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三十七

  三十七

  

  “万化丸千金难得,乃是稀世药材逾时数载精心炼制,千年肉灵芝,百年长白人参,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即便是我,也只得这一颗,举世无二。”凌霄蓦然掏出一方玲珑锦盒翻弄于掌心,悠然拢袖笑道:“凌某有一位至交故友,多年前遭逢变故,身染剧毒,十年来饱受蛊虫蚀骨之苦,遍历折磨。这一颗万化丸便是我念他可怜,悉心为他研制,倘若今朝舍予兰台,恐怕是委屈了他——”

  谢长安胸膛一阵气闷,隐隐有些不明不白的思绪一闪而过,竭力按抑下去了,沉声喝道:“凌霄,你还要再使什么鬼把戏!”

  “我这位至交故友,说来也是谢大侠的故人。只可惜,阔别多年,看来谢大侠如今已全然忘却了昔日的同门之情。”

  谢长安闻言,已然料得凌霄话中所指,心头霎时犹如烈火交织,苦忍煎熬,强自稳住心神道:“谢长安一生只得一个师弟,纵是九泉之下,不敢或忘。只恨天妒英才,他早已……故去多时……”

  “天妒英才?”凌霄忽而伏棺大笑,击案追问道:“那是因何而死,如何死去?谢大侠可曾记得?”

  谢长安紧攥轮椅,铭刻了十年的仇怨,一朝到了凌霄身前,竟是恍如烟雾,竭力想去追忆那一场尘年旧案的点滴,一切却似是一池烟水,悉数消散在了故梦里。

  浑然只觉头痛欲裂,谢长安伸指按压着刺痛的额角,良久吐不出一个字。

  

  凌霄仰天长啸,运力一拍,将那通体漆黑的棺盖徐徐推开,映着室内明灭烛火,谢长安与兰台抬眼一看,棺中竟端正仰卧着一个“人”!

  暗红蘸的边羽,点着一抹丹砂的发冠,风华灼灼,翩翩如玉。

  不曾想会在此地重逢,更不曾想那人竟会如此隐匿,兰台大惊失色,倒退一步喝道:“无双?!”

  千百次的希冀与绝望迂回交错,早在一遍遍的折磨中心如死灰,装载不下半点火光。千百次的午夜梦回反复寻觅,锥心刺骨,生世难忘的眷恋忽然又完整无缺地现在眼前。这是何等惊诧,何等狂喜,谢长安通体剧颤,月眸暴张,双唇喃喃,似是低啜又似是梦呓,半晌才不可置信地道出了那个恍如隔世的名字。

  “东流……”

  凌霄倾身探入棺内,纯熟地吻了吻棺中人苍白如纸的薄唇,伸臂将棺中人打横抱出,柔声笑道:“有人寻你寻了十年,我就大发慈悲让他见你一次,怎么,不愿见?”

  沉睡之人自无尽的黑夜中缓缓苏醒,依旧是那双浑浊而冰冷的眸子。无双漫无目的地半仰起头任由凌霄肆意在脸颊上又舔弄了几回,茫然的目光隔了一阵才投向轮椅上陌生的人,侧头看着,双眸微微地眯成一条细长的缝。

  谢长安心神紊乱,一时也顾不上震怒于凌霄的恶行,痴痴半仰头望着凌霄怀抱里的人,十年风霜雨露,不知那人受了多少苦楚,容颜依旧与昨日相仿,然而昔日的浩然之气早已是荡然无存。一身苍白如雪的肤色,黯然失神的双眸,当真是每一寸看了都教人心如刀割。

  泣泪俱下,谢长安转着轮椅便要往那心心念念的人身旁扑去。

  无双翻身自凌霄怀内一跃而下,眯眼看着依仗轮椅代步的人,双唇往上淡淡一扬。

  尔后骤风袭来,不待谢长安自痴念中挣脱,已然被无双肃杀掌风击中。无双经由凌霄与南宫寒改造,体质特异,力量远胜于凡人,而其武功底子原就不俗,多年闭关修炼,更显超群。如今即便谢长安全力相博,也是不相上下,既不闪不躲,自是难以扛过这聚力一击。

  身下轮椅轰然倒塌,残余的机括四散,生生将座上人抛飞出去。谢长安眼前一黑,哗地一口鲜血溅落在地,双腿作废多时,只得双手勉力支撑着身子。

  

  “师父!——”兰台心头一阵绞痛,飞身扑上前揽住谢长安,伸袖细细拭去谢长安唇间血污,抬首怒喝道:“师父一心待你,当年以为你死了十年未得一夕安寝,后来听闻你的下落更是不要命地闯到恶人谷里救你。你既不领情就算了,岂可与凌霄同流合污出手伤他!”

  “兰台……”可惜不领情的远不止无双一人,被兰台揽在怀里的谢长安理顺内息,低首叹道:“这是我与他二人之间的事,你且退下。”

  兰台不舍不放,尚欲争辩,下一霎已被无双运力提起道袍领子,像甩小鸡一样啪地往墙角甩去,猛地落得与白羽一样委屈蜷缩在角落大眼瞪小眼的下场。

  无双不遗余力,被抛在一旁的兰台五脏六腑一阵作痛,眉头绞作一团,谢长安见了,不由心焦如焚,失了轮椅,无人搀扶,只得瘫在地上,扯住无双道袍下摆苦苦劝道:“师弟,莫要伤他——”

  凌霄立于一旁,打量着强忍伤痛的兰台拍手笑道:“他这十年未得一夕安寝?那是作的亏心事太多,自然睡不安稳——小兰台,你当真以为自己了解你师父?那今朝可要睁大眼,好生看清楚。”

  缠住无双下摆的人处境更比兰台落魄,只见眼前的墨履凌空一提,犹如踩踏蝼蚁一般已然将那只挽住血色袍摆的手踩踏于地,指骨碎裂的声音当场刺耳响起。

  凌霄陶然转了转手中的玲珑锦盒,望着痛得满额细汗的人倚棺愉悦问道:“谢长安,我再问你一次,这万化丸你是想留着给你那好徒弟,还是眼前这位好师弟?”


评论(2)
热度(8)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