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微

沉迷爱客,不拆不逆,努力产出中。

纯阳本命,偶产剑三同人。

欢迎移步微博勾搭闲聊↓
http://weibo.com/yuweiww

同人本与各类周边,欢迎移步淘宝选购↓
http://shop108832108.taobao.com

感谢喜欢=3=

突然

补转一发我们的第一个孩子(。・∀・)ノ゙

本来只是随意看看剧写写昊欢的银被我一脚踢下RPS就被蒸煮糖活埋的再也没起来过hhhhhh


壹银:

感谢 @于微 太太!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

【我本来只是写一小段爽爽就过去的,为什么你要写个开头来撩我!


—————————————————————————————————

请容许我在贴文前再感慨一次:

这真是一篇非常突然的产物。

突然脑洞,突然写文,突然联文,突然补写。

突然RPS(然而OOC),突然驾||车(然而没开成)。

最后爆肝爆出来了这只掺了点点肉沫的粽子

非常感谢阅读,还望不吝赐教。


*这是只甜粽!


       一

       今年南京热的特别早,对于刘浩这种易热体质的人来说,虽然是四月的天已经热的只用赤膊上身睡觉就可以。刚过11点,他便往腹部象征性搭了条薄毯,开始合眼酝酿睡意。

       明天是愚人节,他已经为所有室友准备好了余兴节目,需要养精蓄锐。

       除了罗宏明,其他两位舍友早早给自己找了理由,出门过夜。以此妄图避开刘浩每天都有这天更胜的整人节目。

       以为早上不在我就整不到你们了吗。

       刘浩觉得几年相处这些室友还是太年轻,他哪次动手不是计划和即兴两者参半?还不如像罗宏明一样乖乖躺在宿舍里,任自己宰割……不对,戏弄一番。

       想起现在躺在隔壁的罗宏明,刘浩心里就不禁对罗宏明当年一不小心就被吓到叫出声的模样万分思念。然而这几年的累计,罗宏明被吓到的概率越来越低。但刘浩还是很喜欢逗他,尝试各种方法,不亦乐乎。

       一想象明天能看到罗宏明一脸谨慎却还是被自己吓一跳的样子,刘浩就无比期待明天的到来。

       而平常一贯早睡的罗宏明却还没有睡着。

       在他深刻认识到明天的愚人节依然、绝对会被刘浩吓到这一事实后,他表示非常的不服气。于是为了赢回一句,他决心要在首班车上捉弄回去。

       过了零点就是战场,嗯。

       近一小时的时间在罗宏明昂扬的斗志下不算难熬。秒针刚一走过12,他便蹑手蹑脚地爬过隔壁床缩在床沿。

       宿舍的窗帘没有拉上,外头的月光与街灯一并照进来,有些模糊但也能大概看得清些东西。罗宏明眯着眼往刘浩脸上凑近瞅了瞅,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这人已经睡着了。

       知道刘浩一睡着就会睡沉的罗宏明心立刻放了下来,登时大胆地迈出一只脚跨到另一边。摸出一支油性笔,开始发挥自己画家的潜力。

       他已经想好了,让刘浩cos一下刑天。

       先往裸露在外的两点下手,本来想画个简笔眼睛的罗宏明发现自己下了两笔对方还没有反应,为了更加出众的效果,他决定画那种少女漫画式闪闪的大眼睛。

       先是上下睫毛,好吧,天太暗了,被罗宏明画得跟栅栏似的。罗宏明虚着眼凑近观赏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画搞笑漫画。于是他索性放任自我,推测出充满小星星的眼球和栅栏睫毛的搭配效果不要更出众。

       他就近开始仔细往那两块地儿努力画精致眼球。

       罗宏明一边画着,时不时竖着耳朵听听刘浩的动静,这人除了呼吸紧了几分,几次闷声轻哼外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他小心地将乳首涂黑完毕,立起身欣赏了一下,效果不错。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需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撩起毯子,在刘浩的肚子上画个鼻子和嘴。

       想想明天刘浩起来看到自己胸前的美景,再拉开毯子看到肚子上的风光,罗宏明表示非常兴奋。

       事不宜迟,他赶紧往后退了一点,慢慢从刘浩双臂下拉起一些薄毯,方便他的头钻进去工作。罗宏明憋着笑,刚在毯子下一抬头,就看到刘浩那隔着裤衩鼓起来的下体。

       我靠!

       罗宏明心里一句惊叹。难怪他刚觉得毯子的某处有点突起,还用了0.1秒的时间赞叹一下浩哥的尺寸。原来是被他弄兴奋了!

       鬼使神差地,他钻出去看了一眼刘浩的脸色。这一看,把他的小心肝都吓抖了一下。

       不知何时,刘浩已经睁了眼,也不说话,就静静看着眼前的脑袋缩进自己薄毯的某坨。结果就和罗宏明带点惊讶带点戏谑的目光装了个正着。

       罗宏明隔着夜色,看不太清刘浩的眼神,只觉得莫名深邃,估计醒得迷迷糊糊。

       那,此时不怼更待何时?

