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爱客,不拆不逆。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剑三][纯阳内部消化]剑鬼 十一

  十一

  

  南天围场正中的行刑台上悬着一面半人高的狼牙大旗,行刑台前连夜挖出了一方血池。十个一列的囚犯接踵押到血池边上,大刀呼啸而下,一颗颗人头就像滚石一般落入池子里,喷溅的血浆不多时即把大半个池子填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浸在血池里,狰狞地瞪着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珠子。

  数百道亡魂凝作冲霄的怨气,黑齿巫师双手染满了新鲜人血混杂的法水。沉寂已久的葬魂随着血光冉冉升至半空,震耳欲聋的剑啸声霎时盖过了一切哀嚎。

  游龙潜渊,气吞山河;葬魂一出,万魂俱灭。黑色的鬼气与红色的血光融作长河,逆流而起,汹涌卷入葬魂之中。

  风云变幻之际,四方忽地腾起一股浓烟,火药爆破的声音接连响起,戍守的狼牙军霎时阵脚大乱。

  剑若流星,千百道飞剑迎头袭来,一列快马应声闯入南天围场,马上人皆着黑衣打扮,难辨真容。

  剑影纵横,如入无人之境,不多时,已将场上的狼牙军除去七八。

  

  另一边厢,绝了气息的温然夹杂在一堆受虐致死的杂役里,抛置于洛阳城郊一处乱葬岗中。狼牙军嗜杀成性,每日都运来成山的尸首,一车的死人往山坡一扔,转头就走。

  等到龟息丹的药效全然退却,已是月上枝头。

  似醒非醒,温然耳畔隐约传来几声叫唤,蓦一睁眼,映入眼帘的竟是那张苍白如雪的脸庞,直勾勾地正盯着自己看。

  见得温然醒转,楚炎紧蹙的剑眉总算稍舒一分:“伤着哪里了?”

  温然单手撑起身,衣衫上沾了斑驳的血迹,往脸上一抹,又是一手的污红,连忙摇头解释道:“大概是路上沾着了别人的血,我没事。”

  运气一等一好的人如今心情也是一等一的好,唇角浮起一分笑意,凑上前道:“师兄,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

  冷若寒霜的脸庞上关切之色极快地往回收了,收得滴水不漏,拂袖起身道:“下不为例。”

  

  久别重逢,刚跨过生死关头,自然有诸多话想说,可惜下一霎就被不解风情的人打断了。

  一袭黑衣身骑白马自南天围场的方向遥遥行来,伸手卸下外袍,露出里头道骨仙风的湛蓝长裳,望向飘荡在温然身旁的鬼影道:“如今看见他安然无恙,你总该安心了。”

  尔后,不待二人反应过来,祁进手中的束魂索往前一抛,游魂旋即化作青烟,归至葬魂之中。束魂索变作两道画满朱砂的黄符,牢牢地封印在了剑鞘外头。

  “祁师叔!”温然心下大乱,冲上前就想把葬魂给抢回来,闯到了祁进身前才记起尊卑之别,低首作揖道:“多谢师叔相救之恩。”

  祁进把贴着黄符的葬魂收在一方桃木制的剑盒里,吩咐温然上了隔壁的马背道:“此地不宜久留,南天围场那边有屠狼会诸位义士与一众紫虚弟子接应,你且和我一道回纯阳宫。”

  温然应声上马,跟在祁进后头,一路尘烟飞扬,两人很快就绕过了狼牙军的线眼,循着连绵的山径消失在溶溶月色之中。

  “劳动诸位师兄远道而来,弟子惭愧。”

  “狼牙军这些日子越发的猖獗,这一趟倒也不怪你。至于葬魂,兹事体大,交由掌门师兄再作定夺,之后的事,你就不必挂心了。”

  听罢这番话,温然心头却不觉轻松,反倒像是压了巨石一般沉甸甸的,一双乌溜溜的眸子盯着祁进身后的剑盒打转道:“既然是交由掌门师父再作定夺,沿路又有师叔相送,葬魂何不交由我来保管?”

  祁进眉头一皱,回首斥道:“阴阳殊途,终日与鬼界打交道原就折损你的阳气,更何况是天下间邪气最盛的葬魂。你就算是天赋异禀,也经不起这样的消损。今后离这把邪剑越远越好。”

  温然轻抿下唇,不甘地顶了一句:“师叔,什么阴气阳气的,我又不介意……”

  “胡闹,此乃生死之事,岂可轻觑。”

  温然一时间也不知应当如何争辩,只得拍马跟在后头,伸手抚了抚挂在祁进背上的剑盒,侧首问道:“师叔,葬魂里头那位师兄你也见过了,生前的事他都想不起来了。不过,你肯定是认识他的,他以前究竟是哪一位师叔门下的弟子?又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祁进沉默了半晌,策马驶出数里,终究是什么也没有回答。清风明月,一声叹息悠长地萦绕在山间。

  


 
评论
 
热度(3)
© 于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