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爱客] 人形充电宝

*爱客微虐AU+现实向脑补糖
*拿着我噫味深长的充电宝不产出简直不好意思,所以肝了一发短篇

  
  01
  
  日光隔着玻璃窗照进房间,晃得人有些刺眼,但没有多少温暖的感觉,可能是隔窗太厚了透不进暖意,也可能是屋里的空调开得太冷了。
  蜷缩在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睁开眼,四周一片白蒙蒙,像是笼罩在雾里,跟脑海里混乱的记忆一样,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真实。
  “11床,白客。”病房门被人推开了,护士带着输液的瓶瓶罐罐进来熟练地给病床上的人插上针:“从今天开始,医院会分配给你一个人形充电宝,希望你可以早日康复。”
  澄澈的液体顺着滴管安静地流入身体,细长的眼缝应声露出了迷惘的眼神。
  “跟你说过的,忘记了?”护士小姐姐耐心地重新解释:“23世纪,人类需要的精神能量被定义为一种新的电能,如果长期处于低电量的状态,人就会生病。你的电量在红色警戒线徘徊很久了,一般的充电设备对你没有用处,所以我们决定把刚研发好的人形充电宝给你投入开放,祝你使用愉快。”
  
  白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着镇静的药剂缓缓又眯了一阵,再睁开眼的时候,病房里多了一道陌生的人影。
  “我叫OneLove,你的人形充电宝。”高大的男人立在他的床头挡住了外面射进来的刺眼白光,薄唇上挂着温柔的笑意。
  白客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双唇,大抵是许久没有与人发音交流的缘故,心头装着一股脑的疑问,却连一声招呼也没有吐出来。
  “你可以叫我小爱。”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眨了眨,指着床沿带笑问他:“我可以坐下来吗?”
  白客轻轻点了点头,有些好奇又有些怯懦地打量着坐在床沿的人。
  
  23世纪,有人格化有自我思考能力的智能机器人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一件事,但需要消耗的能源价格仍然非常高昂,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事故,像他这种抠门的性格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考虑这种高科技吧。
  “没事,这是医院开发阶段的一个科研实验,不另外收钱。”坐在隔壁的人非常体贴地主动安慰,顺带把白客埋在心底的另一个疑问堵上了:“外观是根据你最爱的人自动生成的,所以你看起来会觉得有些眼熟。
  白客乌亮的眸子颤了颤,捏着雪色被套的手攥得更紧了一些。
  是的,眼前人长着一张让他很是眼熟的脸。
  可是他已经丧失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记忆。
  他的主治医生说过,需要在他的电量恢复到正常人水平以后才可以开始记忆复苏的疗程。
  原来他挚爱的人就是眼前这般模样的吗?那可长得真是好看,他自己可真有眼光。
  然而他忘掉的,究竟又都是些什么呢……
  
  “抱歉,似乎吓到你了,我把主动探测功能关掉。”一道微弱的红光在小爱双眸闪过,而后变成了有些不知所措地略带歉意的眼神:“你的电量太低了,如果一直这样消耗下去,会死的,我可以开始给你充电了吗?”
  白客绯红的舌尖轻轻露出一点,不知所措地舔了一下唇,他紧张的时候总是这个样子,自己也不太能察觉到。
  拽着被子的手腕突然被人握住,空调吹得发凉的肌肤被温暖的掌心捂着,是暌违很久了的温度。
  那双桃花眼就这样一直望着他温柔地笑着,已经关闭了探测功能,却似乎还是能一眼看破他的内心。
  他开始有一点点贪恋这样的温暖了。
  原来这就是充电的感觉吗?
  
  
  02
  
  单人间的病床很宽敞,宽敞得足以躺下两个人,一起仰头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像是看着白昼的天,又像是看着广阔的夜。
  “肌肤触碰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慢的一种充电方式。”小爱执着白客的手,磁性的声音萦绕在白客耳畔,这样简单而温柔的充电方式不知不觉就持续了好些天,白客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跟小爱靠得越来越近的距离。
  还记得第一次被小爱拥入怀里,忍抑多时的眼泪崩堤而下,嘶吼着,发了疯一般的哭,不知所起,不知所往,好不容易充进去的电量嗖地又降到了最低点。可是他的人形充电宝分毫没有怪责他害人白忙一场,只是低低哼着歌谣哄他,唱上上上个世纪的怀旧金曲,唱他喜欢的流行黑泡。
  一切从那个人唇里荡漾的音符都是最好的摇篮曲,他终于可以暂别那些如烟如雾的梦魇,安心无虞地倒在小爱怀里沉沉睡去。
  
  “其实还有更快一些的充电方式,比如说……”那双深邃得跟活人无异的眼睛蓦然转过头来盯着他看。
  白昼的云在摇,夜空的星在晃,他与他像是在惊涛骇浪的海贼船上,被浪花抛往神秘莫测的海洋里,一道追寻至为珍贵的宝藏。
  不等白客反应过来已然吻落如雨,他总算是真切感受到了23世纪人格化的机器人到底可以有多智能,连舌吻的技巧也超群得难以想象,难以挣脱。
  灼热的肌肤紧紧地拥抱着他,白客有些恍惚地回抱住了那具发烫的身体,果然充电宝在真正使用的时候就是会特别的热啊,跟他之前用的那些普通充电宝是一个原理。
  一切构造都是完全复制人类体格的,包括某个最为隐秘的地方。很难说得清这是一场单纯的充电治疗,还是一场情到浓时的情欲宣泄。
  久居病房的大好青年已经许多天没有满足过生理需求,被那个按照编程达到完美化的人一番搔揉,各种悉心侍候,还哪里能有什么清醒的神识,只觉得全身心都被推倒了巅峰,随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电量疯狂地往上飞涨。
  
