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三十五

  三十五

  

  龙潭虎穴之地,由不得触景伤情,谢长安稳住心神,沉声向兰台吩咐道:“凌霄已然生疑,此地不宜久留,你我从速离去——”

  兰台应声跳下床,风卷残云地把大包小包行囊一卷,匆匆替谢长安收拾了仪容衣着,驾轻就熟抱到轮椅上头便往外拖。

  扔下谢长安一个人在恶人谷他原就放不下心,难得这个人愿意暂且搁下前尘随他离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只愿把这个人送回了华山好生安顿,保他一世长安。那么天大地大,今后他往何处飘零,何处栖骨亦无需介怀。

  

  然,天不遂人愿。

  万恶丛生之地,来时已是不易,去,更堪登天之难。

  连夜的骤雨消歇了,四处凌虐的北风前所未有的凌厉逼人。邪风习习,黑白掩映的身影立在朱门前一双硕大的白灯笼下,提笔笑道:“谢大侠千辛万苦方潜入了恶人谷,如此轻易离去,岂非可惜?难道是赋闲的日子久了,就把惩恶除魔的大任统统抛却了?这可如何对得住浩气盟那帮小耗子年年替你斟的祭酒?”

  话音未落,一串暴雨梨花针已然自轮椅机括之处射出,漫天散去。凌霄墨眉倒竖,身形几下起落,勉力格去了迎面而来的针雨,拂袖嗤道:“真是难为了那个蠢唐门,被你一生所轻所负,竟还送了你这么多傍身的东西。只不过,你若还出得了这个恶人谷,他可就不一定甘心如此待你了……”

  谢长安轮椅往前骤地一推,冷眼扣动下一处机括,又是数枚毒蒺藜一并攻去,迅若流星。

  “谢某之事,与你无干。”

  凌霄往后疾退,提笔逐一破去,却是刚消去一波,迎面又袭来一排细如牛毛的毒针,只得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机。

  那架看似寻常的轮椅,上下竟无一不是机关。谢长安左手扣转轮椅,右手操使机括,行动堪如常人,迅猛之至。就连日夜侍奉身侧的兰台也不禁看得目瞪口呆,分毫没有插手相助的机会。

  两枚闪躲不及的毒针已然射入凌霄手腕,凌霄紧蹙眉头,双指一夹将乌黑的针头拔出来扔在地上碾碎了,纵声笑道:“唐家堡的雕虫小技,如此劣质毒物只配吓唬稚童玩耍,你总该不会天真至此,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

  “若是赤霄红莲,可与一战?”淡漠的声音伴着一阵耀目冲霄的寒光惊世出鞘,赤霄剑匣厚重,不便携行,然而换上了朴实无华的古铜剑鞘,掩去锋芒匿于随身行囊之中亦并非难事。卧薪蒙尘多时,终有重见天日之际。

  赤霄既出,天地无光。刃如霜雪,煞气逼人。上饰七彩珠、九华玉,乃是一顶一的绝世名兵,世间少有匹敌之辈。

  两仪化形,四象轮回,剑气汹涌袭来。凌霄脸色不由骤变,十年前烈风集一役,恶人谷数以千百的性命一夕尽毁。铜墙铁壁尚招架不住赤霄之锐,如今一人之力,如何力挽?他便是不曾想到,这个人早已废了半身,剑法却比从前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真是个难缠的麻烦。

  既然武功相较不能将谢长安践踏在地上凌辱,那又何必以卵击石,自讨没趣?反正如今在这恶人谷中,以他手上的筹码,可有大把法子换着与这个人取乐。那么,生死相搏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他凌霄从来就不是什么正道,何必玩这种明刀明枪的把戏。

  

  “谢大侠的武功这十年间倒也不曾荒废,是凌霄小觑了。”凌霄莲步轻移,唇角一勾笑道:“只不过,杀我容易,要是杀了我,你这好徒弟过不了几天也得跟着到下面陪我了。谢大侠,可舍得?”

  谢长安脸色如冰,握剑的手青筋暴现,寒声问道:“凌霄——你对兰台做了什么?!”

  “只不过是新配了一种药,可教人百日内肠穿肚烂,容貌尽毁,痛苦死去。谢大侠,既然你拱手把徒弟送上了门,我也只好顺水推舟卖你这个人情。怎么,你竟动气了?”

  谢长安既惊且痛,心下张皇不定,直逼凌霄命门的剑锋缓缓垂下,强忍恼怒问道:“交出兰台的解药,放了他。你要对付的人是我,是生是死,悉随尊便。”

  凌霄抚掌大笑:“悉随尊便?那好,赤霄红莲,天下闻名,我也是慕名已久,你若用这柄剑来换,我就答允了。”

  谢长安紧执剑柄:“你先交出解药。”

  “谢长安,这桩交易要做的人是你,不是我。既然你信不过我,那不如趁着现在赶紧将我杀了。你既为一己之私将自己的徒弟推入恶人谷,想必你也并不曾真正在意他的性命。可惜了这孩子,一心只装着你一个人,为你赴汤蹈火无怨无悔,于你而言也不过是视若草芥的奴仆,今日,又何必再来假惺惺地故作动容?”

  谢长安手中剑锋轻颤,心乱如麻,蓦然听得身后人轻声喝道:“师父,凌霄诡计多端,岂可轻信?!只要师父心中还有徒儿,兰台……虽死无憾……”

  

  赤霄红莲应声坠地。

  “你拿去吧。”谢长安阖目长叹,十年前的况东流,十年后的兰台,凌霄总是精准无误地捉得住他的软肋,即便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凌霄设下的局,他依旧是无计可施。

  凌霄捞起地上的赤霄红莲,眉目如画,浅浅笑道:“凌霄亦非言而无信之辈,既然谢大侠忍痛割爱,区区一颗解药,又有何难事。只不过还得劳烦两位随凌霄入内堂取药罢了。”


评论
热度(9)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