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二十四

  二十四

  

  兰台一连陪楚炎喝了十日的酒。

  醉生,梦死。

  也不知,酩酊大醉的人梦里是否能有片刻如愿。

  酒喝多了,套话自然容易。

  零零碎碎地闻说诸多江湖旧事,也探听到了一些恶人谷里的流言蜚语。

  比方说,楚炎那位白瑾师兄,手段狠辣丝毫不亚于凌霄,是位极不好惹的主。同门之情,从未顾念;累累荒魂,不计其数。 

  幸而,正值东西昆仑交战之际,白瑾驻守西昆仑高地,无暇回返,兰台与谢长安方在这恶人谷里得了一丝可乘之机。

  

  真正牵动兰台心神的仍是况东流之事,兰台每每言及,楚炎则避而不答,只是敷衍应道:“十年前烈风集一役,况东流早已丧命于此。死去多时的人,如何寻他?”

  然而谢长安早已下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念,就算只剩一截白骨也非得寻着不可。兰台唯君是从,寻人一事不敢有分毫懈怠,既然凌霄那边不知深浅难以应对,便只能从楚炎身上下功夫。

  楚炎被兰台缠得死紧,终是无可奈何地泄了口风:“从前我在纯阳宫中与况东流比试过剑法,入恶人谷的这些年来只见过一个身法与之相似的人。依我所见,那个人与凌霄座下的杀手无双脱不了干系。”

  蛛丝马迹一并堆到眼前,总也料得着七八分,兰台轻声问道:“楚师叔你的意思是,无双他……他就是……”

  “切勿断言。凌霄此人城府深远,个中隐衷难为外人所道。既然谷主破格准许无双为他一人所用,我亦无权干涉此事。平日无双寓居于凌霄宅中,行迹诡秘,你若想探听他的消息,恐怕只得到凌霄居处走上一回,然而此等龙潭虎穴,又岂是寻常人可以窥破……”

  “多谢楚师叔相告!无论如何,师叔的事我一定会亲自查个水落石出!”

  初生牛犊不怕虎,楚炎望着兰台,仿佛看到多年前初下华山的自己,也仿佛是多年前曾有一面之缘的那位剑宗师兄。

  然而那些都是恍若隔世的事了,如今只有这一条奔流不息的咒血河,永远地伴着这帮误入歧途,不得归旅的过客。

  楚炎踌躇半晌,伸手入怀,将在唐翎处换得的牛皮卷谨慎交到兰台手中,悯然问道:“昔日的白雪,今朝的尘灰,也要去看么?也不悔么?”

  兰台欣然接过,躬身谢道:“要。不悔。”

  虽死无悔。

  谢长安就是这样的人,谢长安教出来的徒弟终究也是这样的人。

  

  兰台归家之时,谢长安犹在窗前等候。

  袅袅茶烟笼着那人剑眉紧蹙的模样,当真好看。

  兰台心猿意马,借着替那人续茶的机会,玉杯摇曳泄了两滴清茶,浅浅落在谢长安搭在轮椅上的指尖处。

  像是偷摸的小贼,极快地低首舔去了那一滴茶水,兰台舌尖依依不舍地绕了一转,还不等尝真切味道就被人紧紧提住了耳朵。

  “满嘴的酒气,莫要脏了我的手。”

  “痛痛痛,师父快放手——徒儿待会还要替您沐浴,这一分酒气不碍事!”兰台可怜兮兮地伏在谢长安怀里哭嚷道。

  谢长安皱眉松开手,不悦问道:“你与楚炎还得纠缠到什么时候?”

  兰台双手呈上来之不易的牛皮卷:“师父托徒儿办的事,今天总算有了一分结果。师父既然不喜,徒儿以后不去便是。”

  “莫要教那人起了疑心,你姑且与他再盘旋几天。”谢长安从速翻看兰台呈上来的地图,只见凌霄私宅坐落于小少林山谷之中,四周皆为荒山密林,机关重重。最为独特的是宅邸之下,修建了数处密室,别有洞天。若不是此图示意,单凭一己之力也不知何时方可潜入。

  谢长安却并无感恩之色,仔细藏好牛皮卷,冷声斥道:“三个背叛师门的武林败类,此趟相助,不知背地里藏了什么心思。兰台,你一人在外,行事千万小心,正邪有别,此地杀机四伏,莫要轻信所谓同门之情,着了他人的暗算。”

  “是,师父。”兰台拱手应了,忍不住低声嗫嚅道:“楚师叔身怀侠义之心,与这恶人谷中的奸邪之辈绝非同道之人。徒儿听楚师叔所言,当日他与白师叔投身恶人谷也是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便能滥杀无辜,有辱师门?!从前掌门破格收授白瑾为亲传弟子,我便觉得这厮心怀歹念,料不到今朝竟成了此等畜生模样!”

  

  兰台许久没有见过谢长安如此动怒,连忙千百般保证绝不与楚炎三人有所苟且,方把谢长安的怒意暂时哄了下去。

  然而心头仍然忍不住胡乱想着这些日子在楚炎那边探听到的小道消息。

  当年谢长安天赋超然,原是掌门亲传弟子的首要人选,殊不料掌门下山跑了一趟,抱着个身世可怜的孩子回来就力排众议直接将人收作亲传。

  谢长安自负剑法上乘,却仍然只得在太极广场上与诸多平辈的师兄弟一道修炼,难免心生不忿。其后为求功力大涨,更是自行翻查典籍,研习了纯阳宫中秘传的双修之术。谢长安体质非凡,深谙此道,不出数年即小有所成,虽不得纯阳五子亲传,仍为纯阳宫中众人称道。

  只可惜,修炼之时,在寻炉鼎的路上也落了不少的风流债……

  谢长安与白瑾一正一邪,誓不两立。唯独在这毁誉参半的名声上,倒是出奇地相似。


评论
热度(7)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