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二十五

  二十五

  

  凌霄每趟到平安客栈的时辰是说不准的,偶或旭日初升便端了一碗阳春面,盛一勺微咸的面汤,细吞慢咽,眼珠子滴溜溜地在忙里忙外的兰台身上打转。也或是暮色初临,姗姗来迟,将那个一心归家的小羊羔子堵在客栈里差使,眼见那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有家归不得,真是别有一番情致。

  但像今日夜半三更的到访,还是第一回。

  “哟,凌爷,客栈早就打了烊,小兰台也往自家羊圈钻去了,你还来这里作什么?”

  “一个月前我让你打听唐寻的消息,可有下落?”

  乌云蔽月,凌霄一袭黑袍孤身立于客栈门外,宛若索魂鬼魅。

  花蝴蝶提着一盏暗黄的纸灯笼,借着浑浊的光警惕地四下环顾一圈,放低了声音道:“唐寻那厮入谷三年,没干多少大事,但也没犯什么过错,平日里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

  “不过……”花蝴蝶吹熄了烛光,与凌霄一道隐匿于茫茫月色之中,声音压得有若蚊蝇:“有人曾见过,唐寻这厮鬼鬼祟祟地和另一个人接头,还喊那个人作哥。虽然那个人看不真切,也抓不着证据,但毕竟有过几句坊间传言,凌爷不妨自行掂量。”

  凌霄双唇一弯,语带讥讽道:“恶人谷何等凶煞之地,将自己的亲弟弟置之不管,这可不是兄长该干的事。”

  “那是,这世上又有几位大哥能像凌爷您一般——”花蝴蝶咂嘴一笑,话只说了一半,抬眼瞥见凌霄阴晴不定的脸色,识趣地打住了。

  “唐寻如今身在何方?”

  “南屏山,伴江村。”

  “带回来交予我盘问,记住了,要活的。”

  藏在凌霄袖口的青蛇蓦地吐出信子嘶嘶地叫唤了两声,而后,人与蛇俱去,万籁俱寂。

  

  “这些日子,凌霄可有诘难于你?”

  养个徒弟不省心,自从入了恶人谷,谢长安时而担心兰台被这里的奸邪之辈,譬如白瑾、楚炎之流拐骗了去,时而担心兰台孤身在外撞着什么麻烦,最为顾虑的还是凌霄这一方祸害。与虎谋皮,谈何容易?也不知那人的魔爪什么时候会伸到兰台身上。

  十年前他已经折了一个挚爱的师弟,十年后可不能又赔进去一个至亲的徒儿。

  “师父且宽心,凌霄不曾刁难于徒儿,对徒儿昨日之事也相询甚少。然而徒儿借着送酒的机会探查过小少林地形,凌霄宅邸四周崎岖难行,把守森严,贸然潜入恐怕有如送羊入虎口……”

  “天无绝人之路,你且耐心等候。”

  话虽如此,但谢长安与兰台毕竟是乔装潜入,在这恶人谷里多留一日便多添一分隐忧。兰台心下也明白,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楚炎师叔一般平易可亲,倘若哪一朝撞上诸如白瑾的大麻烦,他能否仍像在平安客栈里插科打诨便糊弄过去实在是心中没底。

  

  惦记着这诸多事端,兰台心神不宁地蹲在平安客栈里浑噩了几日,三次切菜切到了手指头,五次把盐和糖弄混,七次烤焦了肉。

  “小兔崽子!再这么败坏咱家的招牌,就把你活剁了赏给大爷们吃!”

  花蝴蝶一挽衣袖,追着兰台便要一巴掌往脸上扇。

  兰台慌里慌张地抛下锅铲往外逃窜,却是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守在门口的那截木桩上。

  “怎地这般不小心?”守株待兔的凌霄盈盈一笑,握住兰台带血的指头,略一低首,竟将那一滴刺目的腥红生生咽下去了。

  兰台猛地一愣,回过神来吓得声音都打颤了:“凌爷——”

  花蝴蝶双手一抱,走上前取笑道:“哎哟,也就只有凌爷您心痛这小子。反正我在长乐坊新抓了个打杂的家伙,穆平那厮办事也算利索。要不,我就做个顺水人情,把这小子送给了凌爷您——”

  “好,那我便收下了。”

  像是转让一只锁在囚笼里的小兔子,凌霄拍了拍兰台肩膀,检视了一下上好的毛色,满意吩咐道:“正好这些日子,我家中短缺一个厨子,你回去收拾一下行囊,随我同住吧。”

  兰台一颗心砰砰乱跳,结巴唤道:“凌、凌爷……”

  凌霄负手而笑:“怎地,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

  可谓天赐良机,得来全不费功夫,兰台捣蒜似地连连点头,兴奋了一阵才迟疑问道:“凌爷,可是我大哥他……”

  凌霄体贴笑道:“一片孝心,自当体谅。既然你大哥行动不便,那就一同迁至我府上。几间闲置的客房,总也腾得出地方。”

  “多谢凌爷!”

  

  龙潭虎穴,终有拨云见月之日?

  抑或是,重重迷雾,如今方踏出了第一步……

  前方究竟是何等的光怪陆离,如何能料。


评论
热度(5)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