  情到浓时,不经思索吐出唇畔的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浩……”
  翻云覆雨,纵情肆欲,分不清狠狠钻入私处的到底是身边人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一切悲喜的记忆都重叠交织在了一起,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马上要将人吸入骇浪的至深处。
  
  再次陷入昏迷之前,白客依稀看到那双黑亮的桃花眼渐渐黯淡下去了。
  “白客儿,我的任务完成啦——”那句带着儿化音的话是夹着笑说出口的,可是他依然听出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是了,充电宝这种东西啊,本来就只能储存一定电量,当全部释放充入到需要的人身体里,就只能重新回复成一具无用的空壳。
  
  “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
  
  在昏睡中被送入手术室的人在一列冰冷的器械下开始记忆复苏。
  喜乐的礼炮声,刺耳的鸣笛声,抛飞的鲜花与满地玻璃碎屑洒遍了公路,红玫瑰与红色的血漫山遍野地流淌,紧紧护着他的怀抱温暖而冰冷。
  人生总是一场悲喜剧,谁也无法预计下一幕会是什么样的剧本,是该哭着,还是笑着。
  只有你我许下的诺言亘古不变,生死不渝:
  
  ——我永远都会守护在你的身旁,永远都在。
  
  
  
  03
  
  眼泪滴滴答答地浸湿了枕巾,呜咽声如同受伤的小兽,穿着粉色T恤蜷缩在酒店大床上的人委屈得像个孩子。
  “敏民,醒醒!”本来还想由着罗宏明多睡一会,然而这双颊的泪痕是伸手刚拭了又染上新的,舔也舔不完,看得人心如刀割,满心慌乱。远道而来的人再也顾不上休息,赶紧摇晃着沉睡的人的双肩,把噩梦里的人给哄起来。
  “浩!——”如梦如幻,刚撑开单眼皮的人就像树袋熊一样秒挂到隔壁人身上,一阵乱蹭黏糊了好久才算是勉强真正醒过来,还好房间里也没有别的人,索性懒得再避嫌,就赖在刘浩怀抱里迷糊地乍惊乍喜问:“浩哥,你不是在北京跟叫兽一起赶戏吗?”
  “他们说你在广州发烧又中暑了,我心里着急,过来看看你。”刘浩伸手心疼地揉了揉怀里人还有些发烫的额头,这些日子他们分头拍戏都忙得够呛,广州天气炎热,不擅长照顾自己的人离了他没多长时间就发烧中暑病成一滩软在酒店。
  虽然罗宏明自己特别敬业,全程带病赶工,也没肯告诉他生病的事,可身边总有人忍不住给他通风报信,他哪里还坐得住,刚挂电话车就往首都机场奔。
  
  “叫兽那边的戏排的也紧啊,你哪里走得开?”罗宏明晕乎乎地揉了揉额头,虽然感性上他当然恨不得24小时1440分钟864000秒都能和这个人永远在一起,但理性也让他不得不问这个扫兴的问题。
  “我明天飞回去就是了,总还是来见你一面比较安心。”就算在国外也要飞的赶回来的霸道总裁完全没把北广的机票放在眼里。
  “机票多贵啊。”然后就遭到了自家贤内助的严肃谴责:“可以买好几个手办了。”
  在抠钱的问题上,刘浩决定举手投降,赶紧岔开话题比较实际:“刚做了什么噩梦?很久没看你哭了。”
  罗宏明咬着唇摇了摇头,不好的梦无谓多说:“没什么,就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刘浩也体贴地不再追问,一眼看穿澄澈如琉璃的人的内心,温言安慰道:“那就不要多想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当然了。”再多的阴霾只要这个人来了都是最美丽的晴天,罗宏明嘴角弯弯浮起一抹掩盖不住的笑意,凑到刘浩唇上主动吻了下去。
  ……毕竟花那么贵机票钱来了,还是多腻歪一下比较回本吧。
  
  “你今晚还有一场夜戏,把手机插上充电再闹。”结实亲了几口的人强行用理智打断这场昂贵的缠绵,罗宏明的手机总是没他看着就不记得自己充电,这点小事总靠身边人帮忙提充电宝也不行啊,还是得好好教育一下他。
  罗宏明迷迷糊糊老老实实地拖着薄被爬到床头准备插电,然而在拿起本来放充电宝位置的地方的新充电宝一瞬就间沉默了。
  ……虽然他听说过今年给他特别设计的周边礼包里是有充电宝这回事,可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以他自己为原型设计的人——形——充电宝啊?!还特么把插口弄在那么奇怪的地方,这太过分了啊!
  罗宏明颤巍巍着手心情复杂地插上电,奇怪的插口处开始疯狂交替闪烁他和某人最喜欢的红色和蓝色——沃呀,这真的只是巧合吗,真的只是巧合吗?!
  心情崩溃的人踹翻被子恨不得冲到附近房间里打人。
  “我了个去,那个谁,你出来,你出来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回事啊!——”
  
  全宇宙第一个用上白客人形充电宝的人微妙隐晦地笑了,搂住炸毛发烫的奶猫往床上卷。
  “你发热的时候用起来特别可爱哦。”
  “……你还淫笑!淫笑什么!干死你!”
  
  春宵一刻值千金。
  刘浩今年的机票钱当然也没有亏本。
  
  
  END



↓ 下面请欣赏噫味深长官周充电宝





还有要感谢群里聊梗的时候穆穆甩图让我发现给爱总充电也很好玩,就合一起写了hhhh

评论(33)
热度(66)
回到首页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