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二十七

  二十七

  

  兰台听罢凌霄一席话,心下惴惴,脚步飘忽,也不知是如何踉跄着回到了与谢长安所居的客房之中。

  江湖中人,杀医乃是大忌讳。连兰台也明白的道理,谢长安如何不知?

  然而谢长安身上背负的风流债,兰台是再清楚不过。芸芸众生,可不是每一位都像唐无奕一般通情达理,倘若当真有人抵死不去,纠缠不休,以谢长安过去那般招致争议的性情,是否会一时意气,铸成大错?他实在是不敢猜测。

  心中酿着千百般的思虑猜疑,兰台轻掩门扉,却被眼前之事霎时惊得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谢长安端坐轮椅之上,拥着一只毛色雪亮的仙鹤。

  兰台诧然揉了揉眼,定睛上下看了几遍,方敢惊呼出声:“白羽?!——”

  白羽扑腾翅膀,迎头扎进兰台怀中,亲昵地啄了啄兰台白皙的脸庞,依偎不去。

  谢长安微微笑道:“你可算回来了,白羽等你许久。”

  他乡遇故知,兰台亲热地吻了吻白羽绝美的丹顶,欣然问道:“师父,白羽怎么来了?”

  谢长安带笑摇头:“恶人谷乃是穷乡僻壤之地,绝非仙鹤栖息之所。我亦不知白羽因何而来,想必是与你分别太久,心头惦记。这家伙可真是成了精,隔着千山万水竟能寻至此地。”

  “依我看,白羽多半惦记的是师父您吧。”兰台揉了揉白羽一身光亮的羽翼,轻轻松开手,乖巧的白鹤果然又往谢长安怀里钻去了。

  谢长安张臂接过白羽,仰头望向兰台取笑道:“怎么,现在可是连白羽的醋也要吃了?”

  兰台脸上一烫,扭过头低声应道:“徒儿不敢。”

  

  正好厨房里还剩着一些尚未烹制的鱼虾,兰台挽着篮子一兜,装了满满一篮带回家中喂白羽。

  一路远行,风餐露宿,还要躲避恶人谷中的顽童弹弓与随处袭来的飞箭,可谓惊弓之鸟。如今终于有开怀大快朵颐的机会,白羽顿时双眼发亮,谢长安不蹭了,兰台也不粘了,叼着吃饭的篮子自个儿窝在角落里,吧叽吧叽地欢快咽着湖里捞回来的鲜鱼。

  兰台倚坐在谢长安身旁,两个安静而满足地端详着饥肠辘辘的白羽。

  “师父,白羽瘦了。”

  “对,可不像你这个掌厨的,每天躲起来偷吃,小肚子都涨起来了。”

  “什么嘛,师父下山后也重了啊。”

  “……哪有。”

  “师父您可是我每日亲自抱的,轻了重了难道还不知道?”

  谢长安俊脸一红,尴尬轻咳两声:“辛苦你了。”

  “不不,不辛苦!师父就算重了也很好看,师父您身体本来就不好,多吃一些补补也是应该的。”

  话音刚落,兰台变戏法一般从刚带回来的包裹中掏出几块油布包着的水晶桂花糕,双指一夹,往谢长安嘴里轻盈喂去:“徒儿近日新学了一些糕点,师父试试喜欢不喜欢?”

  谢长安心头一暖,细细咽下,带笑颔首道:“只要是你做的,为师都喜欢。”

  

  白羽与谢长安一并被兰台灌了个满饱,用膳过后,白羽依偎在兰台怀里,兰台抱着白羽,禁不住又思量起凌霄白日说过的话,心不在焉。

  谢长安推着轮椅靠近兰台身旁体贴问道:“怎么,有心事?”

  兰台慌忙摇了摇头,隔了一阵才试探问道:“只是许久不曾听师父您吹奏那一支雪凤冰王笛,有些怀念。”

  难得与白羽重逢,谢长安心情正好,当即从藏柜里翻出那一柄通体雪亮的笛子,横笛而歌。笛音清亮,潺潺而流,宛若竹露滴清响,缕缕不绝于耳。又如漫天飞雪飘零,天地怆然,只余一轮孤月,独钓寒山雪。

  一曲奏罢,兰台按捺不住问道:“师父,我曾听人说,雪凤冰王笛乃是万花谷之物。师父手中这笛子,可是万花谷所有?”

  谢长安闻言,眉头一蹙,支着额角沉吟半晌方道:“当年为师初入浩气盟,少不更事,为恶人所创,可谓命在旦夕。彼时,确曾受万花谷施恩相救。但那时为师伤得厉害,终日昏厥不醒,有许多事记得并不清楚。之后适逢浩气盟用人之际,不待伤愈,已然辞去,也不知何时行囊中多添了这一柄雪凤冰王笛。想来是万花谷中人相赠,我亦不曾细想。”

  谢长安此番言道与凌霄所述截然相反,毕竟是十载相守,至亲至爱的师长,兰台心下当即偏袒至谢长安一方。凌霄待自己再亲切,也是个满手血腥的恶人,又与谢长安正邪势不两立,说不准是为了污蔑谢长安的声名才乱套了一番血口喷人的话,还是不要细想的好。

  “只是……偶或看着这一柄雪凤冰王笛,也会觉得有些莫名的滋味,大抵是真的忘却了一些什么,可惜已然记不起来了。隐世埋名之前,为师也曾想,兴或会有人登门寻这一柄笛子,然而多年来,竟是一直不曾等到。”

  谢长安抚着系在雪凤冰王笛上的复翼盘长结,悠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像许多年前一般,将这一柄雪凤冰王笛与那些理不清,理还乱,似是复翼盘长结一般的思忆置之高阁了。


评论
热度(4)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