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爱客] 有一次学校新开了家西餐厅

写给 @西挂 太太的生贺小甜饼,祝新的一年和爱客一样天天幸福甜蜜!


  这是一个关于钱的故事。
  关于钱的故事,通常是庸俗的、肮脏的、充满铜臭味的。
  但这次的故事恰恰不是。
  因为这是个关于刘浩和罗宏明之间的故事。
  
  
  1 有一次学校新开了家西餐厅
  
  大一下学期回来,刘浩很开心。
  因为罗宏明开始叫他“浩”了,关系突飞猛进眼看就要水到渠成了呢。
  ……哦,不对,刘浩那个时候还是薛定谔的直男,心思还没有歪到这种事上去。
  
  很开心的原因也很简单,学校新开了一家高端大气上档次,重点是还挺好吃的西餐厅。
  刘浩是个挑嘴的人,饭堂干巴巴的伙食一个学期逐个窗口吃下来也有点腻,难得有个改善伙食的好去处,当然开心。
  
  刘浩和罗宏明上课同桌,下课同寝,来来去去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甩也甩不开。就连一日三餐,大多也是在一起解决的。
  刘浩沉迷酒池肉林,罗宏明自然舍身奉陪。
  可是人活着就要面临一些现实的问题,比如说钱的问题,比如说没钱的问题。
  
  刘浩虽然不是什么穿金戴银的富二代,但家境确实不错,莫说是在边陲小镇阿克苏,就算放在纸醉金迷的南京城,那白花花的零用钱也必然是在大学生月花销平均线上的,不愁吃喝,衣食无忧。
  可罗宏明就不太一样了,罗家崇尚男孩子要穷养的硬道理,从小给罗宏明自主掌控的钱就很少。即使是馋一根棒棒糖也要省吃俭用,打着小算盘跑老远的地方弄到比学校门口更便宜的墨水笔才能从买文具的经费里抠出一点钱。
  也曾试过偷偷挪用家里的钱,红色的毛爷爷还没捂热,就被爸爸拎着耳朵一顿毒打,之后像拔了毛的鸟,奄奄一息地乖巧蹲在笼子里,埋头到了大学才重新有了一丝经济自由。
  这样的自由是有限制的,从他决意走上播音主持这条路开始,艺术类专业的求学费用就很高昂,为了阻止他“不务正业”,愤怒的父亲断绝了经济来源,一切开销只能依靠他的母亲东奔西走拼凑而成,交罢五位数的学费后剩下来生活用的钱寥寥无几。
  
  关于钱的事,向来都是敏感而隐私的问题。
  所以这样苍凉的境况,刘浩没有问过,罗宏明也没有说过,精确到按角记账的事只有罗宏明自己知道。
  ……这西餐厅好吃是好吃,可就是定价不便宜啊,你看这咖喱鸡焗饭,配菜的胡萝卜和土豆比鸡肉放的还多,怎么好意思收十五块啊?十五块啊!
  罗宏明咬着锃亮的勺子沉思,今天这顿饭也吃得有点心不在焉。
  刘浩的咖喱海鲜焗饭刚上,正热乎,还没顾得上吃,先拿叉子把里面的虾仁、蟹柳、鱿鱼各弄了几块放到罗宏明饭碗里,边塞边关切问道:“敏民,怎么了,这几天吃这么少?不合胃口?”
  “天气热,不想吃。”罗宏明推搪着夹起刘浩递过来的虾仁混着黄咖喱送到嘴里,一口咬下去,鲜虾的甜美与咖喱的微辣交织在舌尖,辘辘饥肠差些要嚎叫出声,吃三份都不嫌多,怎么会没胃口。
  “饭王也有饱的时候啊。”刘浩戏谑笑着,盛了一勺火候恰到好处的焗饭,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含含糊糊地问:“今晚你想吃什么?要不试一下他们家的菲力牛排?”
  ……也太贵了。那可是第一页的菜。
  吃饭使人快乐。
  贫穷使人不快乐。
  罗宏明咬紧牙关,鼓起积攒了很久的勇气,努力找到一个很合理的借口拒绝刘浩:“我今晚约了人吃饭,浩哥你自己吃吧。”
  刘浩有点失落,说不清是因为要一个人吃饭,还是罗宏明竟然有别的人一起吃饭了。
  食不知味地咽了一颗瑶柱,呛住了,一顿猛咳。
  罗宏明立刻把随身的水壶递过去,刘浩接过咕噜噜地灌了几大口,卡咽喉里的吞下去了,卡在心里的还没下去,踌躇了一阵忍不住佯作漫不经心地问:“好啊,今晚你和谁吃?”
  “足球队的人,”罗宏明埋下头假装认真吃饭,刚扒了两口又有点心虚,慌不择路地补道:“新进队里的人,不是咱们专业的,你不认识。”
  “哦。”这个欲盖弥彰的理由很合适,刘浩没法再追问下去,霎时落得跟罗宏明一样的境况,一顿饭吃得心绪如麻,团团萦绕的结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
  
