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俟河之清 二十二

  二十二

  

  忽而漫天剑光齐飞,脚踏之处,八卦两仪图隐现。

  千钧一发之际,由不得兰台多想,五指一并,捻作剑诀,剑气凝作屏障,密不透风地格去了凌霄迎面而来的泼墨。

  “镇山河——你是纯阳宫的人。”

  凌霄细眉轻蹙,收了墨笔,罢了杀着,单手执笔悬于腰侧。

  兰台慌忙挥退剑气,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从前在纯阳宫学过武功……可没,没学好……也,也没学多少……”

  “那你的意思是,我这支笔连个武功平平的黄毛小子也杀不掉了?”凌霄的墨笔往前一伸,抵住兰台下颌,低声嗤笑道。

  “凌爷您误会了!小的也就只有这镇山河下的顺溜了一些,毕竟性命宝贵!纯阳宫那群牛鼻子见我不思上进,尽学逃命的功夫,便把我给撵出来了——”

  兰台自来恶人谷后,每日在平安客栈里眼观八路。日子久了,跪地求饶,狗腿子巴结的功夫可是学了个九分相像,哄得凌霄淡淡扬了扬唇角,带笑问道:“小牛鼻子,你们纯阳宫不都自负浩然正气么?怎么,你一个人来了这恶人谷,他们还不追过来清理门户?”

  “清什么门户,他们早就和小爷断绝了关系。这帮穷鬼,我不过是偷摸了个玉佩,犯得着又打又骂的?”

  “有趣,那你从前在华山,拜在哪位师父门下?”

  “师……”兰台话音一顿,黑不溜秋的眼珠子滴溜溜地打了个转,捂着良心,眼都不眨就张嘴扯道:“別提了!什么师父!那个老不死的——把小爷捡回来自个儿就躲深山里修道!才见着那么两眼,鬼记得住他的名字!我这几招逃命的功夫,还是呆在太极广场上胡乱学的!”

  “山高路遥,你在纯阳宫混不下去,怎么就到这恶人谷来了?”

  “那什么浩气盟,不也是跟纯阳宫一路?我在华山上呆着不顺气,还到那种四处都是条条框框的地方受罪干什么?我看这恶人谷就不错——逍遥!自在!”

  酒樽大小的青蛇慢悠悠地爬回了凌霄手臂安静挂在上头,好奇地打量着兰台这个陌生来客。

  凌霄与青蛇一道看着,端详了兰台半晌还是淡淡笑了:“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的正是这浩气盟与纯阳宫。伪君子云集之地,早走早好。既然你是个聪明人,就在这恶人谷里好生呆着,恶人谷不会亏待于你。”

  “多谢凌爷不杀之恩,多谢凌爷大恩!”兰台点头哈腰连连道了谢,心头长吁出一口气。

  花蝴蝶在旁见了,心底啧啧称奇,凌霄这煞星竟也有与人化干戈为玉帛的时候?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只要不在他店里打起来,他便能省去收拾的功夫,多余的事,管他们作甚——

  “兰台,还不赶快给凌爷多上几道好菜?”

  “是是是,凌爷想吃什么,小的马上去做!”

  “葱爆羊肚、孜然羊肉、泡椒羊杂、红焖羊蝎子,再来一碗萝卜羊骨汤——”

  ……

  这这这,凌爷您跟羊是有多大的血海深仇?

  

  花蝴蝶觉得最近几天凌霄有点不对劲。

  自从上回吃了兰台悉心烹制的全羊宴,凌霄三天两头就往平安客栈里跑,吓得寻常守在客栈里赌酒猜枚的一群臭酒鬼鸡飞狗跳,统统跑得老远。

  凌霄这帐是不会赖的,可他花蝴蝶打开门做生意就是为图个热闹的乐子,天天托腮看着凌霄一个人坐在店里啃羊骨头,再英俊的美男子看多了也会腻。

  况且你说这啃骨头吧,当然是一把抓在手里,一口大快朵颐咬下去,连骨头里的肉汁也吮得干干净净,这才叫吃!

  可凌霄每天还要拿筷子夹着,细细地用竹签挑出骨缝里头的肉碎——呸!矫揉!做作!

  当然这些话都只敢在心里头嘀咕。

  南宫寒这人素来不靠谱,往西昆仑一趟就带着儿子不见了影。

  但凌霄自己家里还是养着宠物的,虽然连他花蝴蝶也只见过那么两回,可毕竟知道有那么一个人被凌霄秘密地豢养着。

  连不灭烟都动了心思想撬到门下的人,亏得凌霄能驯养出这样好的一柄剑。

  凌霄对这柄剑向来是珍而重之,轻易不以示人,乃至恶人谷中知道无双与凌霄关系的人屈指可数,甚至连知晓这位神秘杀手名唤无双的也是寥寥无几。

  这厮占着这么好的一柄剑不去打磨,天天跑来平安客栈觊觎他花蝴蝶的锅铲,这不是闲得蛋疼?

  哎呀,不得了,难不成凌霄当真是对兰台动了异样的心思,想把这孩子也带到他那座阴宅里当宠物?

  这事可就麻烦了……

  好吧,他明天还是赶紧张贴告示,聘个新的厨子。

  反正进了凌霄阴宅的人,可也就不会活着出来喽。


评论
热度(6)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