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九

  十九

  

  剑无心见了楚炎,脸色骤变,脸上挂的寒霜霎时化作熊熊怒火,握剑的手使满了力,关节攥得噼啪作响。

  “果然是你,你果然还在这柄邪剑之中!”剑无心原是有备而来,服下了能短暂贯通阴阳的符水,此刻与楚炎对决,并无生死之碍。剑锋一提,直指楚炎命门,自喉头迸出一阵几近疯癫的狂笑声:“这些年来,我四方修行,等的就是这一日!当年我学艺未成,只恨不能手刃你替苍生除害,今日定要亲自打散你这恶鬼魂魄!”

  温然心头一紧,奋力从地上撑起身,高声喝道:“无心师兄,一派所出,岂有自相残杀的道理!”

  剑无心运起剑气凝于剑锋之上,一甩袍袖道:“我剑无心没有这种满手血污的同门!当年白瑾一行立誓叛出纯阳宫,三人与纯阳早已再无干系。时至今日,难道你还要唤这恶鬼一声二师兄?!”

  “什、什么?!——”剑无心一番话犹如惊雷落在心头,温然大惊失色,怔愕了片刻才恍然回过神。

  不远处的一人一鬼已然打得不可开交,漫天剑光飞舞,招招都是杀着。然而温然却像是什么也不曾看清一般,径直朝着二人追打的方向跑去,跌跌撞撞闯入剑阵之中,交错的剑气生生在背上划开了一道伤,血光直冒。

  剑无心与楚炎不愿出手伤及温然,只得暂且歇了一招,强自收回手中剑气,总算没有让横亘在中间的人胸膛开花。

  剑气直逼肺腑,温然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身上再痛,守候了多年的殷殷盼待却是一刻也不愿意多等。温然抬首望向楚炎,迫不及待问道:“你……你是楚炎师兄?”

  楚炎眉头轻蹙,也不答温然的问话,只是扣着手中的葬魂低声唤了一句:“师弟,退下。”

  

  剑无心潜心苦学多年,论剑招与楚炎已是平分秋色,偏生凭空闯出了一个搅场的温然,心下气怒不已,从怀中掏出一道专门对付妖鬼的天火符,默念了一句咒诀,往前抛去。

  天地间忽然多了一道灼目的明火,把夜空照得宛如白昼,眨眼便绕过了温然,围着楚炎站的地方燃成了一圈。

  那火专门冲着妖鬼而来,不仅是楚炎觉得浑身火烤般的刺痛,就连葬魂里藏匿的魂魄也纷纷自沉寂中惊醒了,剑啸冲霄。

  比武切磋之事,温然修炼一世也比不上剑无心,然而炼丹画符之类,温然自幼天赋卓绝,在华山中更是深受掌门师父与诸位师叔悉心教导,怎么也轮不着剑无心放肆。

  随手抽了一道降雨的灵符把四周的天火扑灭了,温然紧紧护在楚炎身前,望向剑无心道:“无心师兄,从前的事我所知甚少。不过,就算是如你所言,师兄他曾经犯过一些罪孽,现在他已经故去许多年了,你又何必苦苦相逼,非要教人不得安息……”

  “不得安息?”剑无心怒极反笑,纵声讥讽道:“那你怎么不问问无辜葬身在他手上的人是否安息?他一个人的命是命,死在他手上千千万万的人难道就是任人践踏的蝼蚁?”

  温然低首往后瞥去,只见楚炎目光里仍是一片混沌的茫然,对于剑无心所说的那些事,显然并不曾记起。

  心生恻隐,温然竭力替楚炎辩道:“无心师兄,生前的事,师兄他都想不起来了。生死有命,如今你就算是把他挫骨扬灰,也是于事无补。散人魂魄,乃是比杀戮更深百倍的罪行,你且饶过师兄,就当是为自己添一分功德吧……”

  “温然,你与楚炎同出一脉,我谅你年少无知,庇护的事,不予追究。然而你可是好生想想,今朝倘若是你遇着了杀害你诸位师兄的人,还能否做到你所说的那般云淡风轻?!”伤及旧情,剑无心执剑凄恻笑道:“从前的许多事,是我对不起叶澜。然而要是连这一桩血仇我都不能为他报了,九泉之下,还有什么面目与故人相见。”

  温然哑然无话,然而公理归诸公理,他再怎么谅解剑无心,也由不得剑无心伤及楚炎半分。

  剑无心不愿与温然多作争辩,符咒之事既然有温然在此搅局,便重拾了三尺青锋,厉声望向楚炎喝道:“昔日的战狂,今朝难道只剩了畏首畏尾躲在他人背后的本事?连过去犯下的罪孽都不敢认了,何其悲哀!”

  剑无心身影一闪,一缕寒光斜斜往前劈去。楚炎眉头紧蹙,倒提葬魂,剑柄往温然身上一推,把挡道的人撞了开去,迎面对上剑无心。

  一人一鬼,衣袂迎风翻飞,譬如驾鹤腾云,眨眼就沿着墨瓦青砖往深山幽径一路追打而去。温然心下再怎么焦急如焚,奈何轻功不济,跟在后头气喘吁吁地跑,前方湛蓝飘渺的人影却是渐行渐远了。

  月夜中天,二人对决了数百招之久,然而寻常兵刃又如何能与集万魂之力的邪兵葬魂相较。最后一剑,迅若雷霆,眼看就要笔直贯穿剑无心胸膛。

  “住手——”夜空中忽然响起一声疾呼,剑无心仔细听了,竟是自葬魂剑锋处传来。

  “无心……”那声音好比一阵和煦的风盈盈从湖面上拂过,若有若无地掀起了一分波澜,又像是一股梅子的香气幽幽飘近。剑无心只觉心神一荡,霎时连招架也是忘却了。


评论
热度(5)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