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君生我未生》

双羊官博@肥羊不留外人田 转发点梗活动之@沈倾梨 【剑咩道长X气咩萝莉】

欢迎双羊同好们来官博一起玩耍030

*和《要有肉》是系列文


——


  君生我未生

  

  01

  

  大概是纯阳都有乱捡徒弟的病,以山石道人为首,一个个当了师父就像牧羊人一样,恨不得自己的羊圈装得满满的,看到路边纯白无辜的小羊羔就想捡,捡起来就抱着不松手,跟做贼一样撒蹄子跑回羊圈里关得牢牢的。

  一只两只三只……晚上睡觉躺在羊圈里就有好多只现成的羊羔可以数了,想想还挺能理解他们乱收徒弟的心情。

  解道元正是其一,年纪轻轻初下华山的时候就抱回来了两只咩太团子,风华正茂的时候又捡回来了一个闺女,可是团子和闺女一眨眼都长得亭亭玉立,早就过了而立之年的人心头一痒,又把两个七八岁的丫头骗到了羊圈里。

  一二三四五,咩咩咩咩咩。

  纯阳五子,羊羊羊羊羊。

  解道元觉得,虽然自己的修行和吕祖相比还是差天共地,但好歹也差不多地骗到了五个徒弟,这样的羊生也算是一片光明。

  但即使是这样圆满的羊生,有时候也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烦恼啊……

  

  02

  

  立春过后,华山连绵的皑皑白雪将消未消,告别了冬日的寒苦,正是天朗气清的好时节。

  两条蔚蓝的小鱼儿盘膝坐在太极广场一角的屋檐下,年纪最小也是最缠人的小师妹沈倾梨拉着隔壁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姑娘衣角问道:“师姐师姐,师父什么时候回来呀?”

  “谁知道呢,老头子四方云游,或许就不回来啦!”

  “你骗人!”水汪汪的眼珠子立刻添上了一分雾气,气鼓鼓地嚷道:“而且师父才不是老头子!”

  “反正他比大师兄还要老嘛。”

  “师父显年轻,大师兄显老!”

  “你胡说——”

  “师父总会回来的,但是大师兄就不一定啦,说不定二师兄不让他回来了,他就回不来了!”沈倾梨神秘兮兮地吐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隔壁比沈倾梨大不了几岁的姜阳顿时也被激起了怒气,寸步不让地吵了起来:“关二师兄什么事!大师兄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的!”

  “三师姐说——”

  “你就爱听她胡说!依我说,师父这次出门走了这么久,肯定是又看中了哪家的孩子,等师父再抱一个回来,你就不是他的关门弟子啦,到时候师父就不宠你了,嘻嘻——”

  “呜呜呜……”

  终于还是在嘴炮战争中落败了的羊羔咩呜咩呜地吧嗒吧嗒伤心哭了起来,头埋在膝盖里,两鬓蔚蓝的双鱼发饰微微地发着抖。就连隔壁那头小母山羊服软道歉了,也仍是浑然不觉,只是一心坠在了姜阳说的那番话里。

  最近华山上漫山遍野都是套着羊尾巴球的小师弟,前来华山捉羊的侠士蜂拥而至。师门本来就已经是羊满为患,虽然师父待她一向比其他师兄师姐要好,可万一师父相中了新的小师弟,那她可得怎么办呀……

  

  “怎么哭了?”熟悉的声音犹如风吹竹吟,新雪簌簌,忽然而至,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来人整个抱在了怀里,好像是春日的暖阳,整个身体都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

  “师父……!”沈倾梨惊喜交加地抬头看着那个一别数月的人,仍然是如沐春风的笑容,就像刚把她从长安城外抱回纯阳宫一样,一抹轻柔的微笑就足以紧紧勾住那颗小小的心。

  解道元低头亲了亲沈倾梨湿漉漉的眼眶,柔软的唇瓣掠过咸涩的珠子,带笑安抚道:“不哭了,师父回来了。”

  “师父……”沈倾梨看得痴了,就这样被解道元抱着走了几里路,依偎在怀抱里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收了新的徒弟呀?”

  “不会的,为师答应过你,让你做关门弟子,你忘记了么?”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我是怕师父您忘了……”

  “答应过倾梨的事,为师怎么会忘?”

  

  当然,沈倾梨不会知道的是,此时解道元心底想的是——

  现在的男孩子都比女孩子还难养啊,养正太心很累的好不好。

  想为师当年,年纪轻轻血气方刚,捡了两个熊孩子回家,结果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路竹马竹马地好上——那种憋屈的感受,每一只单身羊都会懂。

  然后他就不死心地收了个看起来很标致的闺女,结果为什么别人家师徒是眉间雪那样的神仙眷侣,他家的女徒弟就是个活体奇葩啊!

  不说了,他简直不想承认师门里还有那么一只羊。所以,最后他就洗心革面地收了两个看起来一切都正常的萝莉,这样软萌的甜心才是每一个师父收徒的目的所在呀。

  

  “师父师父,那再答应倾梨一件事,好不好?”

  好好好,买买买。

  解道元闭目沉醉在抱养小羊羔的快乐里,愉悦地点了点头。

  “等倾梨长大了要做师父的新娘子——”

  

  ……我了个草,刚刚谁说女孩子好养的?!

  谁啊?!

  

  03

  

  “倾梨知道做新娘子是什么意思么?”解道元一路将小羊羔带回了羊圈,无可奈何地把沈倾梨放在暖榻上,伸手掐了掐肉乎乎的脸蛋。

  “知道知道,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意思!”沈倾梨仰着头高高兴兴地答应了一句:“倾梨看过一个师姐出嫁,打扮得可漂亮啦,不知道三师姐什么时候会出嫁呢?倾梨一定会比她们都漂亮的!”

  “哦,我觉得你三师姐这辈子是不会嫁人了的。”

  “啊?”

  “……她修道。”强忍住碎碎念的冲动,解道元冷静地回归面前棘手的难题,循循善诱道:“那住在一起之后呢?”

  沈倾梨粉脸一红:“生孩子……师父父我要给你生孩子……”

  “你连生太极都插不准,生什么孩子。”

  被戳到软肋的羊羔差些又要哭了出来,委屈问道:“那等我生太极不插歪了,是不是就可以给师父生太极……不不不,生孩子了……”

  “还有山河呢?”

  “我的山河都是师父父的,师父父想爆几个就爆几个!”

  毋容置疑,这是对每一个剑纯都很有吸引力的告白。即使是解道元这样经验丰富的道长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就像一个天策听到了“这山上的皇竹草我都给你承包了”一样梦幻的宣言。

  

  身为头羊的他最后还是竭力保住了最后的理智,于是他爱抚着手里的大橙武许下了一个温柔而完美的诺言:“等你的秒伤和装分都比师父高了,师父就答应你。”

  “嗷呜!倾梨最喜欢师父父了!”

  得到了承诺的羊羔欢欣鼓舞地在头羊温柔地撸羊毛下安然入睡,梦里是一地的太极和永不插歪的山河……

  

  把沈倾梨哄入睡后,解道元端坐在窗前轻轻割断了两鬓新添的华发。

  他想起了一首著名的诗篇: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八千分。

  恨不与君生同日,天天撸羊毛。


评论
热度(16)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