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二

  十二

  

  一路行来,天气渐暖,春光明媚的好时节,跨坐在马背上的二人却是各有各的心事,谁也提不起踏春的兴致。

  “师叔,你累不累?”

  “不累。”

  “师叔,你饿不饿?”

  “……不饿。”

  “师叔——”

  “你烦不烦?”

  祁进勒转马头往后冷冷瞥了一眼,紫虚子对待门徒历来颇有两分严苛,吓得温然赶紧低下了心怀鬼胎的目光。然而挂在祁进身后的剑盒就像是系在驴子跟前的一根胡萝卜,越吃不到就越想吃,温然心里痒得浑身难受,恨不得撒开蹄子扑上去攥在怀里,直勾勾的目光怎么也按捺不住。

  一路隐忍,好不容易耗到了天都镇,两人在客栈里歇下脚,刚点上三五碟小菜,客栈外头走进来了几个客商,沿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

  温然心不在焉,只是隐约听得狼牙军又在周近闹事,这回寻的是万花谷的麻烦,非得把好生的药摊拆了不可。那位守摊的姑娘医术高超,受人尊敬非常,可惜不知为何却是华发早生,也不知道如今是何等境况。

  祁进闻言,脸色大变,筷子啪地往桌上一摔,匆匆向温然吩咐两句便向外头闯。

  祁进此去匆忙,剑盒还留在客房之中,温然眼珠子骨碌一转,乍惊乍喜,连忙让端着热菜的小二把酒肉一并往客房里送,三步并作两步往客房里赶。

  翻开剑盒自然容易,然而要除去封印的黄符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温然抱着葬魂上下一番琢磨,辗转试了十数道咒诀仍是一筹莫展。正是急得直冒热汗,剑鞘里竟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你再胡乱折腾,一会师叔回来,就该责罚于你了。”

  “师兄!”心头腾地涌起一股暖意,温然柔声问道:“你在里头一切可好?”

  “束魂索只是将我封印在葬魂里头,不便四方走动,并无加害之意。过去的许多个年头我一直守在剑里,这样的日子早已是习以为常,你无需挂念。”

   “师兄……”温然眸色一黯,怔怔道:“虽然我不知道被关在葬魂里头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不过我以前闯祸的时候也被师父关过小黑屋,那种又黑又冷,来来去去只能看着同一堵墙的感觉真不好受。鬼又如何呢?鬼也曾经是人,七情六欲与生人无异。那样子的感觉连人都受不了,鬼又怎么会喜欢?师叔强行把你这样关起来,实在是太过分。”

  温然素来是尊师重道的人,平日也不曾忤逆过哪一位师叔,然而为了葬魂之事,沿路不止一次顶撞祁进,偏生祁进也是纯阳宫少有的倔脾气,认定的事情哪里有能改的,两个人互不相让闷头走了一路,没有大吵一架已经是难得的事。

  葬魂里头忽然安静了下来,自从楚炎化身孤魂栖息于这一方邪剑之中,失却了生前的记忆,在世时的七情六欲也就随着嶙峋白骨割舍了。从没尝过什么喜乐,连悲苦也说不清是从何而来,反正是朝夕相伴的情愫,就随他去了。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片混沌的惘然,伴随着数之不尽的杀戮,永无止境。

  突然有一朝,有人对他说,他应当与生人一般有七情六欲。

  情……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他都忘得清光了,还怎么样去捡拾。

  

  温然闭目冥思,蓦地灵光一闪,想起许多年前在朝阳峰撞着了一个怪老头,那老头疯疯癫癫的,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可是教授了他几个邪乎的咒诀,说是情急之时大可一用。

  磕磕巴巴地念叨了一段晦涩的咒文,结语作“福生无量天尊”,温然双指运气一划,竟是将祁进亲自炼制的束魂索全数毁去了,剑刃应声而出,身着血衣的人影模模糊糊地飘荡在半空中。

  重见日月,楚炎并无喜色,蹙眉望向温然道:“师叔说的话你也该听到了,与我为伴,只会损你阳寿,你又何必……”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仰首打断了:“那我说的话你也该听到了——我,不在乎。”

  “温然,你还太年轻,不知道性命轻重,我不怪你。”楚炎独臂仗剑,幽幽叹了一口气:“然而葬魂之力非我所能逆改,这些日子以来,葬魂异象频生。先前你为狼牙军所困,我亦陷于葬魂之中,不得脱身。或许终有一日,我会与葬魂里的百鬼一般,神识全无,只是为葬魂所驱使的恶鬼之力罢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要如何待我?”

  温然往前跨了一步,毅然应道:“我既然唤得你一声师兄,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苦。”

  然后又是心生欢喜笑道:“原来那个时候你是身不由己,我还以为是你当真不愿意救我,如此甚好。”

  温然与楚炎所思所想全然是两回事,楚炎正欲再作争辩,却是突然被人捧着一碟青团恭敬递到了面前:“师兄,先前一路为狼牙所困,也不曾有什么可以孝敬你的食物。适逢寒食节,此地青团软糯可口,你来尝尝。”

  艾叶清香扑面而来,楚炎低头看着青翠欲滴的团子,说不出的别扭,支吾拒道:“鬼……不用吃喝也不觉得饿……”

  “食色性也,既然寒食节有酒食祭祀的风俗,那鬼自然还是要吃东西的。”温然一手端着碟子,另一手从桌上取了一双木筷,料想楚炎也不会主动进食,娴熟地夹起了一块青团,递至楚炎嘴边:“乖,张嘴试试。”

  许久不曾有人祭祀,鬼虽然不觉得饿,却也很是怀念人世间的五味佳肴。楚炎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没有抵挡得住诱惑,苍白的唇轻轻张了张,啃住递过来的青团,细细品嚼。

  阴间的进食与阳间的进食互不相冲,等到楚炎吃过了,温然施施然一笑,倒转筷子,将青团塞入口中。被阴魂享用过的食物味道差了许多,但是看着楚炎清冷的脸庞上竟然露出了几分罕见的腼腆之情,温然一时间便有几分痴了,就算直接塞给他一团生面粉,大概也吃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味道。

  等到祁进终于处理完天都镇外的事,顶着孤零月色落寞地往客房里走,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能把人气得七窍生烟的画像。

  温然连哄带骗把楚炎拐到了饭桌一旁,一人一鬼并肩而坐,三五碟小菜一列排开,把子肉、葫芦头、翡翠烧卖,一口接着一口,简直比乌鸦反哺还贴心。

  地上摔着一道化作了碎屑的束魂索,那可是他花费好几年精力才打造出来的法宝。

  “温——然——!”

  生生气得祁进连夜把一人一鬼踹上了华山,往李忘生座前狠狠一扔。

  “掌门师兄,你到底怎么教徒弟的!”


评论
热度(5)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