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四

  十四

 

  忙前忙后奔波了大半天,才想起遗漏了一件重要的事,温然猛地一拍后脑勺,欣然唤道:“师兄,你若想知道从前的事,我带你去问师父,他一定知道。”

  飘荡在窗前的鬼影沉默了片刻,摇头应道:“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从前的事,知不知道,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温然仰首望向楚炎,修长的睫羽眨了眨:“怎么会没关系?人生在世,总有惦记的人,倘若他们依然健在,你就不想再去看看他们?”

  血迹斑驳的长衫极轻地颤了颤,一言不发。

  温然见状,不敢再问,宽言劝道:“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师兄你不愿意想就不想了,就算你想不起来自己是谁,我也会把你当作亲师兄一般对待。”

  楚炎置若罔闻,迎着窗外一股清凉的晚风,污红的鬼影渐生的模糊了,只想回到葬魂里头躲着。

  “师兄,你且等等——”温然急忙拉开一旁的衣橱,捧出白日拣选的一套南皇道袍,叠得整整齐齐,正中搁着一顶入云道冠,洒上法水,一并放入火光正旺的火盆里。

  “这一身血衣破破烂烂的,穿着想必不舒服。我挑了一身道袍,师兄来试试合不合身?”

  这些日子以来,温然一路看着楚炎褴褛衣衫,像是从血色的染缸里反复浸泡过几回,全然辨认不出本来颜色,斑斑驳驳地穿透了许多破洞,早已是心生不忍,如今难得回到纯阳宫中,自然要替那人精挑细选,换一身至好的素净衣裳。

  伴着一阵熊熊的火光,缎子转眼化作了灰烬一捧,搁着香炉的方桌上多了一身崭新的道袍。楚炎举步上前,不可置信地轻抚上道袍,阳世刚烧过来的衣衫还带着几分火的味道,是温热的,就像是久违的日光一般温暖。

  温然紧跟在楚炎后头,殷切唤道:“师兄你快换上看看。”

  楚炎单手挽着袍子,此间地方浅窄,没有换衣的隔间,只得皱着眉头回身斥道:“你……转过身去。”

  “又不是小师妹,有什么关系嘛。”温然骨溜溜的眼神盯在楚炎身上,半分没有回避的意思。

  楚炎把手中衣衫往桌上安静一搁:“那我不换了。”

  温然连忙摆手往后退了两步:“好好,我转过去就是。”

  等到温然几乎退到了大门外,三番四次保证绝不窥看,楚炎才抱着衣衫走至墙角,缓缓褪去身上破烂不堪的血衣。

  裹在外头的衣裳再怎么不堪入目,又怎么比得上里头的创伤触目惊心。

  他自己已经数不清到底被箭矢刺穿了多少处,一个个凝固的血孔间杂着在世之时落下的上百道疤痕,像是全身的肌肤都被刀箭无情划开了,再也没有半分完好的地方。这样残破的躯壳,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勇气去看的,只得藉由一身血色长衫勉强遮掩着,衣裳再怎么可怖,远远及不上里间狰狞惨状的万分之一。

  所以他不想让后头的那个人看到,也不敢让那个人看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施舍的温暖就像是无边漆黑里唯一的光,是他与茫茫人世的最后一点牵连。如果连那个人都对自己投来嫌恶的眼神,畏惧的目光……

  就连这样稍一思量,他也觉得破碎的胸膛重新疼痛了起来,没有力气往下想了。

  

  身后遥遥传来一声轻呼:“师兄,你换好了么?”

  “……稍等。”

  匆忙打断了思绪,楚炎拾起墙角的衣衫往身上套去,只得一条臂膀本来就有诸多不便,再且他已有许多年不曾更换衣物,竟然折腾了一番才总算将八卦腰带扣上。湛蓝长裳打理完毕,五指作梳,理了理黑白相间的凌乱发丝,单手勉强系上道冠,总觉得有两分歪歪扭扭的,不太自在。

  可惜鬼魂照在镜子里,什么都看不到,想对着镜子好生收拾也是无计可施,楚炎来回踱步,踌躇了好一会才忍着局促不安把人唤回来道:“好了。”

  温然兴冲冲转过身,上下打量着焕然一新的楚炎,那个人身着道袍的模样果然比他设想的还要好看。虽然那人故去之时身形太过单薄,显得袍子有那么几分臃肿,下摆也短了一些,但无论如何还是俊俏十分,至少在温然眼中看来如此。

  楚炎终是按捺不住问道:“有哪里收拾得不对劲么?”

  “不不,都好得很。”温然浅浅笑着,指了指楚炎灰白的发上束的道冠:“这个,往左再偏一些比较好看。”

  楚炎伸手将道冠认真整了整,稍微安心了一些。

  恨不得替楚炎把该拾掇的地方统统亲手打理好,可惜人鬼殊途,温然踮高脚跟,手指穿过了半透明的发冠,只有一丝冰凉的触感,丝毫也不像是刚刚在火盆里烫过。

  带着一丝冰凉的指尖伸进嘴里轻轻舔了舔,温然望着楚炎格外认真的模样不由笑道:“这是我入冬时穿的棉袄,师兄你若不喜欢,改天我给你再添置一身新的。”

  楚炎伫立在温然面前,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温然,这一路上处处烦劳你照料。可惜我已化鬼身……无以为报……”

  “师兄,当日我为狼牙所擒,幸蒙你出手相救。师父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就算是以性命相报,亦不为过。”

  似曾相识的话语,似曾相识的信念。仿佛看到了从前的一些旧事,最后都模模糊糊地化作了淡淡一笑:“性命何其宝贵,莫要轻许他人。狼牙军生性歹毒,就算不是为了你,我也早想杀他们一个痛快,你不必记挂于心。”

  温然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那我也不曾为你作过什么惊天泣地的事,你又何必谢我。”

  楚炎哑然失笑:“初见的时候,我还对你动过杀意,你不恨我?”

  “现在我不是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么?”温然边笑边往香炉里添置了三根新的檀香,整座屋子都飘满了烛火的味道,夹杂着瓷瓶里暮春寒的芬芳,混杂成了一股馥郁的香气,曼妙非常。


 
评论
 
热度(4)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