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要有肉》

双羊官博@肥羊不留外人田 转发点梗活动之@北伐狂魔姜小维_

【咩萝和道长 肉文】

欢迎双羊同好们来官博一起玩耍030

*非恋童文,大家不要怕_(:зゝ∠)_

*和《君生我未生》是系列文


——


  要有肉

  

  “为什么二师兄使得,我就不使得?”梨花带雨又怒气冲冲的小母羊跨坐在被捆成粽子的谢辰身上,小羊蹄子毫不客气地扯开了谢辰腰间的八卦束带。

  “快下去!莫要胡闹!”被灌下了奇怪药物的谢辰低声地喘息着,浑身都是滚烫的,整个人灼烧得像是被投到了铸剑的火炉子里,而那个被锻造的地方已经像是一柄亟待出鞘的利剑,坚硬得像一桩精钢,顶得宽松的道袍下摆支起了洇湿的一片。

  姜阳也被那个支起来的地方吓得愣了一愣,虽然她捡过《九羊神功》,知道一些奇怪的事,是纯阳宫里罕有的早熟小羊,但是这种仅隔着衣衫的带着强烈肉欲气息的肌肤之亲还是吓得她好像五脏六腑都在砰砰地跳。

  她开始有些后悔问三师姐要了那樽奇怪的药,但是一转念想起从前听到一些师姐们的嚼耳根——想要绑住一头羊就要绑住他的胃,如果做不了上好的皇竹草喂养他,就只能牺牲一点自己的东西了。

  她也是思索了许久才在大师兄好不容易回来的这一夜铤而走险地走这样的路,她还记得三师姐把药抛给她的时候,一脸嗔笑地说“像你这样小的孩子,懂得什么?”。

  黄册子看得再多,跟真正放到眼皮底下始终是两码子的事,随着谢辰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粗重,她也有点本能地畏惧了,从谢辰身上怯怯地挪了下来,低垂着头不敢再去看那个道袍半解的人,轻声认罪道:“大师兄……我错了……”

  谢辰双颊涨得通红,意识已然紊乱,还哪里顾得上责骂姜阳,他依稀记得许多年前谢宵身上催情蛊发作的时候也是如今这般模样,那时候他被谢宵强行按着不知道被反复做了多少遍才终于使得那人稍稍舒坦下来。

  然而如今,四野茫茫,只得姜阳一人,他早已将终生之事许与谢宵,又岂可对别人有非分之念?更何况,姜阳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就算是欲火焚身,拔剑自刎当场,也断不能碰那孩子一根指头。

  谢辰遭迷药所制的时候被缠上了一身紧绷的绳索,而今就连想抛了颜面,痛痛快快地自渎一番也是难当。

  谢辰痛苦难堪地竭力挣扎着,姜阳七手八脚终于解去谢辰右腕的绳索,骨节分明的手当即往遮裆布里头伸去,迷乱的神识再也顾不得身旁坐立的究竟是何人,上下猛力抽动着硕长的根茎。

  被禁锢了太久,只听谢辰一声低吼,像是一条跃出龙门的鲤鱼,身体往前一挺迸射出了一管浊白的乳液,沾得灰白的道袍浸透了一片。

  然而并不是每一条跃出水面的鱼都能顺利地回归汪洋深处,姜阳忽而看见谢辰浑身抽搐地颤抖了起来,像是倒在砧板上待宰的孤鳞,脆弱得像海面一抹泡沫地苟延着。

  谢辰浑身剧颤了几下,很快就逐渐平息了下来,笔挺的那个地方还没有彻底软下去,一双空洞的眼珠子像死鱼眼一般,呆呆地往上翻着,全然失去了往日傲霜斗雪的风采。

  “师兄……大师兄!”不祥的预感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姜阳心头,粉嫩的双唇吓得发白了,她颤巍巍地伸出葱白一般的指尖,强忍住哽咽凑到谢辰鼻翼下,已是气息凝绝,宛如冰雪。

  

  “呜哇——”一阵惊天的哭喊声,姜阳挣扎着苏醒过来的时候三更初响,整座华山都被这番鬼哭狼嚎吓得震醒了一回。

  “怎么,做噩梦啦?”笑眯眯的道姑手里捧着一樽果子酒,凑到红润的双唇边轻呷了一口。

  “师姐!大师兄他!……”姜阳吓得声音还在打颤,牙关抖了许久挤不出下一个完整的字。

  “哦,你二师兄回来了,他们两个啊,在仰天池那里玩得正高兴吧。”甜甜地灌了一口果子酒,姓于的道姑盈盈带笑地看着瑟缩在床上的小咩萝。

  “真……真的?!”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姜阳已然分不清梦里梦外,连听说二师兄又把大师兄带去做奇怪的事也不生气了,喃喃呓语问道。

  “是呀,昨天给你的那颗醉梦丸好吃么?听说吃了醉梦丸就会梦见最想要的东西,但也可能会遇着一些吓人的事。莫非……被你撞上啦?”微微带笑的人托腮问道:“怎么,可是梦见你大师兄了?”

  “我梦见……大师兄……很奇怪……地……死……死了……”

  灌了一樽果子酒的女冠拍手笑道:“那叫马上风。”

  “马……马你个头!为什么要给这么奇怪的东西给我吃?!”又气又怕吓得半死的咩萝怒蹦三丈高问道。

  “因为早就告诉过你了,点文不能点奇怪的梗啊!么么哒(づ ̄3 ̄)づ╭❤~”


 
评论(3)
 
热度(10)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