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五

  十五

  

  修道之人,身在红尘外。

  乱世风雨似乎都离这一座华山很远,掩上山门,隐匿于雪峰之巅,岁月譬如流沙,譬如飞雪,不经意间便纷纷扬扬地消散了。

  一人一鬼一剑,一处洞天。

  可惜这种快活胜神仙的日子,也有滋扰不断的俗事。

  

  倚靠在池子边上的老石处,温然身旁的烤架上挂着半只山猪,是隔壁紫虚宫的师兄送过来的。

  华山地势开阔,山猪的肉质特别肥美,一口下去,汁水四溅,真是一等一的美味佳肴。

  可惜这么好的赠礼却捎带了一句教人吃不下咽的嘱托——“温师弟,一个月后的气宗武学比试大会,记得要来。”

  “你下山这半年来我们少了个切磋的人,还真是寂寞得很!”

  温然知道诸位师兄当真是想他了,当然是想看他出糗的那个想。

  师父待他极好,然而对其他师叔门下的弟子也是一视同仁,同辈间的玩笑向来是一笑置之的,并无责难之意。便可怜了温然,每隔半年就得被大家欺负取乐一回。

  

  “什么武学比试大会,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玩的,怎么大家就不能换个方式比试?”扯了一小块山猪肉塞入怀里的二鸦嘴中,温然歪头沉思道:“不如看谁捉的鬼比较多?”

  二鸦狼吞虎咽地把肉块吞了,鸟喙啄了啄温然手背。

  温然一缩手,悠悠笑了笑:“好吧,这个不太公平,不如默诵经卷,誊写符箓?”

  “下次等你遇见狼牙军,就先给他们背一段《坐忘论》?”清冷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带了两分讥笑之意问道。

  “师兄!”温然猛一回首,粼粼碧波上悄然立着一道若隐若现的鬼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走在湖面上没有半分的水花。

  温然咽下了一块烧焦的精肉,怅然问道;“连你也取笑我么?”

  楚炎敛起笑意,拢了拢道袍的领子,单手执剑走到温然身旁:“我来教你剑招。”

  温然刚把一条完整的猪腿掰下来,恭敬摆在供碟上,听了这忽如其来的话,瞠目结舌问道:“什么?!”

  楚炎走到温然一旁施施然坐下,与温然在一起的日子久了,也就不再像最开始一般的拘谨,接过供碟上的晚膳,边吃边问道:“怎么,是不想学,还是不想让我教?”

  “想!——”温然眼里跃动着向往的光,但很快又黯淡了一分:“可是师父说,我没什么习武的天赋,这些年来也不曾苛求过我的剑术修行,练了好几年的剑,还是跟刚进门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温然怀里的二鸦饥不可耐地跳到楚炎的供碟上,眼馋地盯着香气四溢的猪腿。楚炎伸手抚了抚墨色的雀羽,留下半条猪腿让二鸦候在一旁啃。

  能够遇见一个看得见自己的活人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还能遇够着三只阴阳二界畅通无阻的鸟禽,当真是一宗奇闻。每日陪着这几个家伙蹉跎时光,从前在葬魂里那些度日如年的煎熬不知不觉就轻了许多。

  躲在深山幽径的大鸦和三鸦也循着烤猪的香气翩然落到了二人身旁,楚炎把性情最为温驯的二鸦抱入了怀里,侧首望向温然道:“只要你愿意学,就算学得慢一些,多学一两分防身的武功,总是好的。毕竟阴阳有别,你出门在外的时候,我也不能照看你太多。”

  温然把还热着的烤猪撕成碎块往大鸦三鸦脚下分好了,雀跃应道:“我学!只要是师兄你教的,我都愿意学!”

  

  从前每逢练剑的早课,温然十有八九逃得不见人影。答允了楚炎后,温然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白日抱着记载剑招的武术图谱,坐在山崖上迎着山风一本接一本地仔细翻看。到了夕阳初下,楚炎应约而来,两个人就一道往莲花峰上习武。

  楚炎生前所学为剑宗一脉,为了指点三师弟连若武艺,也修习了不少气宗的招式,及不上大师兄白瑾一般融会贯通,集剑气之大成,但指点温然总算是绰绰有余。

  太极无极,两仪化形,三才化生,四象轮回……

  剑宗武学擅长近身急攻,气宗武学则更添了两分仙气,像是翩然的白鹤,顶着莲冠,招式一起一落间,身影如云,衣袂飘飘,好看得很。

  

  当然只有好看是远远不够的,楚炎自幼便在白瑾疾言厉色下长大,对于习武之事,大抵也就认定了要似那个人一般,风雨不改,分秒必争,才算是用心进学。

  所以楚炎教授温然武艺,耐心是绝顶的好,要求也是绝顶的高。

  “来与我切磋。”楚炎伸指拭去葬魂上的纤尘,剑锋月色下倒映着耀目的亮光。

  为了锻炼温然的臂力,楚炎让温然到纯阳宫兵器库里翻找了一把玄铁剑,使了半个月才算是勉强能用稳妥,温然苦不堪言地举剑一划,剑气轻盈地朝着楚炎站立的山巅处挥去,楚炎侧身避过了,皱眉斥道:“这般的剑气,也就能打打山猪。”

  温然揉了揉握剑握得发痛的手腕:“那也不错呀,打了我们明天吃。”

  至少不用靠隔壁宫的师兄来送山猪了,多大的进步啊——

  阴沉的夜风呼啸而过,只剩下一柄葬魂落在山巅处。

  温然赶紧扑上去搂住长剑:“哎呀,师兄我错了,别走!师兄你不喜欢吃山猪,我们可以换点别的嘛……”

  剑鞘里抛出一声冷哼。

  “明天还是这个样子,后天就不要来喊我了。”


评论
热度(7)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