       “哈哈,浩哥,惊不惊喜,吓没吓到?”罗宏明嬉笑,一脸无害地冲刘浩下腹轻打一拳。然后邪笑地将薄毯往刘浩肚子上一推,高高顶起的小帐篷就立在两人之间。还都是男人,大家当然知道有些生理反应是不受控制的,他也没放在心上,甚至还有点小得意。

       “浩哥你也太敏感了吧!”

       刘浩看自己胸前奇丑的大眼睛,再一看罗宏明漫不经心继续玩笑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一把抓住罗宏明还没收回的手腕,笑着说:“是,就我们敏民最粗神经。”
        “切,说你敏感还不服气!”罗宏明难得能怼一次刘浩,立马乘胜追击。

       “是啊,我不信,我不服,有本事你让我试试?”

       罗宏明总觉得哪里怪怪,但是为了能够正大光明地嘲笑刘浩,他非常自信地坐直:“试试就试试。”

 

       二

       刘浩将薄毯掀到一边,套上挂在床沿上的背心,盘腿坐好。

       他借着微光看向罗宏明,本来还有些不正经的罗宏明已经不自觉地抿紧了嘴,一脸认真严肃,一副定要在敏感度上赢过刘浩的样子。

       一旦涉及到游戏、打赌之类的活动,罗宏明总会从他那个漫不经心的小箱子里钻出来,非赢不可。可见罗宏明情商之低,心智之幼。

      心里吐槽罗宏明的话语,却让刘浩忍不住冲着眼前人笑了一下。他伸出左手,轻轻地摸上罗宏明的脸。

       可能是保持早睡早起和定期踢球的好习惯,即便不怎么保养,他皮肤的触感依旧不错。

       刘浩的拇指慢慢抹过罗宏明的唇,然后审视一般地来回摩擦。他暗暗压了压嗓子,故作戏谑地说:“敏民,水喝得不够啊,嘴有些干。”

       听了刘浩的话,罗宏明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好巧不巧地掠过刘浩的拇指。刘浩感觉到自己的那块皮肤就在这一刻触了电,他几乎是靠着本能反应将指上的唾沫抹在罗宏明的嘴唇上,然后靠着本能反应在教训:

       “少用舌头舔,对嘴不好。”

       然后再靠着理智将脸凑上去的本能压下来。

       “浩哥,你就不能快一点?吃法国大餐呢你?”

       即便亲密如刘浩,被这样慢慢地抚摸,罗宏明也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刘浩的手非常烫,让他也跟着燥热起来。

       “敏民等不及了?”

       “去你的!”

       刘浩的手继续向下,探索过罗宏明的脖颈,他明显感觉到罗宏明咽了一下唾沫,身体的微微绷紧让脖颈变得更直,余光扫到罗宏明乖乖放在膝盖上的手开始变成了拳状。他有些恶作剧地反复挑弄罗宏明的喉结。

       “喂!”

       刘浩似是没听到一般,冲罗宏明乖巧地笑了一下。这一笑弄得罗宏明都不知道该怎么催他。

       然后是锁骨。然后是……

       刘浩感觉自己也在冒汗,忍不住换成和罗宏明一样的跪坐姿势,微微靠近那个人。那一刻仿佛刘浩所有的血液、神经、细胞都冲向了左手。

       他贴着罗宏明身侧的肋骨,灼热的拇指一点点探索过去,早有一个小小的凸起藏在T恤下面。刘浩心里早如如明镜一般,再一看绷着脸的罗宏明,他轻笑一声,上身凑得更近了。

       刘浩拇指的动作并没有如罗宏明所催促那般加快,反而不紧不慢地在凸起附近画圈,时不时撩过凸起的顶端。很快在反复来回的探索下,凸点已经不是一件夏季的T恤能够遮挡住的了。罗宏明的全身变得非常僵硬,他忍不住往刘浩的手掌上靠了一下,而一开始用来打赌的某处早就渐渐抬头。

       但刘浩并不想提醒罗宏明胜负已定。他左手的动作不停,右手也自动地贴了上去,握着罗宏明的腰侧。

       刘浩看似非常认真且心无杂念地抚摸罗宏明,自己已经快要爆炸。

       尤其是罗宏明咬牙憋气,却仍旧泄露些微的低沉呼吸声不停地调戏自己的耳朵。刘浩感觉到自己的某处在跳动,大声地向主人发出宣泄的要求。

       他的动作都开始颤抖。

       刘浩几乎是不受控制地用手指往罗宏明的乳珠上不轻不重地捻了一下,然而还没来得及体味拿捏此物的触感,一声非常低的声音从罗宏明的呼吸里传出。

       “嗯……”

