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三十三

  三十三

  

  凌霄与南宫寒回返西昆仑之时,西昆仑一事已然尘埃落定。

  这两人自打与谢长安或多或少地有了牵连,视纯阳宫的弟子便可谓是眼中钉肉中刺。白瑾乃是纯阳宫李忘生座下得意门徒,与谢长安昔日盛名不分上下,自非二人平素交好之辈。

  那为何仍要应允驰援?

  不过是想看看那个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家伙,遭人暗算之时如何落魄不堪。论武功,凌霄与南宫寒远非白瑾对手,也就只有这些落井下石的时候,可以平白得个痛快,煞是解气。

  西昆仑高地一百三十六条人命,漫天弥散着血腥的味道。

  凌霄倚坐营帐内点了一鼎檀香,稍稍驱散了些呛鼻的腥膻。檀香缓缓燃了一半,营帐内忽然多了一道黑色的影,像是凭空从地底钻出来一般。

  “你要的那个人,明日子时送至你府上。”

  “太慢了。”

  “是你给的银子太少了。”

  凌霄从随身的钱袋里摸出一锭银子抛去,雪亮的白银转眼就被黑雾所吞噬。

  “说下去。”

  唐翎自面具缝隙处射出一丝寒光,掂了掂手里的银子,满意应道:“那小子是唐无奕的胞弟。”

  “如此……当真,有趣。”

  

  山雨欲来风满楼,兰台踏着狂风漫无目的四处浪荡。尸菜田,白骨陵园,到处都是尸横遍野,白骨成山,食腐鸟用阴鸷的眼神直勾勾瞪着他,仿佛已经看透了这一具皮囊不久后也会随着这些数之不尽的无名尸骸成为他们盘中的饕餮盛宴,再也找不回曾经在这世间存活过的存证。

  心灰意冷,无计可施,最后仍是一步深一步浅地踉跄回至凌霄宅邸之中。

  月夜清寒,蓦地有展翅之声入耳。兰台诧然抬头看去,竟是再熟悉不过的白羽。

  为免白羽被恶人谷那帮不拣食的恶徒抓去当作麻雀乌鸦一般烤了吃,兰台每日都为白羽悉心准备许多上好食粮,早已免去觅食之虞。

  这三更半夜的到处乱闯,难道是关在屋子里太久,向往阔别多时的广袤苍穹?

  兰台紧跟在白羽后头,轻声叫唤,然而白羽却是浑然不为所动,轻盈往隔壁庭院飞去了。

  等等……那边好像是凌霄的卧寝?!

  凌霄而今虽然不在家中,但那一块一贯是只容凌霄一人来去的禁地,就连地图上也用朱砂蘸了一个问号,故而兰台亦不敢轻易潜入。白羽这般径直去了,万一撞上什么机关可怎么了得?!

  兰台心下一急,顾不上危险与否,连忙追在后头。刚跨过庭院的门槛,就僵在了原地。

  庭院正中的石桌上跨坐着一个人,一脚踏着一旁的石墩,一脚散漫垂着。那个人的眼神比食腐鸟更为阴鸷,与白日所见的浑浊不清相较,更添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浑身的邪气与寒气就像是随时要向猎物扑去的钢爪,一击必杀。

  然而白羽就这样依偎在那个人的身侧,以一种几近缠绵的姿态,仿佛分毫也没有察觉到这人身上气息的异常。甚至比缠着兰台索要鱼虾的时候更为乖巧可人,就连与白羽最亲近的谢长安大抵也没有见过如此境况。

  无双伸手抚了抚白羽的丹顶,熟练得就像是他从小饲养的爱鸟,而与兰台毫不相干。

  兰台愤愤嚷道:“喂——”

  一柄柳叶刀应声贴着兰台身体嗖地掠过去,幸而这一次隔得有些远,兰台往地上一滚侥幸躲去暗器,但这一滚也折腾得伤重未愈的右臂又作痛了几分,不禁低声惨哼。

  “白羽——”兰台不甘心地又叫唤了两声,但那只小畜生就像是中了邪一般全然沉浸在无双怀抱之中,黑溜溜的珠子深情地凝望着犹如剑锋冰冷的深邃眼眸。

  白羽轻拍羽翼,清脆地唤了一声。无双咽喉深处倏然钻出一阵嘶哑的悲鸣,多年前便已被全然损毁的地方,终究听不清一个完整的字词,只像是野兽垂死前的挣扎,震破苍穹,经久不散。

  而后一人一鸟皆消失在茫茫夜空,寻不回了。

  

  兰台失神张望,心下半是怅惘,半是不甘。

  为凌霄所用,神智半失,那个人无论是不是他与师父正在追寻的况东流,想必都遭受了太多不为人知的苦楚煎熬。

  但鸟是他千辛万苦喂养的鸟,师父也是他含辛茹苦照顾的师父。

  十载寒暑与共,一旦遇上这个人,统统都要拱手相让出去了?!

  扪心自问,他兰台实在没有这么舍己为人的情操……


评论
热度(8)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