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四十二

  四十二

  

  “白羽——”兰台尖声颤抖着,温暖的羽翼像是宽阔的臂弯一样拥住他,为他遮挡了一切的风雨,然而等他回转身,想要触碰那一匹素白的绫罗时,已经杳然无存了。

  伸手在空中追逐,好不容易握住一片鹤羽,眨眼间却又化作了尘烟,仿佛与这个世间的一场邂逅都不过是黄粱一梦。

  到如今,魂消玉断,黄粱梦远。

  再悠长的梦,总有苏醒的时分。

  

  “肥……肥鸟……”凌霄不可置信地望着消散四方的尘烟,平心而论,他并不曾对白羽动过杀意,虽然那不过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白鹤,但于他而言,却总有着一种奇妙的熟悉感,好像是旦夕寒暑相伴的知交,也好像是暌违多年忽而重逢的挚友。

  浣碧笔刚刺进去的时候,他就收回了手,可惜飞禽的身体实在太过单薄,即便只余七分劲道也足以夭亡。

  凌霄一生在乎的东西极少,在乎过的鸟更只有这一只。恍然往后倒退了两步,心下百味交陈,指着跪地恸哭的二人驱使无双道:“无双,杀了他们!”

  两个本来就该死的畜生,何以值得那鸟舍身相护?不可饶恕。

  

  无双反手提着赤霄红莲,悠然往前踏出。

  剑锋拖行在青砖上发出刺耳的鸣响,一步,两步……

  兰台徒然地张臂护着谢长安,像是白羽温柔拥抱着他一般,将谢长安密不透风地全然护在身后。

  “无双……”那道蜈蚣一般狰狞的伤疤一步一步地靠近了,兰台的声音轻颤着唤道。

  他与他而今是生死对决的劲敌,更是情场上毕生较量的宿敌,但他却早已失去了从前对这个人的敌意。

  这个人所经受的一切可谓是寻常人几辈子叠加的痛楚,他为了谢长安所做的那么一点事,又算得上什么呢?

  如果没有谢长安当年所犯的罪过,或许这个人也会如同他师父一般,凭着自己勤学苦练的剑法扬名天下,逍遥四方,而不是可悲地困在一方棺材里,人鬼难辨地成为凌霄操纵的杀人木偶。

  “师叔……”兰台情不自禁地低声唤了一句,并不是求饶,只是满腹悲悯不知从何言述,就连想起昨日的冒犯也觉得心头多添了一分愧疚。这个人为谢长安承受了如此之多的痛楚,他着实是敬他,怜他,不敢妄言身同感受,但也是切肤之痛,扼腕不已。

  如果用自己的性命能够换得这两个人长相厮守,他亦了无遗憾,无怨无悔。

  他就这么出神想着,竟连无双踱至身旁也一无所知。

  忽然只觉掌心一凉,是剑锋划过了身体?

  低首去看,并不如料想中的腥红满目,竟是一柄再熟悉不过的短兵落入手中,是况东流随身相携挂于腰间的卿,也是谢长安珍而重之置之高阁的藏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卿的寓意极好,历来是纯阳宫中爱侣定情之物。兰台一直想背着谢长安到空雾峰上偷偷摸摸地寻一把,然而听说了卿背后的故事,又觉得贸然寻获了,恐有冒犯师父之处,只好就此作罢。

  绝不曾想,竟有一日,经由这个人交至手中……

  

  兰台猛然抬首,错愕望向那个手执青锋的人。

  不知是否他的错觉,他竟觉得眼前人深邃的眸子里多了一丝与寻常不太一样的神色,像是死寂多年的火山倏尔迸发了,隐隐跃着一分火光。

  多么温暖的火苗,华山上千百个寂冷的寒夜都被这一泓暖流融化开了。

  他忽然觉得眼前人有一分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好像许多年也曾见过这样温暖的火光,但又说不清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冰冷的手掌伸过来抚了抚他的脸庞,那是寒冰一样的指尖,但他却并不觉得冷,怔怔地愣了片刻,伸手想要捉住,可是只碰到了指尖一霎,那个人就挣脱开去了。

  翩若惊鸿,那个人蓦然往后翻飞,离谢长安与兰台都隔得极远,赤霄红莲的剑光冲霄而出。

  那道蜈蚣一般蜿蜒的细线被那个人自己斩断了,剑锋再度划破胸腔,沿着破裂的创口涌出了汹涌的墨黑的污水,浮沉在毒液里的是数之不尽的尸虫,顷刻间就布满了整具苍白的躯壳。

  尸虫倾巢而出,只剩下一具早应死去的皮囊,重见天日的尸虫疯狂地啃噬着这座被囚多时的囚笼。那些蝌蚪大小的幼虫都已经变得肥硕饱满,像是一条条乌黑的蚕虫嘶嘶地蚕食着转瞬凋零的骨肉,眨眼间,已然不辨人形。

  

  兰台伸手紧紧捂住谢长安双眸,但还是稍晚了一步,那个人还是看到了况东流腹腔被划开,尸虫四散逸出的惨况。

  “师弟——”

  撕心裂肺的叫唤声震耳欲聋,他还是看到了,看到了至亲挚爱的那个人到底因他而承受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惨况。

  在生之时,他随他四方漂泊,居无定所。仙逝之后,亦未得一夕安寝,死不能寐。

  

  在那张面容被尸虫完全覆盖之前,他还是看到他勉力对他扯出了一丝笑,与十年前那次一般,即便忍受着多么骇人听闻的痛楚,仍然竭力平静地笑着。

  血色全无的双唇轻轻张了张。

  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的地方,他还是一眼就读懂了那一句唇语。

  谢长安终于记起十年前那个瓢泼雨夜的一切。

  那一晚,那个孤零倒卧在血泊里的人最后对他说的,也是这一句。

  

  ……

  师兄,保重啊。

  

评论(10)
热度(11)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