       这是不可抑制的呻吟。

       刘浩自己的大脑早就是一片空白,什么理智线,那都是不存在的。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想停下来,而那一声几乎是从罗宏明喉咙深处溢出的声音,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罗宏明的衣服扒开,将他压在床上,狠狠地用手、用嘴、用自己的器具将他占有,将他侵||犯个够。听他舒服到极致的声音,听他哭着喊自己的名字。

       但,不能。

       刘浩可说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停下自己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的手。

       就在这一刻,不自觉闭上眼的罗宏明睁开眼,看向眼前人,眼神中略带迷情与疑惑。刘浩的动作让他感到一种莫名舒服的酥麻感,让鲜尝欲||望的罗宏明陷入这样的浓稠中。他甚至不能理解自己的反应,只是本能地想让刘浩继续。

       这时本埋着头的刘浩长长吐了口气后,突然抬头冲他一笑,这熟悉的笑容让罗宏明清醒过来。

       ——浩哥要怼人了!

       刘浩两手环过罗宏明的手臂,放在他的大腿处,指尖压在“帐篷”旁边。刘浩也不知道自己的笑容诡不诡异,只能凭着最后一点理智,凑在罗宏明耳边调笑道:“不,服。”

       本被刘浩的鼻息惹得难受的罗宏明,听到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字思绪立马被带走了,他歪了歪头才反应过来。

       糟了!又上浩哥的当了!

       但是不服输的罗宏明果断耍赖:“不算不算!我可没有这么整你!谁这样弄,都能起反应。”

       罗宏明也没注意到刘浩的脸突然一黑,只顾着将刘浩的手一甩,赶紧捞起蚊帐钻回自己的床上。

       天这么热,他却不是以往的平躺姿势,反而裹着薄毯蜷缩成一坨。

       刘浩心里有点想骂罗宏明,但一看到他在自己这种程度的抚摸下都能起反应又忍不住有点乐滋滋。再一想罗宏明一副就是要憋到睡着了事,就是不去释放的样子他又有点儿心疼。

       刘浩学着罗宏明嬉笑的口气说:“哎呀敏民,生理反应这是没办法的事。真要去厕所,哥也不会笑你。”

       “不!去!”

       “好了,快去吧。”听着罗宏明赌气的声调,他不禁放缓了声音。只听隔壁安静了一会,罗宏明就毯子一掀,蹬蹬蹬地下了床,蹬蹬蹬地去了卫生间。

       刘浩听着门关上的声音,终于松了口气。他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全是罗宏明方才的样子。他将左手伸了进去。

       “嗯……明……”

 

       三

       罗宏明回来的时候刘浩已经睡熟了。

       他本准备好接受刘浩式嘲笑的,台词他都想好了——“去这么久,你是欲望过剩还是不会撸”,结果没想到回来时宿舍里安安静静的。

       罗宏明心想浩哥不会是想装睡然后吓我吧,然后悄悄地踩在刘浩的桌上,探头探脑地检查一下。没想到刘浩是真睡着了。

       浅浅的呼吸声说明这个主人睡得很香。

       罗宏明刚才一边撸一边觉得整个事情发展走向特别奇怪,为什么最后变成自己在浩哥的手里起了反应。哦好吧,怪自己一开始手贱。

       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撸完的贤者时间也没想明白。

       只是自己好像又在浩哥手里栽了一回。

       然而那些不服、郁闷或者羞涩的心情,在他正好对上刘浩的睡脸那一刻全都消失了。罗宏明觉得自己趁着刘浩睡着捉弄他,扰了他的清梦,结果人还没冲他发脾气,心里突然有些内疚。

       刘浩至少……从来不会把自己给折腾醒。

       罗宏明的心平静下来。他借着夜色仔细看着刘浩的脸,半晌后忍不住评价道:帅,浩哥是真的帅。不像总是缩在一边的自己,浩哥又帅又讲究,就算是在之前还有女朋友的时候,也会有不少姑娘跑来要他的联系方式。

       而且……他不止一次发现刘浩的睫毛特别长。

       罗宏明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软软的痒痒的。

       又看到刘浩的左手,这会它已经安静地放置在床边,全然没有方才那肆意狂妄的模样。

       罗宏明戳了戳这个让他输掉的罪魁祸首,又戳了戳刘浩的脸颊,这才心满意足地爬回自己的床。

       他平躺着,隔着蚊帐看着天花板。渐渐的,蚊帐在他模糊的脑海中变成了一张巨大而又炙热的网,将他裹住。

       陌生而又异常舒服。

       在梦里,他看到刘浩离他很近,略微垂着头,非常专注而郑重的样子。罗宏明努力眯了眯眼,依旧看不大清他的神情。只记得他微颤的睫毛下偶尔有某种情绪泄露。

       那也许是热情。


*这是关于一颗早被某浩悄然种在某明心底的种子突然破壳的故事。

评论(4)
热度(24)
  1. 于微壹银 转载了此文字
    补转一发我们的第一个孩子(。・∀・)ノ゙ 本来只是随意看看剧写写昊欢的银被我一脚踢下RPS就被蒸煮糖...

© 于微 | Powered by LOFTER