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三十一

  三十一

  

  “不知不觉说了这许多,还不曾问你,你师父他……近来可好?”墨袍曳地,凌云姗姗踱至兰台身侧,怜爱地伸手捧起兰台尚带着一分少年稚气的脸庞。

  凌云与凌霄血浓于水,亦敌亦友,再怎么推心置腹,不可不防。兰台心下警惕,头一低,眼一闭,强行挤出几滴清泪,哽咽答道:“师父他,他前些年已经,已经驾鹤西归了——”

  “你说什么?!”凌云浑身一僵,不可置信地弯下腰攥住兰台肩膀,厉声追问道:“他岂会……岂会如此?!”

  “师父的身体前些年便每况愈下,却又讳疾忌医,后来日子拖得久了,终是沉疴难愈,一病不起……”兰台少时曾在乡野浪荡,虽经华山十载洗涤,骨子里仍残着一丝市井之气,堕入恶人谷在平安客栈里摸爬打滚几个月,而今撒起谎来更是面不红心不跳。

  关心则乱,凌云终是全然信了,双目涣然无光,凄楚叹道:“世事难料,生死无常,不曾想,十年前烈风集一役,竟是天人永隔。我一生自负医术超群,奈何身陷囹圄,力有不逮。纵是三番四次出手相救,仍是错过了一回。可叹,天妒英才……”

  兰台低垂着头,用眼角的余光暗生瞥了瞥木然立在一旁的无双。

  斗胆佯报谢长安的死讯,一半是生怕凌云追问太多,而另一半的心思,则是刻意试探无双为之。

  倘若这个人当真是况东流,哪怕他被恶人谷教唆了千百般的恶念,也绝没有对谢长安的死讯无动于衷的道理。即便他腻了所谓侠义正道,也腻了纯阳宫千篇一律的雪,但那个人穷尽一生爱他护他,枕席相依,相濡以沫。如此情义,岂可或忘?

  然而兰台由始至终一直盯着,那个人竟连眉头也不曾稍皱一下,好像这两个人谈论的皆是世外之事,与他毫不相干。

  他就像一柄倒挂在墙上的利剑,漠然地看着身旁人的爱恨悲喜,无情无欲。

  

  “你师父……而今身葬何方?”

  “坐忘峰上。”

  “太远了……”凌云黯然低首,伸手又抚了抚兰台脸庞,不舍嘱托道:“你若回至华山,替我到你师父坟前酹一杯薄酒。”

  “有劳前辈挂心,家师九泉之下若是有知,定会感激前辈恩情。”

  “呵,感激?他连我的名姓也不曾记住,谈何感激?黄泉路上,也不知与哪一方的艳鬼风流快活去了。”爱也爱过,恨也恨过,到如今生死相隔,百般思绪一并涌上心头,凌云酸涩嘲弄道。

  兰台心底一咂嘴,这个人倒是了解我师父脾性,看来还真是个故人,不是凭空捏造哄骗我的。

  “师父弥留之际,只道了一个遗愿,就是寻得东流师叔的下落。弟子不孝,岂可让师父含恨而终!此趟冒死潜入恶人谷,正为此事而来。前辈既是师父故交,晚辈斗胆恳请前辈成全,予以相告!”兰台双膝一跪,字字情真意切,哀声恳求道。

  凌云脸上俨然添了一层寒霜:“……他至死,仍是放不下他么。”

  “情之所钟,情之所至。师父对师叔可谓矢志不渝。”

  这一句脱口而出的话犹如一柄利箭,同时贯穿二人心房,凌云凄幽一笑:“你回去吧,回去烧一炷香,斟一杯酒,告诉他,那个人早就死了,死得干干净净,痛痛快快。他要寻他,到奈何桥头寻吧。”

  “师父曾托梦于徒儿,他说……他在下面也没找到……所以才让徒儿……”隔壁活生生站着一个横看竖看都像况东流的人,如此罢手,岂可甘心,兰台张嘴又是一个弥天大谎道。

  凌云闻言一怔,隔了许久才缓缓道:“大概是他这辈子做的亏心事太多,那个人才会躲着他。你师父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沾花惹草的性子改不了。那两个死人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兰台不依不饶追问道:“敢问前辈,师叔埋骨何方?”

  “人死了,骨灰撒在咒血河里,找不着了。”

  兰台不禁伸长脖子瞪了无双一眼:“可我觉得这个人,他,他虽然怪里怪气的,但与师父所说的师叔颇为相像……”

  “只是一个与况东流长相有七分相似的可怜人。怎么,难不成你还要带他回去烧了给你师父看看?”

  候在一旁的无双环抱双臂,凶狠回瞪了兰台一眼,兰台吓得连忙摇头摆手道:“不不不,晚辈不敢……”

  

  “走吧,离开恶人谷,随性而活,想要做些什么赶紧去做。人生苦短,莫要等这场惊梦倏然醒却才来后悔。”凌云拖着脚上的铁链,悠然回至无双身侧,温柔地拥住了那个久候多时的人。

  兰台茫然问道:“前辈此话何解?”

  “有一件事,我本不应相告于你。看在你是谢长安徒弟的份上,破例让你得个明白。”凌云柔然一笑,仿佛是看着笼子里垂死的野兔一般,怜悯道:“你身上中了凌霄的逍遥散,时至百日,便会毒发身亡。你若是牵挂之事处理罢了,不妨自绝经脉求个干脆,总比受毒虫噬骨之苦来得好。我从前见他抓过一个纯阳宫的弟子试药,那个人可是活活挣扎了三日方才死去,肠穿肚烂,容貌尽毁。只怕你三日后下了阴司,你心心念念的师父也认不出你来了。”


 
评论
 
热度(7)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