  最后一节课上完,两个人往不同的地方分道扬镳。
  罗宏明晃悠两圈,估摸刘浩应该走远了,连忙奔回宿舍左手烧开水右手掏方便面,吃个泡面跟做贼似的,烫好了还不敢在宿舍里吃,怕刘浩回来嗅到味道,端着出门躲到宿舍另一侧没啥人走的楼梯转角里,屁股往冷冰冰的地上一坐,心安理得美滋滋地拿一次性叉子吃了起来。
  刘浩路过那家西餐厅,却没有进去吃他们家顶好顶贵的菲力牛排。不知道为什么,听说罗宏明晚上要跟别人吃饭,还是他不认识的人,他心里霎时就不是滋味了。
  有那么一瞬间想脱口而出“我和你们一起吃”,可跟罗宏明在一起后几乎没有实装过的理智又在最后一刻上线了,于是他温柔而大度地笑着,拍了拍罗宏明往反方向走的肩膀:“晚饭多吃点啊,吃饱了回来一起看球。”
  
  像是家养的猫突然跑出去觅食,做主人的怎么也放不下心,明知道猫儿会认主的、会回家的,还是放不下心。
  饭,吃不下了。
  刘浩从寝室里抽了一包万宝路的烟晃悠走出宿舍,他对床的室友这几天身体不好老咳嗽,他不好意思在寝室里抽,只能走到外头楼梯拐角里,那边一般不会有人去。
  刘浩叼着烟推开楼梯门的时候,手就僵住粘在门上了。四目相投,两个人都尴尬得很,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被对方抓个正着,半天支吾不出声。
  罗宏明心虚地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剩下的那口面汤喝得一干二净。泡面汤是泡面的灵魂,必须尊重食物,泡面也不例外。
  “你怎么就吃这个?”刘浩的智商比罗宏明要高,忽然就想懂了什么,苦笑着坐在罗宏明身侧,抚着罗宏明的肩缓和了一下局促的气氛:“你至少也多加两条火腿肠啊,这能吃饱?”
  “还行。”罗宏明特地买的是加大装的杯面,抹了抹嘴,因为还很心虚,声音也放得低低的,像是小动物撒娇时候的声音:“浩哥你这么快吃完回来了?”
  他可是认真算过时间的,难道自己吃红烧牛肉面竟然比刘浩吃菲力牛排还要慢?
  “天气热,不想吃。”刘浩猛吸了一口烟,把罗宏明拿来当借口的话原样奉还,意味深长地看着人笑了。
  被撞破秘密的人心池一颤,忽而又释然跟着笑了。
  
  是的,关乎钱的问题,总是很敏感的事。
  因为那是关乎社会地位、尊严与生活的事。
  
  但总有一个人会让你心甘情愿把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的记账本拿给他看,一五一十,毫无保留。
  因为总有人啊,比金钱更让人信任。


——

本来想写几个小甜饼凑一整篇的,结果第二个饼都没来得及画完【。
大概会跟西挂的有一次日常段子一样,有空码了再放出来吧~


因为经常蹭西挂太太的红包所以写了这么一个跟钱有关的小故事w
感谢给全群派饭的土豪西挂,无论发不发红包我们都爱你呀233
钱攒着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他们吧>3<


评论(25)
热度(60)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