑刃上聚力一划,鸿灵镇仙蕴气往前刺出,震得碧空龙鸣生生往后退了两步。

  这一剑,终于足够稳。

  ……

  “这一招八荒归元,出剑要狠。鏖战八方,返而归元。”

  那时候白瑾还没有把小连若拐回华山,一副心思仍然在楚炎身上,蓦地扬眉一笑,从八卦图对头骤冲过来,剑尖隔着丝滑的缎子,在水蓝的前襟处点到即止地旋过一朵剑花。

  “你输了。”剑尖得寸进尺地挑起那人下颌,又是习以为常的取乐:“来,向师兄求饶就放了你。”

  楚炎紧紧地抿着下唇,瞪着一双兔子般微微发红的眸子,从小就是那么一脸倔得有些欠揍的模样。

  白瑾只得不尽兴地收了剑,挥袖悠悠拭去剑锋上的纤尘。

  “回去吧,三遍的《道德经》,明日早课带来。”

  ……

  最后一式八荒归元,翩若惊鸿凌空而下,鸿灵镇仙的剑尖逼至白瑾胸前,轻绽出一朵较之往日更为璀璨的剑花。

  他的剑,终于足够快,足够稳,也足够狠。

  收发自如,连一丝缺口也没有在剑花盛放的地方划开。

  楚炎伸手挽了散发,露出一双乌墨的眸子,里头阴冷的寒意淡去一分,添上了两分不明不灭的光。

  “如今……我还有资格再唤你一声师兄么?”

  

  

  水雾氤氲,半人高的木桶里盛着温热的山泉,在暗无天日的炼狱中挣扎了两年的人终于可以安静地洗一趟舒心的澡。不必提防蛰伏在水中的毒蛇忽然露出一口狰狞的毒牙,后头小树林里也不会窜出豺狼猛兽似的家伙妄图干什么奇怪的事。

  木瓢舀起水自颈侧缓缓滑落,隔着迷离的雾气看去,瘦削了许多的赤裸身躯上斑驳落着新旧不一的疤痕,通体是伤,触目惊心。脸上那一道疤与之相较,顿时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困兽恶斗,能够撑到最后付出的是鲜血淋漓的代价。

  曾经光洁如玉的指尖抚过右边锁骨下一个铜钱大小的剑疤,这个是刚进极恶渊那天遭人挑衅捅的。

  往下是一道三寸三分的刀伤,若是再砍偏一些就该把那个还在鲜活跳动的地方给生生挖去。

  腰间落过唐门的毒蒺藜,好不容易将毒液逼退,深扎在肉里的印记恐怕是磨不去了。

  大腿外侧被匕首连着扎中了两道,新伤未愈,浸在木桶里缓缓流淌出几滴血水,一丝丝的痛钻心传来。

  记不清手中青锋了结了多少人的性命,也数不清身上到底烙下了多少道的伤。深深浅浅,旧伤尚未痊愈又是新的一轮刀枪剑雨迎面袭来。

  风霜侵蚀,楚炎抬脚跨出木桶,粗糙了许多的手取过一旁的浴巾细细擦拭去身上的水珠,望着一身比花暮雨战铠下还要多的伤疤,不由叹了一口气。

  活着,的确是比死要来得艰难太多的事。也不知道如此煎磨,到底为了什么。大抵是好不容易才忍下这浑身的伤痛,倘若平白无端地轻易赴死,总有几分不甘心吧。

  裹上宽敞的浴袍踏出门,屋外是酒池峡的酒池温泉,恶人谷中肆意享乐的地方。几个烟视媚行的女子坐在温泉两岸拨弄琵琶助兴,莲足妖娆地挑逗着坐在温泉里的贵客。

  白瑾也换上了素雅的浴袍,一根凤首檀木簪草草地束着墨发立在门外,一回头正好看见楚炎从隔壁屋里出来,松垮垮的袍子领口处隐约透出锁骨下的剑疤。

  “你受苦了。”白瑾眉端一蹙,伸手便要去抚那个扎眼的地方。

  “不碍事的。”楚炎往后倒退一步,躲过白瑾递至身前的手,淡然将浴袍领子往上提了一提,宽大的袍子严实地遮去里头的伤。

  “二师兄!”一声清脆的叫唤,久违的水蓝人影一溜烟地从远处飞奔而来,楚炎唇角总算扬起了两分宛若隔世的笑意,张臂环抱住来人:“怎么几年不见,还是这般的孩子心性?”

  连若深埋入楚炎怀里,紧紧搂住眼前单薄人影,一抬头,只见一道伤赫然挂在那人脸上。虽然早已知道楚炎自毁容貌的事,但还是禁不住双唇一颤,眼泛泪光。

  楚炎顺了顺连若后背,良久才哄得怀里人松开手,安抚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这两年来,你在恶人谷中想必也受了不少的苦。”

  三人择了一方偏隅池子,相邻浸在热气腾腾的温泉中,连若倚坐在楚炎身旁,关切道:“二师兄,你瘦了。不过嫂子听说你从极恶渊里出来,今天特意做了许多好吃的菜,回去多吃两顿,很快就能养回来。”

  “嫂子?”

  白瑾慵懒拔了发簪,微微一笑:“容容而今是我的结发之妻了。”

  “还添了个女儿,很可爱!” 

  “那我岂不是一次亏欠了大师兄两份厚礼?”

  “你好生爱惜自己,就是给师兄最好的礼物。”

  难得师兄弟重聚一堂,畅谈叙旧,三人有说有笑,各自忧思暂抛到九霄云后,仿佛身处的不是满载血腥的恶人谷,而是许多年前的空雾峰玉华池,风华正茂,言笑晏晏。

  聊了半晌,唇干舌燥,连若起身到一旁茶棚处为二人添置茶水,池子里便只剩下白瑾与楚炎二人相对而坐。

  “两年……真是一段不短的时光。”楚炎遥遥望着连若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心思最为直爽的人一旦走了,气氛就莫名添上了两分清冷,白瑾伸手搭在池沿,悠然道:“时光的确已经过去太久了,你走的这些日子,有三件趣事,或许你有听的兴致。”

  “何事?”

  “第一,你进极恶渊后不久,花暮雨与叶山日久生情,两个人好上了。”

  唇角竭力抬起的一分笑意当场凝固得冰冷:“……意料之中。”

  “第二,叶山死了。”

  这两件事叠在一起听未免有些错愕,脸色比玄冰还冷的人静默了片刻,沉声道:“技不如人,也是意料之内。”

  “当日相博,那人若是全力以赴,胜负之局只怕未必如你所愿。”白瑾伸指在池沿的鹅卵石上轻叩了一把:“第三,昔日盛极一时的七杀之主死了。”

  “……你的意思是?”

  “叶山,摇光坛副坛主,天璇坛正隐堂主。第三个身份是——不灭烟门下,七杀之主。”


评论
热度(4)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