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爱客] Nice to meet you(一)

本来想攒多点再发,然而拖着拖着就520了,硬着头皮发出来蹭主页抽奖_(:з」∠)_

三次实在繁忙不能保证有空填平,跳坑请谨慎。只能说会努力的,请大家见谅……

设定参考是刘浩X张文生,台词剧情有很多直接使用原作的成分。写这个其实只是想感慨一下19岁的爱客(rps)真是太美好啦hhh~


——


   引
  
  “时隔多年,我又开始写小说了。有人说,把自己和身边的人写进小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样,你就不知道自己写的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
  
  知名作家张文生说过,虚构和真实,就像白天和黑夜,他们是同一片天,又不是同一片天。可能完全一样,也可能完全不一样。
  有的时候,分不清虚构与真实,并不是一件坏事情。
  因为这正是艺术创作的原则。艺术,本就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
  而这也是张文生一路走来的原则。
  
  张文生是谁?张文生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一
  
  二零零六年夏天,张文生又一次高考落榜。普通高中回不去了,大学梦还没有破灭。
  于是十九岁的男孩穿着曾经的校服来到这里——紫荆复读学校。
  
  所有的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进了复读学校就像进了庙:四百尼姑、八百老道;白天念经、晚上祷告。
  本来张文生的复读时光也是这样,读书考试、上中文系、然后做一个小说家。
  直到他遇上了那个男孩——
  
  张文生说过:爱情就像万有引力,苹果总归会落地,该发生的总会发生。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落地的除了苹果还有梨,不该发生的也会发生。
  
  晨跑、早自习、课间操、语数英政史地连轴转……好不容易熬到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张文生从拥挤的课室往外窜,一路小跑到教导处办公室门前,鼓起勇气推门走了进去。
  毕竟那是他省吃俭用几个月,好不容易从饭钱里攒下来买的《罪与罚》,再怕也得硬着头皮跟教导主任讨回来。
  说来无辜,他上课看课外书是不对,但害得书被老师收走的罪魁祸首却是他的同桌陈奇。
  
  高中正是年轻的男孩子们长身体的时候,课余难免会讨论一些日本女星,诸如小泽玛利亚、苍井空之流。
  张文生长得木讷,性格按家乡话说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每回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都默不作声地窝在角落里复习,跟柳下惠似的。
  张文生越躲,大家就越喜欢捉弄。以陈奇为首,时不时地往他书里塞些大胸翘臀美眉的小卡片。这回刚上课呢,被老师抓了个正着,张文生夹着小卡片的《罪与罚》当场就被没收走了,百口莫辩,有苦难言。
  
  “老师,这是我检讨书,来换我的《罪与罚》。”张文生低着头,把密密麻麻写满整张A4纸的检讨书端正放在办公桌上。
  检讨书被人拎了起来,坐在办公室的是一位陌生的青年。那人一双桃花眼长得好看,薄唇轻抿,眼带笑意地看向他:“张文生是吧?”
  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像是风的声音,轻柔拂过耳畔,温声细语。
  ——这显然不是大嗓门的教导主任。
  
  张文生诧然抬眼,心里猜想这大概是哪个复读班上的老师吧?复读学校里人来人往的总是人很多,学生很多、老师也很多,张文生认不出人也不敢放肆,乖巧地点头应了一声。
  “检讨书就先放这了,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青年伸手拍了拍张文生在检讨书上潇洒落的签名,指尖染了未干的墨。
  “上课开小差——”
  “看的都是什么东西?”蘸着墨的指尖从《罪与罚》夹缝里挑出桃色卡片,戏谑地盯着张文生:“这上面有答案吗?有录取通知书吗?”
  “这不是我的。这是我同桌喜欢的。”张文生正直回答。
  青年莞尔一笑:“是吗,那你说说,你喜欢哪个明星?”
  “哥哥,”张文生认真答道:“张国荣。”
  青年显然怔了一下:“真巧,我也是。”
  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遇到知音,张文生挠了挠头,有些手足无措地问:“那老师,能不能看在同好的份上把书还我……”
  “不能。”青年眯眼笑了:“你先说说吧,为什么回来复读?”
  “因为我高考志愿填的都是中文专业,而且我不服从调剂——”张文生埋在细框眼镜后的双眸闪过一丝执拗的光。
  “所以呢?”青年托着腮努努嘴示意张文生往下说。
  “……没考上。”像是泄气的皮球,张文生扁扁嘴又低下了头。
  青年嘴角的笑意往上扬,伸指扣着桌上的《罪与罚》:“没考上大学就是你的罪,过来复读就是对你的惩罚——”
  
  张文生委屈地想要为自己开脱,然而还没等支吾憋出话,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呵斥。
  “刘浩,你检讨书写完了?在这干啥呢?”
  座上青年猛地像弹簧一样跳起身,从一旁抄起一张字迹七歪八扭的纸讨好地递过去:“老师,这是我检讨书……”
  总被同学作弄的张文生在一旁愣愣看着,恍然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紧接着就被教导主任连珠炮轰刘浩的话禁不住逗笑了。
  “你太不像话了,这个月你迟到几次了?”
  “不到三十次吧,老师——”
  “天天睡不醒,床上有什么好东西吗?有答案?有录取通知书吗?”
  “咱家新疆那有时差,老师……”
  “你看你这熊样,这回调宿我看哪个舍友受得了你——”
  
  两位问题学生被教导主任一番说教,也到了该回宿舍洗漱准备晚自习的时间。张文生迎着夕阳快步走在前头,努力把日复一日的压抑烦闷埋在心底。
  还没等走出教学楼几步,又被箭步堵在前头的人给拦住了。
  ——是刘浩。
  手里还拿着他那本被教导主任扣下来不予奉还的《罪与罚》。
  “我给老师担保,这个月不迟到,让他把书还你。”
  张文生有些腼腆地接过书,他向来不喜欢拖欠别人的人情,没想到素未谋面的刘浩会主动帮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交个朋友嘛,刚才的事你不会生气吧?”
  “……我没生气。”张文生微微笑了笑,笑的时候嘴角荡漾的酒窝像朝阳绽放的光。
  “真乖。”刘浩心里那点藏不住的小感慨脱口而出,伸手揉了揉张文生的头毛:“欸,你住哪一栋?咱们一块儿走啊。”
  张文生侧了侧头,想要摆脱被刘浩揉的奇怪姿势,但挣脱得毫无说服力,最后还是自报了家门:“C栋201。”
  刘浩顿时咧嘴笑得露出了虎牙:“那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咯——我今天下午刚把东西搬过去。”
  


评论(10)
热度(23)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