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六

  十六

  

  ……

  

  温然觉得今天有点累,特别累,身上盖的被子也特别重,比寒冬腊月加了三层的毛毯还要重。

  “懒猪,还不起来么?”

  耳畔传来一声不悦的叫唤,温然双眼眯成一条缝往外看,原来是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添了一条羊毛毯子。

  沉重的一天,从鬼压床开始。

  

  睡眼惺忪的人迷迷糊糊地顶着羊毛毯子翻了个身:“今早练过剑了,晚上就让我好好睡一回吧。”

  “当真?”楚炎拂袖起身,倚坐在床沿处,单手隔空捏了捏温然下巴,不依不饶道:“起来与我切磋,倘若有进步便饶过你。”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英气脸庞,温然也不觉得身上压的重了,然而切磋二字实在是教人头皮发麻,不禁惨呼道:“师兄,当初明明说好了只要随便学几招防身武功就行。这般没日没夜的苦练,到底算哪门子的随便!”

  温然如今的武功搁在楚炎眼里,却是连“随便”也不太够得上:“七日后便是气宗武学比试大会,似你这般功夫,恐怕不到两回就得被人请出场。”

  温然竭力争辩:“才不会,他们喜欢留着我多揍三四回才放走。”

  “你!——”楚炎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应该责备自家师弟不求上进,还是咒骂那堆欺软怕硬的家伙净挑温然欺负。

  温然抱着被子卷作一团,看到楚炎当真动气了,连忙解释道:“他们出手都不重,只是玩笑而已,师兄你别放在心上。”

  楚炎阖目长叹道:“我既然认了你这个师弟,就不能让你平白无端被人欺负。”

  忽然觉得练剑再怎么辛苦也是值得,温然努力从被窝里往外挪,然而刚掀开被子就是接连几个喷嚏,一阵头晕目眩。

  “着凉了?”楚炎伸手碰了碰温然额头,摸不真切,但依稀比寻常要热上许多,皱眉斥道:“晚上蹬被子蹬得那么高兴,叫你盖回去还不听。”

  冰凉的触感搭在滚烫的额上,像是冰袋一般舒畅。温然软绵绵地把被子扯回来盖稳了,躲在被窝里问道:“那明天是不是就不用练剑了?”

  “风寒入体,且饶你两天。”

  楚炎伸手搭在温然额上抚了一会,蓦地想起阴阳殊途,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日子在温然身旁相伴得太久,削损了那人阳气才害得他生病的,心生黯然,抽身辞道:“你好生休息,病好了就勤加修炼,我该教你的也教得差不多了。修行之事,终归还得看你自己。”

  温然躺在床上,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惯性地唤了一声:“师兄,别走。”

  然而下一霎床头就已经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对着空旷的屋子又喊了半晌,还是安静得像从前只有他一人独居一般。温然捂着发热的额头从床上爬起来,到一旁的香炉前把供奉的葬魂取下来,回身塞到了被窝里。

  剑鞘冰凉冰凉的,抱着睡觉的感觉还真不错。

  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评论
热度(4)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